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九十三章 翻看
    那几个装钱黑色垃圾袋,都是层层叠叠好几遍的厚实家伙,装得鼓鼓囊囊,扔在刘宓的旁边,显然当时也是花了心思想怎么带走的,可一脸脏污却依旧目光癫狂的姑娘现在眼里依旧能喷出火来!

     苏文瑾一声不吭的坐在那里就这么看着,汤灿清发现瓜瓜有哭闹的迹象,赶紧抱了俩孩子都溜进屋里去。

     就剩下蒋琪扶着田恬站在那里,满脸泪水的田恬看着刘宓,却没哭泣的声音,好一阵低低的开口:“就……放过她吧?”

     刘宓能听见,脸上依旧扭曲得足够疯狂:“不要你装!你个贱货!”嫉妒的女人完全难以理喻!

     蒋琪那一贯俏丽的瓜子脸也有点多变,阴晴不定好一阵,才松开田恬的手,走过去,就那么蹲在刘宓的面前,伸手帮她把还粘在脸上的胶带轻轻撕开,很小心,遇见黏住的头发,还拉住头发免得撕扯到头皮,不管刘宓还在说什么,就是这么细心的动作,却让刘宓不由自主的安静下来,有些充血的眼睛看着眼前的姑娘,终于开始在眼眶里涌出点水花来。

     蒋琪没有帮她解开绳索,撕干净最后一点胶带,摸出自己兜里的手巾,帮以前的小姐妹擦干净脸,遇见那骇人的掌印就小心避开,可纵然是这样,紫红色的伤痕偶尔触碰到,还是让刘宓的脸疼得皱了一下,刚才完全被怨恨和嫉妒充满全身的疯狂,似乎被这样轻轻解开,能感觉到疼了。

     蒋琪才轻声:“刘宓,还记得我们刚在寝室里面遇见么,也是夏天。你穿着一身浅绿色的衬衫,田恬穿的米黄色,她主动给我们俩打招呼的,我们后来还一起去吃饭……”

     刘宓眼眶里的泪水终于滚落出来!

     蒋琪蹲在那里轻言细语:“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好姐妹,刚才我还跟六哥说是不是我不该带你来这里,你觉得呢?你会不会怨恨我带你来这里?也许你太太平平找个工作。找个男人嫁了,一辈子相夫教子做好自己的工作,就不会变成今天的样子?我们闲暇时候还能打个电话,约着一起出来吃吃饭逛逛街?”

     “可是现在我想通了,人的命都是自己给自己做的,田恬努力工作的时候,你在喵喵玩,我在自习室看书的时候,你还是在喵喵玩。我们认真对待一段感情的时候,你还是在玩,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今天的结果就是你自己种下来的,更不用说要有什么样的心态,你才会卷走市场的钱。你不知道我们每一分钱都有用处,要做事,这么多兄弟姐妹指着吃饭?”

     慢吞吞的话语。却好像滴水穿石一样,比刚才杨森那种暴风骤雨般的抽打来得更鞭打人心,刘宓忍不住抽泣起来:“我……我错了,琪琪……求你……”

     蒋琪回头看看站在那里依旧满脸泪水的田恬,扭回来:“我们都学过法律基本常识,你做错了,就应该受到惩罚,如果轻轻放过你,那才是害你,你根本就不会把这件事记在心里。既然大嫂给了我这个权力,小宓……我就跟你说得很清楚,我会把你送去警察局。指控你盗窃公司财物……”说到这里,亮晶晶的眼睛就那么看着昔日小姐妹。

     田恬站在后面一下捂住了自己的嘴,泪水更多了。

     苏文瑾还是那么静静的坐着,就看不说话。

     刘宓刚才迸流的泪水有点不敢置信的一下止住,睁大眼睛看着蒋琪,使劲的挣扎一下被绑住的身体,猛的提气,丰满的胸脯起伏几下,正要张嘴,却看见了田恬的神情,再吸一口气:“你!蒋琪……你也这么狠毒!我害过你们么,你心甘……你……你太狠了!”

     蒋琪原本搁在膝盖上的瓜子脸也变得淡淡:“六哥说得没错,你就是农夫救的的那条蛇,你偷了公司一百多万现金,我们把你送官,你却说我狠毒?你知道刑法里面界定盗窃金额数目巨大是多少么?你这属于特别巨大,而且你还是利用职务之便盗窃,我没说完的是,如果刚才你悔改认错,我会主动帮你辩护申请,也许坐半年一年的牢,让你明白这个教训,甚至花点钱让你判个缓刑,连牢房都不用去,可你的心思却总是觉得我们对不起你,也行,既然这才是你的本性,反正都是对不起了,那索性就不让你成为祸患,我会尽量让你重判,你也知道六哥他们的关系,等你去了牢房,也绝不给你机会,你好好用一辈子反省吧!”

     刘宓的脸上这才剧变!

     几乎就在瞬息之间,自己又错过了自己的命运!

     蒋琪双手撑在膝盖起身,不过还没直起腰的时候,低下修长的脖子:“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心甘情愿给人当小老婆?对!我就是心甘情愿,因为我认真的在耕耘感情,种的是我向往的东西,收获也许有偏差,但我心甘情愿的接受,并且积极的去改正维护,你呢?做错事不要紧,做错了就要认,别总觉得是别人欠了你,我们从来都不欠你什么!”

     张开嘴都要绝望嘶骂的年轻姑娘才蜷在地上无声的哭泣起来!

     蒋琪转过身来对苏文瑾:“阿瑾,我这样做没问题吧?”

     苏文瑾也轻轻摇头再点头:“嗯……我去看孩子了,你叫人处理吧。”起身就真的走了。

     剩下的就是先报案,再协助警察“找到”嫌疑犯了,所以再也不看一眼满脸扭曲的姑娘,叫上来几个力气大点的姑娘把人架下去,偌大个堂屋就只剩下蒋琪跟田恬,相对无语……

     陆文龙话就多,劝余竹别往心里去:“待会儿上去给老婆也说两句好话,她也不好受,这事儿……大家都有错,二狗,阿光滚过来,你们把人带坏也有责任。”

     这两个哼哼哼:“那么多人呢,都带坏了,别人怎么不这样,我俩容易么,还做连襟兄弟呢……”

     阿光没心没肺:“说好的今晚出去见识一下,又给耽搁了!”听得背后小白就是给他屁股狠狠一脚。

     其实蒋琪也是这么给田恬说的,在兄弟面前这些男人多半都不会对爱人多体贴,说是好面子也好,是那些义气为先的臭脾气也好,反正都是那句兄弟如手足,婆娘是衣服的鬼话,总之别往心里去。

     可这件事总归让田恬心里有点疙瘩,之后情绪都不算太好,余竹心里着急还不敢问别人,只好找陆文龙讨主意。

     最后蒋琪还是稍微有点心软,只让报案的涉及款项几万块,判刑也不会太重,陆文龙觉得这样处理也不错,现在给老二出点子:“赶紧结婚,这就纯粹属于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旅行结婚,我看见人家有这种新鲜玩意儿,你们俩去旅行结婚,一起到外面走走,有些东西就忘记了,如果回来田恬觉得还有什么不舒坦的,你们搬出去住都行。”

     余竹对后面这个建议大摇其头:“跟弟兄们分开,那不如不在一起了,行!我先跟她说道说道。”

     本来陆文龙想推荐他们去香港的,结果俩土包子觉得还是首都比较仰慕,何况那边还有麻子,就决定去平京,还坐火车去,这个是陆文龙推荐的,路上慢慢摇一摇,没准感情更好。

     所以他这出了鬼主意,是被汤灿清提着耳朵从火车站拎回来的,当了爹一样会被密斯汤提耳朵教训,谁叫他在这方面花样繁多呢?汤灿清很是嗔怪。

     不过等到了公司,还是规规矩矩的一起上去,尊尼已经来了。

     但汤灿清在电梯里面就给陆文龙说不太好的消息:“招人不怎么样,招聘会上招工人的问题不大,有素质的高水平人才根本瞧不起我们这个什么雨田集团,要不下次把你的名头也加上去看看。”

     陆文龙进屋的时候,就在琢磨这个东西。

     都是老熟人了,要不是尊尼还带了一个团队,估计都会直接找个餐厅边吃边说:“龙少这边坐……”其他几个香港人都是叫六爷,让汤灿清眉毛乱跳的去端茶水,寻思还是要给孩子他爹找个能上得台面的秘书,不能总是她来端茶送水吧,那个孟晓娟建筑工地上的工作倒是能协助,样子么,还是差了点,可样子好了,家里又不放心,还真是矛盾。

     最后决定还是叫张扬他们连这块的工作都做了!

     陆文龙不知道老婆打这些注意,跟尊尼把面前的一大叠商业计划书打开,皱着眉头简单扫视一遍:“全都还是跟老本行有关的东西?”

     尊尼搓手:“做生不如做熟,强叔也反复叮嘱过,这些事情还是要听你的意见,合作是第一位。”

     第一批五千万港币左右的资金投入,最少要求拆分成三个项目来运作,陆文龙一眼看过去,全都是酒吧、夜总会、珠宝钟表行什么的:“先到蜀都搞一家跟喵喵类似的,我这边也能提供不少人手,那边有人罩,这个可以定下来。”旁边的香港人就立刻记录,并且开始计划有哪些准备。

     其他的么,陆文龙就真心不太感冒,渝庆的消费水平还很低,钟表珠宝行真还早了点:“这些东西我们有门面,随时都能开,但不看好,小白搞了个酒吧,尊尼抽空去看看,感受一下,生意也很一般。”手指在计划书栏目上划过,却一下就锁定了其中一本。

     拿出来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