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零七章 刮目相看
    还在车里,司机就拿起了扶手箱处的一部车载电话,听了一句就递给陆文龙:“大少找您的。”

     维克托是关心苏文瑾:“我看大嫂的情绪和精神头好像不是很好,待会儿我叫位医师过去看一下,很有名的老中医,给我们李家做了好多年调养了,顺便帮淼淼也看一下。”他不太知晓关于运毒的那件事,但显然过去一年长期的往来,维克托的细腻还是发现点什么不太对劲的,对他来说,在香港,就没什么难处理的事情,尽可能的帮助自己的朋友才是厚道。

     陆文龙也不推辞,嗯哪一声就挂了电话。

     一位穿着深灰色对襟衫的胡须老者几乎跟他们前后脚到达别墅。

     没过多寒暄,三言两语之后,老者就借着给陆文龙把把脉的说法,把一家人都看了一下,苏文瑾以为是帮杨淼淼看,孝牙以为主要是帮陆文龙看,都没在意,就蒋琪跟汤灿清大概明了,尽心尽力的配合演出,认真的接受老医师的检查,特别是汤灿清,顺便就把自己关于想怀孕的事情问了个来龙去脉,搞得其他仨姑娘都不由自主的瞟她,大姑娘是真不害臊:“回头阿龙还是跟我都到医院去检查一下……”都用心了一两个月了,还没成绩,真有点纳闷,难道是有点问题?

     但老中医很快就证明了陆文龙没问题,最后刚把手指搭在苏文瑾的手腕上,走了两遍就很肯定的开口:“这位少奶奶是有喜脉了……”看在座几人都呆呆的看着他。认为可能听不懂,还解释了一下:“就是怀孕了……”

     苏文瑾自己也有点不敢置信:“真的?”她跟陆文龙的确是没有什么避孕措施。但是次数目前真不算多。

     汤灿清马上就毫不避讳的在陆文龙头上弹喡?“你是不是故意的!”

     蒋琪却唯恐天下不乱的笑起来,她不着急,反而还觉得自己都没发育好,一切都要按照优生优育,最好三十岁以后再生,这样孩子最聪明。

     杨淼淼就是完全惊喜:“真的?有小宝宝了?”还心急火燎的就要去伸手摸苏文瑾的肚子,连老医师都莞尔:“还早呢,现在只是刚刚开始。可能因为孕期的问题,情绪有些波动,我这里给你开几副安胎定神的滋补药品,对大人孩子都有效果。”实在是给富贵人家做医师搞惯了,人家根本不会在乎什么食材药材昂贵,一个劲朝着最好的医开就是了,几乎在座一家人人都有几副医。而且是一式两份:“大少爷已经叮嘱过你们是内地西南地区的人家,这些医是你们可以带回去继续抓药调养用的,这份我会尽快安排人抓几副送过来,这里的阿嫂懂得煎熬,具体的关于回去以后怎么煎熬,也可以咨询一下她。这是我的电话,随时可以联络……”然后拱拱手,就在一个年轻人的搀扶下,提着古色古香的小箱子走了。

     阿嫂端上几碗参汤,也悄无声息的出去了。只留下年轻的一家人,面面相觑!

     说没点心理准备吧。汤灿清天天都在嚷嚷着要争取早点生个宝宝。

     可是真的突然来临,还是在不声不响的苏小妹身上,看看她自己都梳个西瓜皮的妹妹头,还像个未成年小姑娘的娇小模样,汤灿清忍不住就又去扭陆文龙的脸。

     陆文龙对自家人是最逆来顺受的,嘿嘿嘿的傻笑着,想过去抚慰一下有点呆呆的苏小妹,又顾及其他姑娘的情绪,所以就坐在那直搓膝盖。

     蒋琪真没多少情绪,毕竟大家年纪真不大,想的东西没那么复杂,念叨着明天去买几本怀孕育儿的书来看看,她还是相信什么都能从书里找到答案。

     杨淼淼更没情绪,她甚至发自内心的高兴,似乎有种家里面再添新丁的感觉。

     苏文瑾把眼珠子盯着陆文龙,小嘴皮抿得很紧,陆文龙也就这么看着她……慢慢的姑娘的嘴唇不由自主就松开了,汤灿清恍惚觉得自己又在课堂上课,这俩又在下面对看,见不得这场面,拍拍手:“小琪,淼淼,我们到海边走走,让这即将成为爸妈的俩人谈谈心……”

     蒋小妹一想也对,身上的礼服都还没换呢,笑吟吟的站起来,认真的弓下腰对苏文瑾说:“恭喜你了……大嫂!”说完就转身拉了杨淼淼去换衣服,孝牙还转头:“我也恭喜!真的……”

     汤灿清又弹了一下陆文龙的额头才走出去,陆文龙终于坐到苏文瑾身边:“你紧张不?”

     苏文瑾无声的摇摇头,侧了一下头,陆文龙会意的把肩膀递过去,让姑娘靠在上面,就这么坐在露台边,看着外面幽蓝深邃的海边天空,只听见唰唰的海浪扑打岸边声音。

     那就什么都不用说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位阿嫂才过来打搅:“陆先生……有访客……”

     陆文龙以为是维克托听了消息过来,随意的点点头:“请进来吧……”司机和秘书都是住在这栋楼的,安全倒是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是进来的人真的让他吃了一惊,是黄爷和那个强叔,胖子尊尼也跟在后面和另外两个跟班一样的人物一起。

     陆文龙心情极好,拍拍苏文瑾的手:“这是黄爷,信堂的老人家,这是强叔,尊尼哥就是跟他们做事的,这是我太太阿瑾……”

     这是他第一次用这么正式的称呼对外介绍苏文瑾,姑娘的脸上显然有完全不同的感受,想笑,又抿住了,总之就是怎么都按捺不住的喜悦之情。

     强叔多看了两眼,笑了:“阿龙是个有福气的,阿瑾多子多福有旺夫相!”

     陆文龙一边拱手请各位坐,招呼阿嫂端参茶来,一边开心的分享:“刚刚老医师来把脉,阿瑾有喜了,真是好兆头,你们可是最早知道的!”

     这下几位就跟着有些惊喜的表情了,黄爷笑着就顺手把手腕上一串乌黑的手链取下来:“尊尼,给阿瑾戴上……安胎静心,这水沉香是极好的!”

     尊尼胖乎乎的过来接过就迈过来,自己还从衣兜里拿了个红包,强叔却叫住他:“那是你和他们俩的,我这个玉戒也还算温润,阿瑾也可以戴上。”也是直接从自己手指上取下来的,他的小指,却似乎正适合苏文瑾的手指戴。

     尊尼笑着转过来递给陆文龙的时候低声:“南海极品水沉香,三十五万港币,这个更不低,纯和田玉。”他要表明承情,也让陆文龙知道是多大个价码,双方都落个好。

     陆文龙不惊讶,笑着就接过来,苏文瑾看他的动作,自己也笑着点头:“谢谢黄爷和强叔,也谢谢尊尼哥和这两位叔伯了。”这就是以前跟着陆文龙在庞老头那里称呼钟叔他们留下的习惯。

     对方也很有礼的拱拱手。

     陆文龙把东西放在手侧的茶几上,笑道:“我们还要在香港呆几天,本来是打算等维克托堕的事情完了以后,再去拜见你们两位的,你们倒也神通广大,不去宴会上就能知道我住在这里。”

     强叔也笑:“李家的喜事,还是不会跟我们沾边,我们也明白,能猜到你会来,不过知道你住在这里,可不是我们的功劳。”招招手。

     尊尼身边有个四十多岁的干瘦汉子就上前一步拱拱手:“六哥好……嫂子好,今天我们有个西贡的弟兄接到花红,说要您的命,还附上了地址跟您的往来交通时间,所以我们才知道您住在这里!”

     纵然刚收了对方几十万的贺礼,苏文瑾还是看着面前老而弥坚却有点跟老狐狸似的黄爷,带着眼镜温文尔雅但绝不忠厚的强叔,外加尊尼身边那两个一看就是道上人物的家伙,心中一惊,挽着放在陆文龙腿上的左手就捏了一下!

     陆文龙的左手却很自然的过来在她的右手上拍了拍,脸上没半分惊慌,嘿嘿笑两声:“我刚到香港,居然有人敢买我的人头?多少钱?”

     那个已经退回去的中年人立刻回应:“接货的马仔不知道是您,给开了个二十万港币,对方付了一半。”

     黄爷跟强叔相当有兴趣的看着陆文龙表情的一举一动,陆文龙很无奈:“嗯,我大概知道是谁,别这么看我,我又不能把他怎么样,我都不知道他怎么知道我住在哪……”

     苏文瑾却羞一声。

     陆文龙赶紧又拍她的手:“有孩子了,有孩子了,别那么暴躁……”

     黄爷跟强叔更有兴致,因为苏文瑾实在是看着人畜无害文静得要命,居然还要以凶悍著称的陆文龙来劝她不要暴躁?

     陆文龙不怕丢丑:“我们那边是比较听老婆话的,我就是个良民,不跟这种拿钱买命的外行人一般见识,放他过路就算了,我想他也不会告你们不遵守合同吧。”他实在是觉得打杀不是解决对方的办法,何况自己也不可能留下什么杀人把柄给信堂。

     黄爷跟强叔对看一眼,看看这个一脸无奈还在哄着老婆的年轻人,哈哈哈的就笑起来:“我们可是听说你已经在渝庆那边一举格杀了二十七个人!”

     可能怀孕了情绪是不太一般,苏文瑾嘟着嘴:“有一个是我杀的!”

     对面五个人顿时对这个刚怀孕的小姑娘刮目相看!(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