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二十四章 运气
    果然不出林长峰所料,陆文龙对这个自己曾经的领导或者有关系的人要来做父母官,居然一点格外的表情都没有,哦一声就没了下文!

     久处政坛的林长峰愈发觉得面前这个年轻人有些与众不同,不攀龙附凤到这种地步的真很少见,在华国,官本位的心态几乎深入人心,看看那个刘部长,仅仅就是管个宣传口,就可以纵容自己的儿子独霸一方,林长峰算是教育得好了,林秉建没有太多骄娇之气,但其实也完全属于另一个阶层,所以才会觉得跟李家的联姻不算离谱”“小说。

     可陆文龙不但从未上门拉关系走后门,连多余的废话都懒得说,要是这个年轻人一文不名也许没有向上的心思,那也就罢了,可明明他经营了那么大的一个摊子,如果有人伸手帮个忙,飞黄腾达指日可待啊?

     混迹在这个社会上的人,谁不明白?

     林长峰自己心里都跟似的,所以都转到这上面来了:“说说吧,你对你的那些工作产业,有shime打算和期望?”

     陆文龙有点莫名其妙的看看市委shu记:“我?没shime打算吧,尽量把每件事做好,带着弟……我的那些老乡吃饱饭,过好一点的日子,尽量多从家乡带人出来打工,让更多人有工作,我一直都认为吃闲饭的多了,才会出乱子,不应该养好吃懒做的家伙,所以才要尽量多找些工作岗位出来,春节我都还从乌江山区带了一批山民出来,帮他们安排在建筑工地做工。现在看起来他们很manyi。比在山里好得多。又去招揽山区乡亲了。”

     林长峰脸上有点一惊!

     斟酌好一会儿才:“你……到乌江是因为有人跟你提过shime?”

     陆文龙更加莫名其妙,还以为阿生的事情露了痕迹,掩饰:“没有没有……就是春节我们自己去玩,偶然遇见的。”

     打棒球他在行,察言观色可就是林长峰的专业了,一点稍微的犹豫和眼珠子转动都被他看在眼里记在心中,轻笑起来,拿手指敲敲自己的沙发木头扶手:“小龙啊……我不知道你为shime要去乌江。你是来自江边县城的,这些东西背后都是有必然联系的,看来你居然能从shime渠道知道这些事情,我们渝庆还有你这样藏龙卧虎的年轻人,好吧……我忠告你一句,你那位汪领导来了以后,你还是应该多走动看看的,以后到了平京也应该去看看我……”

     陆文龙最烦这种政治领导谈话时候的打哑谜,感觉谈话要收尾,立刻就:“好的好的。一定!”

     可以说,陆文龙跟汤灿清开上个红色面包车走了好远。林长峰跟老伴还站在小别墅的台阶上看着,只是想的东西不一样罢了,一个思念女儿,一个……想想最后还是觉得跟自己女婿打个电话问问,这事儿太蹊跷了一点。

     所以晚上就把电话打到了陆文龙这里:“你跟我老丈人说了shime?”

     陆文龙带着杨淼淼在曹二狗这边打台球呢,把球杆递给杨淼淼,自己退到点的地方把对话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这些当官的真心烦,说个话都是话里有话的,哪有那么多时间去猜!”

     大李明了他这种草莽脾气,哈哈笑:“他还打电话来问你是不是话里有话,在透露shime呢!”

     陆文龙呸两声:“我有那个水平,都去做官了!”看来他真没瞧得起做官,只要会察言观色和装腔作势就够了,根本不需要其他能力。

     维克托琢磨一下试探着询问:“你真不知道乌江一带和你们老家的县城一带意味着shime?”

     陆文龙看那边杨淼淼欢天喜地的打台球,心不在焉:“不知道!”

     大李斟酌一下:“这是个非常重要,又很的事情,我们李家都是最近得到点风声,但绝对不允许外传的!”

     陆文龙很少听见维克托跟他这么说话,起来:“啥?”

     维克托都确实是才开口:“我去渝庆找你,以及开始准备在渝庆发展,全都是因为你,我们都约定好了的,对吧?”陆文龙嗯嗯嗯的点头。

     维克托才继续:“但是我跟林秉建的事情就引来上面有人,也是这样打哑谜的问来问去,我老细多敏感个人,托了很多人去旁敲侧击的打探,最后我们珠江集团的决策层的出来个结论……啊,渝庆要单独成省!”最后一句说出来的时候,简直就好像大便最舒畅的时候,如释重负!

     陆文龙完全没反应:“啊?”

     维克托居然也跟着:“啊?”顿了一下才有点着急:“啊shime啊?你不知道这意味着shime?”

     陆文龙哪有那么高的整体谋略能力:“意味着shime?”

     维克托要晕厥:“首先整个要成立省的原因就是你们顺江而下已经开始在建立的三峡大坝,这就会形成一整个峡区库区,涉及到一系列的移民改建,国家需要对那里动大手术!”

     陆文龙终于能闻到点味道:“嗯,对啊,已经在开始了,有些地方移民到几千公里外的鲁东去了呢,我都知道。”

     维克托干脆和盘托出:“这是一笔巨大到天文数字的建设、移民、安置费用,也会涉及到很多工程,如果还在你们原来的省,就有点鞭长莫及,所以把渝庆单独拉出来搞一个三峡省是最靠谱的,然后还能拉动乌江等贫困山区,就是这两个大,你正好就是库区来的,又主动去乌江找山民改善生活,和这个完全还是在最高层口头讨论的大政策吻合,他作为渝庆现在的领导,肯定也有人找他谈话询问过类似的事情,他都咬着没跟我们说过,才会非常奇怪的找我问你的事情,我把我老细收集到的资料跟他问你的话印证起来,才得出这个结论的!”

     陆文龙:“那他我shime?”

     维克托笑了:“你不是跟大老爷握过手么?你后来出了一系列的事情,不是还跟最上面有点瓜葛么,做官的嘛,总会下意识的认为你搭上了shime登天梯,听说了shime消息的!”

     陆文龙这才算是把前后贯通:“原来是这么个狗屁事情,这是豌豆滚屁眼,遇了圆凑巧而已,只有这些搞政治的才会想这么多。”

     大李简直想把手从电话筒里面伸过来揪他的耳朵:“你不知道假如渝庆变成了省会,随之而来的就是政治地位的巨大变化,经济实力也会变化?”

     陆文龙在维克托面前差太多级数:“我真不懂这些,和我们老百姓有shime关联么?省会……嗯,肯定是会繁华很多,不用把钱交给省里剥削一道?”

     维克托气得笑:“我怎么说你呢!你啊!唉……”深吸几,才把话语调匀:“老细对我这一年的改变很manyi,但是最manyi的还是认为我了渝庆也许要爆发的这根脉搏,他也想不到我仅仅是因为跟你意气相投,所以说这就是传说中的运气吧,这才是我们俩的运气,我只说一个最简单的道理你就明白了,你假如在喵喵旁边买一间房,现在差不多两千到五千就能买到,变成省会以后,起码五万!甚至还会更多!你明白么?这就是前后差异的变化!所以这件事现在才会格外的保密,一旦泄露出来,简直就是砍头的大罪,这按照大陆的说法就是的投机倒把!用香港的说法就是利用内幕消息获取不正当收入!”

     陆文龙给,自己shime时候突然就犯了砍头的大罪,有点呐呐:“我……我真收购了不少房子!”

     维克托大奇怪:“你shime时候在搞收购地皮的?你不是把钱都囤着打算搞那个国立大厦的大项目么?”两兄弟在香港还是畅谈过不少这些的,见识过香港那些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陆文龙更加坚定要修大厦的心思。

     陆文龙嘿嘿嘿的挠头:“你老子不是要过来修房子么,我从他派过来的地师那里打听了大概在哪块,就……和那个尊尼他们凑钱买了不少那一带的破旧民居,兼并了两个街道小厂,实际上也是为了拿他们的房子……”

     维克托居然就给噎住了,好一阵不说话!

     陆文龙以为他生气,有点着急:“不是想坑你们,当时你又没来,那几个地师耀武扬威的要施舍个shime项目经理的职位给我,老子不要,就去搞了个水产市场占地方,接着等你过来,尊尼他们也看出来那里不错,我们才开始联手购买的,你要修房子我平价卖给你就是了,你老子来,我也不会猛敲他一笔的!”

     维克托的原因是他在长叹:“平价个屁!做生意本来就是这样的,待价而沽,我……我想说的事情就是,我以为我的运气已经够好,结果跟你比起来,还啥都不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