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七十四章 犀利
    坐回到奔驰房车里面的陆文龙才跟强叔叫苦不迭:“我特么的打架还行,开车就是个渣啊!他们昨晚也看见我开车了,所以才故意的吧?”

     强叔真没欣赏过的他的车技:“真的?每次黄爷都说给你安排跑车,我以为你很喜欢开车呢!”不过看他表情也不知道真伪。

     陆文龙想翻白眼:“那你就等着输?”

     强叔气定神闲:“也不一定!你不会怕了吧?”

     陆文龙苦笑:“您别激我,我陆文龙还不是个没胆的孬种,但开车是个技术活儿,不是拼勇气就能行的,输了我赔你一半!”这就是打算拿钱买平安了!五百万啊,那种街边本地拍摄的黑道烂片,几百万就足够了,陆文龙可还是真够心疼的,等再想起是汇率更高的港币,就更心疼,好像维克托那里还存了几百万,唉……就感觉是私房钱给掏空了一般!

     强叔又换了烟嘴,打量陆文龙,半晌都没说话。

     奔驰房车一直开下半山,陆文龙都靠在后排椅背上闭目养神,心疼自己的钱。

     直到他的电话响起,还以为是维克托,拿出来接通:“喂……”

     一把熟悉的声音:“我,陈锋!”那个国安第四局的副局长!

     陆文龙想抬眼看强叔,但知道对方一直在看他,忍住了:“哦,阿锋?我在香港,有什么事情等我回了渝庆再说?”

     那边陈锋显然也是经验丰富:“好!记得打这个电话号码,970……”

     陆文龙深吸一口气,明白这个电话和刚才那闪亮的镜头应该是有前后关系的。不然怎么这么恰巧:“那边吧……把我放在那边,晚上强叔你安排人到别墅去接我,不过输赢真的没把握,我不擅长那事儿,算是玩玩罢了。”

     强叔却有点诡异的点点头:“行!黄爷说你有胆有识有将来,我就见证一下了……留部车给你方便用。”放下陆文龙在街边,奔驰车扬长而去,前后都还跟着两三部车。车上人都客气的跟他点头,好歹也是跟强叔平起平坐的人,连留下的那辆富豪车上两个黑西装都恭恭敬敬坐在车上看着他,陆文龙没上车的动作,他们都不敢随意过来。

     陆文龙点头笑笑,心里还是有点发苦,就那么靠在路边电灯杆。趁着还记得电话号码,给陈锋打过去:“陈局长好,有什么吩咐?”

     陈锋开门见山:“你跟葛炳强在一起做什么?”

     陆文龙愈发觉得真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索性从头叙述:“我来香港找珠江集团谈商务,但昨晚回住处的时候无意冲撞了一处就在公路上的电影拍摄现场,结果是葛炳强的电影公司跟竞争对手的纠纷。你翻翻今天的娱乐版报刊就知道了,我真是无意中撞上去的!”

     陈锋显然吩咐了旁边人去找什么报刊,还是那句话:“你怎么跟葛炳强关系这么近!上次那个外逃官员的时候他也在现场!”

     陆文龙还是那套说法:“电影公司嘛,明年我可能又要打奥运会了,他们说回归以后如果限制少点,就拍个棒球电影,所以关系一直不错,借了一部黑色跑车给我开。”

     陈锋不置可否的追问:“他跟你谈了什么?”

     陆文龙老实交代:“两家电影公司斗气,估计是要赛车,我特么的没什么车技。却被叫上去飙车!”

     陈锋居然不在乎这个是不是非法赛车:“葛炳强没有跟你说别的?”

     陆文龙皱眉:“我昨天到了,就没遇见他,听说去右岸处理公务了,今早才回来的吧,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这个事情,刚才正和他一起坐车到城区,就接到你电话,我下车了。没说别的。”

     陈锋想想,还是决定当面说:“你来这边,佐治敦酒店1404房。”

     陆文龙瞟瞟七八米外等待的车辆,有反侦查意识:“他的人跟我一起的。你那边不会露馅吧?”

     陈锋也慎重:“那你到七楼的咖啡厅,见机行事。”

     陆文龙挂了电话,回到富豪车上,说了去佐治敦酒店,就想起给阿光小白他们打电话:“我这边有点事情,你们进出小心点注意安全,别让人弄你们,老子得罪了一帮香港佬。”用家乡话说得挺快。

     那边小白稳重:“好!我们马上陪四嫂回那个别墅,都去那边防备!”

     陆文龙觉得这样也是保险的,同意了。

     随着车停在一座还算富丽堂皇但占地很小,相当精致的酒店门口,前排黑西装还跳出来给他开门,陆文龙看看这周围繁华拥挤的街道,点点头自己当先走进去,司机就把车靠在路边,另一人远远跟在他身后,不知道究竟算是监视还是便于服务。

     不过到了七楼咖啡厅,这个黑西装就真的只在电梯间外面等着了,陆文龙进去看见陈锋对他点点头,指指自己身后,陈锋带头拐进一个遮挡的角落,陆文龙随意点了一杯咖啡,才听见对面的金属小勺轻轻磕在杯子上滑动,似乎在考虑什么,他也不催,端过热腾腾的咖啡试一下,跟汤灿清泡的味道相差太多了,也不知道究竟哪个才是真的好。

     陈锋终于把小勺拿出来放在旁边小碟中,似乎拿定主意:“葛炳强是右岸的人。”声音不大,语调更是平和,内容却足够冲击力!

     陆文龙大感伤脑筋,怎么还卷入了这样的政治内容?想想还是表明立场:“我是生在新华国,长在红旗下,也光荣的为国家夺得过奥运冠军,这点不用怀疑吧?我们运动员都是要接受政审的。”

     陈锋缓缓点头:“就是知道你还是爱国的,才给你说。”

     陆文龙放松一点,不满:“怎么听着还很勉强的意思。”武刚很在乎这个国家安全局第四局副局长。他可不太怕。

     陈锋笑笑,他的身材很魁梧,可长相属于比较南方的,没有太过器宇轩昂,但却有点油滑:“你有没有信心接受这个政治任务?”

     陆文龙一口干脆:“有!”

     干脆得让陈锋有些惊讶:“你都不问是什么任务,就答应了?”

     陆文龙点头:“这点大小之分我还是懂,有些事情讲讲条件要点好处很正常,但是武局长经常告诫我们要深明大义。你既然提到葛炳强是右岸的人,我该做什么还是没问题的,这是立场问题,错不得。”

     如果是以前,陆文龙也许真的会计较一下,但现在,这几乎是他洗清裤裆的一根救命绳。他还不干净利落的抓住,就真是傻子了!

     陈锋很看了他两眼点头:“看来你的政治性真的很过硬,你那个武局长和汪书记对你的培养没有白费。”

     陆文龙不耽搁:“长话短说吧,我现在还在犹豫晚上应该怎么应付那个赛车呢,外面也一直有他的随从跟着我的,你可别给我漏了陷。”

     陈锋鄙夷:“地下工作我比你做得长……”但还是赶快进主题:“香港回归,敌对势力是肯定要作乱的。希望搞得这个社会秩序不稳定,所以葛炳强他们这种有社团背景的,就是很好的利用对象。”拿手中的小勺在咖啡杯边比划一下:“葛炳强的父亲是右岸的前少将,他们这个社团原本就是右岸留在香港的棋子,四十年前,甚至在香港发起过暴乱夺权,所以他这次回到右岸,我们怀疑是受到右岸的指示,要有组织有系统的进行破坏活动,扰乱香港秩序。但没有具体的情报,你可以试着查探一下他们的态度,以及香港社团对于香港回归的普遍反应,假如有什么人特别反对,着重观察属于哪个团体,我们也好有的放矢。”

     陆文龙有种要做卧底的感觉,先点头:“没问题……但是跟他们交往深了,用什么洗清我的清白?以前武局长是要给我做证明的。也因为我是奥运冠军,所以论功行赏没有我的名字,我也甘愿做无名贡献,这次呢?只要能解决好我的清白问题。我就肯定专心去做!”

     陈锋很爽快:“跟熟手说这些就是顺畅,武局长培养的好兵!我这里也一样,回头我就发一份关于香港统战工作的借调函给渝庆市警察局备案,怎么样?你在这里后面的一系列工作都是在我的指导下进行的,我给你做担保!”

     陆文龙再追问一句:“万一中间有什么犯法的事情呢?”

     陈锋也不迂腐:“禁毒案里面你就杀过人,当然是正当防卫,你是执法人员嘛,武局长怎么处理,我就怎么处理,而且……嘿嘿,现在的香港可是英国人的地盘,只要你不被他们抓住有损国格,那就不管我们的事,你要明白,我们是不会承认你的,所以只要你能让葛炳强他们不参与对回归捣乱,保证香港平稳回归,你怎么做都可以,当然,太出格的事情要先给我汇报,就好像你现在就要跟他们完全搞好关系。”

     五百万!

     陆文龙顿时觉得自己五百万港币就买来这个洗白的机会,有国家安全局第四局的副局长给他做担保的清白,还能让武刚那边也如愿以偿的跟第四局搭上点线,更是在香港的行为可以肆无忌惮一点!

     一举几得!

     摸出电话做谨慎状:“我毕竟是武局长培养出来的,我给他说一声?”

     都是警察系统,陈锋更放心了:“好!拨通了我给他说……”

     所以,等到傍晚时分,回到别墅跟弟兄们吃过晚饭,正在考量要不要带杨淼淼去见识一下自己难得价值五百万的飙车经历,又担心有危险的陆文龙,就接到一直等在外面那两个黑西装的电话:“六爷,接您的车来了……”

     陆文龙打开别墅门,外面缓缓的驶来停靠了十多辆房车!

     当先就是一部更加犀利的黑色跑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