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五十章 兴趣
    维克多分析得很透彻:“渝庆就是个重工业生产基地,这里现在就有全国最集中的几家军工摩托车生产基地,现在民营摩托车配件已经起步,阿林这趟风正好扣上了,我跟你说,除了地产,你这些弟兄们中间他才是最有前途的,他热爱汽摩行业,又懂机械,肯吃苦,你好好的扶他上路,肯定会很不错,而且他对你,嘿嘿,永远都是兄弟的。”

     陆文龙不抬头,专心文件:“我的弟兄,我比你清楚!这个不是不可以,但你这样搞,是不是太狠了点,要求交半年免半年,还得一二三楼一起租才给,一户半年按照你给的这个价码就得十来万,谁交得起?而且老子的房子,一下就免半年的租金,那不如直接半价租一年?”

     维克托笑得跟老狐狸似的:“你收到的钱还是那么多没错,但是你一开始就把价码定在了高处,人家就认为你是值那个价钱的,商业地产的特点就是你说值多少钱就值多少钱,你别低估了渝庆现在类似阿林那样的零配件生产商的实力,我是反复让他去打探了同行的身家和利润才决定做这个行业,然后定这个价钱的,恰好就在他们能接受的门限上,但又把你这个市场的门槛摆得比较高档,那些小鱼小虾就别进来搀和了。”

     陆文龙文件上面,还是有疑问:“那为什么人家就要来我的市场做买卖呢?汽配摩配都是做大厂家的业务,有没有门店无所谓的。”

     维克托靠在沙发里面很舒适:“这叫标杆。阿林进去了,他能私底下再邀请几家进去。你优惠点就是了,有那么几家,他们装潢漂亮的公司店面就放在那里了,马上有个粤东的国际粤交会,你再以你市场的名义组织参与,铁定能在粤交会上成几个配件销售单子,实在不行你伪造几个订单给阿林都可以,行业内顿时都会以为是你市场的功劳。一窝蜂都会来,信不信?”说起这些商业上手脚,维克托才真的是驾轻就熟。

     陆文龙也不笨,摸着下巴眼珠子转悠:“嗯……有道理!你去林姐家怎么说了?”

     维克托耸耸肩:“老林还能说什么,一切尽在掌握!就阿爹的态度了……后天吧,后天我就跟秉建上路,记得送我去机场。打出租好贵的!”

     陆文龙哈哈哈笑。

     这才是兄弟,没有说自己身价非凡就随意甩点钱给朋友,而是专心的把架子搭好让陆文龙上路,陆文龙也从来不会开口要求对方的一分钱,情义都在不言中。

     维克托真的就在楼顶又亲自跟田螺哥掌勺摆了一屋子的火锅聚餐,跟数百人欢欢喜喜的吃喝一顿。在林秉建充满惊讶又非常满意的陪伴下酩酊大醉,还得请汤灿清开车把林秉建送回去,而第二天一早又跟陆文龙一起开车到林家接了林大小姐,在林长峰夫妇相当复杂的眼神陪送下离开了,只是林长峰要求陆文龙送到机场以后去市委办公室一趟。

     一直到机场。陆文龙都饶有兴趣的着后面略显紧张但又不停对视的两个家伙,维克托很不满他的眼神:“身为司机。就要有司机的觉悟!眼睛不能随便瞟!”

     陆文龙嘿嘿两声:“林姐,我的电话你可记好了,到了香港出事儿,直接找我,我把你从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救回来,绝对免费!”

     这下连林秉建都有点娇嗔了!

     但情绪显然自然一些,直到两人在机场更换登机牌,陆文龙还在嘲笑林秉建一个大大的行李箱:“什么东西维克托都可以在香港买嘛,你带这么多干嘛?而且你们不是说去风景么,你带这么大一箱是不是有点……”

     维克托见异思迁的帮姑娘:“阿建的妈妈很心疼她,特别准备了各种生活用品,我都理解,只有你!才不顾你爹妈,有空还是跟你爹妈多待会儿!”

     陆文龙才不要他管,三下五除二就把两人送进了登机口,林秉建还相当有领导风范的深情的了渝庆的天空和人民……嗯,陆文龙代表了。

     就这样,李家大少爷除夕前过来,现在在元旦前接近一年的时间后,静悄悄的来,同样静悄悄的回去,连那些跟风来渝庆想拍点李大少恋情照片的香港记者都没有察觉到,他就给陆文龙留下一个在地产界极好的基础和台阶,也带着陆文龙和弟兄们给他的友情和自信心,更带着意外邂逅的感情回去了……

     陆文龙没这么感慨,出来登上汤灿清的面包车,自己开着就去了市委大院。

     因为mx5实在是后排座位有点挤,不太方便林秉建那样的大个儿女子,所以才开汤灿清还算干净漂亮的红色面包车,所以这车在市委大院还是被拦住了,战士态度温和但警惕的要求陆文龙登记,因为陆文龙说自己是来找市委书记的,可他这车也太不起眼了,不过接了电话那边的秘书倒是让战士马上放行。

     陆文龙也没小人得志的得瑟,依旧专心的用自己那笔很难的钢笔字写完登记信息,才接过战士还给他的身份证,笑着点点头把车停到指定的地方进去了。

     这是他的风格,尽可能的平和处事,学习维克托的那种气质,别咋咋呼呼的自以为了不起,只有这样沉淀下来才会让自己更加成熟,虽然他现在也不过是将满十九岁。

     秘书态度非常好的在小楼外面等着,带陆文龙进去:“小陆最近都在忙什么?林书记可是问过好几次,你也不怎么登门?”

     陆文龙是真没想过从这位朋友的父亲,老丈人的朋友那里获得什么好处,而且对官家他是有种下意识的避让:“还好还好,就是做点生意,因为怕林伯伯太忙,就不敢打搅。”

     秘书前面顺着木板长廊要到那个拱形的办公室大门了,才压低声音:“林书记很关心国立大厦的事情,你可以准备一下……”

     所谓秘书,在古时候就是师爷或者白扇子,这些人的脑瓜子是很灵活的,而且长期在上位者的身边,琢磨的东西也很多,有时候他们这样稍微透个风,既不让领导觉得泄密,还让来访者有个心理措词的准备,真真是极为卖乖,各方都觉得好。

     陆文龙当然也是相当感谢的点点头:“谢谢刘秘书……以后有空多联系,希望能请您吃个饭。”纯粹是感谢的意思,没求人的打算。

     秘书对对方居然记得自己姓什么有点惊讶,也笑着点头推开沉重的门,就不跟着进去了。

     相当宽敞,整个市委大院都是带有民国时期风格的老房子,厚重沉稳,这间代表这座城市最高管理者的房间也同样,有个半弧形的墙面全都是格子窗,然后一张办公桌上堆满了文件,旁边的书柜里面也放满了各种书籍,总的来说林长峰还是一个技术出身的官员,和徐少康那种纯粹的政工出身有点区别。

     见陆文龙在秘书的两下敲门声中进来,林书记摘下眼镜,不太跟以前接见这座城市里面其他人那样,笑着起身:“小陆啊……你还真是让我惊讶!”

     关上门的刘秘书,就听见了这一句,但也明白陆文龙还真与众不同了。

     陆文龙见过不少领导了,以前这方面的礼仪还是杨淼淼灌输的,维克托的言传身教也不少,所以能爽朗的回应:“林伯伯好!因为您忙,所以就一直不敢来打搅您。”避而不喊书记职务。

     林长峰能听音,笑着就绕过办公桌,指指前面的一套木架子沙发:“坐坐坐……”

     陆文龙的伸手帮忙把办公桌上的茶杯端过来,自己又给自己用桌面上的温水瓶倒上一杯水,才坐下,不是因为口渴,而是主动用这种比较熟但有礼貌的行为表示尊重,这种细节上的东西他一直都很注意。

     林长峰好像没见,拉家常的开始了谈话,从汤培元的身体和近况开始,然后很随意的转到陆成凡的身上:“你的父亲也是在经商?你现在做的事情很多是从他那里转过来的?”

     得益于刘秘书之前的那么一点点提醒,陆文龙是真有点准备,不惊讶:“不完全是,我从国家队并没有退役,所以我还是国家队的运动员,现在也在建筑学院念进修班,同时还在华西师范学院附中念书,明年应该就会进华西师范学院了,经商的事情,其实一方面是我很多在刚进入运动队时候的队友需要谋出路,我带着他们一起找份工作,另一方面才是我不太觉得我父亲的经商方式是正确的,把他的一些工作试着接过来做一个调整。”

     林长峰笑着很有点感兴趣的样子:“说说?你怎么会质疑你父亲的?”

     陆文龙原原本本:“我父亲是从做倒卖生意起来的,可能习惯于取巧,所以有些项目的做法我觉得不踏实,我还是更愿意踏踏实实的开个饭馆,卖个东西什么的,总之他说他有理,我觉得我有理,这一点维克托也说各有长短,但目前的渝庆乃至整个国内,有点浮躁,我父亲的做法比较普遍,我这样的有点吃亏,但能长远。”

     三言两语就扯到了林长峰的准女婿,兴趣更浓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0000)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