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八十九章 发大财
    夏天的渝庆格外炎热,到处都是明晃晃的太阳,随着城市里面的人越来越多,房子越来越密集,温度也特别高。

     但荀老头住的山上却显然好得多,不算很密集的大树群下,刚筑平的三合土地面还是长了些青苔和小草出来,借着树荫,没有直晒阳光,加上树林中不时吹来一袭微风,假如不做什么剧烈运动的话,还算清爽。

     于是俩老头就坐在这树下,慢条斯理的借着一个水泥做的树墩下象棋,陆文龙拿把蒲扇在旁边轻轻扇风。

     庞爷还是那么胖,但这么几年时间,就衰老不少,这方面甚至不如荀老头虽然头发白得差不多了,但精瘦却显得矍铄,而胖乎乎的庞爷腮帮子已经耷拉下来,很松弛,而且他的情绪看来更松弛:“坐坐就行了,我们都是老不死了,抓紧时间做你的事情,我们也帮不上忙。”

     陆文龙一只手还抱着豆豆,笑着摇头:“等孩子大点了,送到山上来过,好不好?”

     荀老头展眉毛惊讶:“孩子妈舍得?”

     陆文龙得意:“家里还是我说了算的,山上空气好,反正叫两个婆妈上来带带也无妨,你们俩总不会真的要修道吧?”放眼望去,就在这片树林外面就有一条公路,公路对面就是个道观,这边有一栋三四层的小楼,加上院子跟树林,隐隐也有些对上排场的味道。

     荀老头看看楼上正在晾晒辣椒的老婆子,小声:“也好,有孩子。山上热闹点。”

     庞爷却不喜欢这种气息。拿棋子将军:“回来之后有什么打算?”

     陆文龙已经原原本本的把在香港做下的事情讲了一遍。两遗老都有些悠然神往,可陆文龙说安排给他们办通行证到香港看看,又都有点怂,离不开乡土,更宁愿在这里看着陆文龙做的事情,更在乎他接下来怎么才能做得更好。

     陆文龙不犹豫:“招人!使劲招人!”

     的确,立刻就开始做的事情就是招人。

     不是江湖上的招兵买马,而是正儿八经的把所有公司厂店。都梳理一遍,开始面向社会招聘各种岗位的人手。

     其实一直以来,十八楼都有逐步吸纳外人的传统,从孟晓娟到顾砚秋,还有王猛他们一连串的入伙,但这些加入者基本都被同化了,成为十八楼里面的一份子。

     现在……

     这样貌似不对,这是陆文龙坐在维克托那个光亮的偌大办公室里坐了半天的感受,既然要洗清底子,就应该把自己的人员结构学习人家那样。搞得专业而规范。

     所以,现在一直还在如同无底洞一般投入资金的国立大厦必须组建物业管理公司。先试着管理新福公寓和老街那边的三栋楼;

     带着百十来个小崽子弟兄一直在摩托车配件,零零散散组装摩托车,主要精力却在改装运钞车的工厂也必须招聘外面的工人和管理人员填充规模;

     宾馆、饭馆、店铺、摩配零件交易市场乃至喵喵迪斯高,所有地方都需要招聘外来的员工和技术骨干,吸纳一些有能力的员工加入,让自己这已经隐隐有数百人的团体不再全部都是来自小县城和马帮的弟兄。

     在香港剩下的几天,坐在看台上看淼淼跳水的时候,陆文龙脑子里都在转悠这些事情,所以回到家,第二天一早,就把弟兄们召集起来在自家外面的堂屋开会,照例又是那种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的架势,以前不觉得,现在就真有点碍眼,陆文龙很想一个个踢两脚正正形,估计是不会有效果的,怏怏作罢:“各人把自己的摊摊理顺一下,看需要什么样的人手加入,我们最后合在一起用雨田集团的名义统一招聘。”

     呵欠连天的曹二狗等人不停点头,可陆文龙看他们眼睛都没睁开,顺手抓个拖鞋砸过去:“我刚才说了什么?复述一遍!”

     曹二狗挠脸,居然能有白道道,估计是没洗脸:“招人嘛,我那还可以找点坐台的,据说现在有人搞了个场子,妹儿乖得很,抢老子业务,阿光回来了,今晚我们准备过去趟个路子看看,如果那些货色确实好,干脆就一下端了,看是哪家开的场子,老子连妈妈桑一起撬走!”其他人就鼓掌叫好,表扬三哥上进,锐意进取开拓业务,阿光还吹口哨配合,倒是把很多人早起的瞌睡虫给赶走了。

     可这完全跟陆文龙的初衷是南辕北辙!他哭笑不得的解释:“第一,老子不赞成你这种撬别人场子的做法,做生意就是做生意,我们够强够硬别人不来撬就行了,你自己不如别人就硬抢?这个不道义,要改正……”

     曹二狗不抵抗,做个鬼脸嘟哝两句:“那我们去搞两回,看看妹儿是哪里来的,我也去找,总该可以了吧?那个什么?公平竞争嘛。”阿光低着头嘿嘿嘿的偷偷竖大拇指,只要能去鬼混就好。

     陆文龙把另一只拖鞋也砸过去,总要凑成一双嘛:“老子还没说完!第二就是,老子已经反复强调了,招人,招的是外面的人,不是小崽子或者弟兄,招来有能力的当经理,当管事儿的都可以,把我们在这些里面的影子都洗干净,明白我的意思没?”

     余竹眨巴眨巴眼睛,端着个茶缸子消化一下:“就是让条子就算查我们的公司厂房都没问题?”

     陆文龙点头:“看看现在,不是县里面的人就是猛子那边的家伙,少数几个外来的全是女娃嫁进来的,一看就不对劲!”下面难得严肃一点点,听了又嘻嘻哈哈,偷偷指陆文龙跟余竹,不管陆娜、顾砚秋还是孟晓娟是不是真算嫁进来,连田二嫂最近貌似也在跟余竹讨论结婚的事情,经常被嘲笑。

     余竹有点脸红:“那就是了!各人把各人的摊摊收拾一下,尽可能找些外面人填充,现在摊子大了,每年从县里找小崽子也不合适了,小船你不要笑!但不许找些吃白饭的,趁着这个机会把各自的手脚做大点,阿聪你把好关,不许乱支钱,各处的出纳会计还是要你的人卡住,机机你的铺子可以招些外面的男女来当销售和维修,阿杰你的沙场和混凝土都可以找些外面的人了……”总之就是挨个数落,听到的都响应一声,陆文龙反而不用吭声了,就蹲那看弟兄们的反应,说到底,他还不是也跟个猴子似的蹲在条凳上,有什么资格说大家没个架势?

     不过等余竹挨个点评完,他才重新开口:“我说句话,大家不要多心,也许各个摊子以后会有外人来管理经营,东西还是大家的,但就不一定是我们自己来搞,如果哪个弟兄没把自己的摊子搞好,我们就请外面的专人来搞,你就只能当翘脚老板了。”这句话稍微有点慢,看着各人的表情,除了余竹照例是尽量在思考这意味着什么,曹二狗一帮人就咋呼着叫好,小白这种稍微多想点的都只有那么几秒钟的思索,也使劲点头:“自己干不好!那就只有请好手,这个我们搞宾馆就最清楚不过,规矩多得很!”

     余竹看看陆文龙的眼睛,也点头,不过他就是直白一点补充:“六儿的意思就是,大家还是一体的,但是为了各个摊子做得好,做得大,就要看大家的造化,有能力就独当一面,做不好就别不懂装懂,占了茅坑不拉屎,该请外人掌握的不含糊,大家心里不要有疙瘩,明白没……”

     十来个人没口子的一叠声答应,就差说六儿英明了!

     陆文龙原本略微有些惴惴不安的环节,轻松走过,也略微挠头,等几个夜场的下去补瞌睡,去工地跟铺子都出发,陆文龙才看看没走的杨森和王猛,摆摆手,先搂了余竹的肩膀:“弟兄们不见外,那是最好,但是不是真抵触,还是等新的大摊子铺起来才知道,你下力气解决好大家的情绪,别岔了道。”

     余竹点头,招手让阿森跟猛子过来,这俩拿着录像带和照片:“东西准备好了,阿竹说还是看你的意思,是明着去,还是暗着来。”

     照片上尽是刘沛东的照片,有几张还是犯了毒瘾的癫狂状,周围白茫茫一片也看不出个环境,连身上都只有一张毛巾被裹着,录像带当然就是拍摄那些吵吵嚷嚷,不堪入耳的威胁语言了。

     陆文龙稍微翻看一下:“暗着来吧,把照片不漏痕迹的传过去,贴个字条,一百万一盘带子!叫他自己买去看,具体怎么收钱,阿竹想办法,别让他知道是谁就行。”

     余竹就喜欢捣鼓这些事情,嘿嘿笑着就答应下来,带了理所当然的杨森跟颇为吃惊的王猛走了。

     这是真的有新的大摊子要铺了!

     半个月不到的时间,重新在香港被强叔面授机宜的尊尼就带着第一批总金额不低于五千万港币的资金过来,并携带一个港式团队过来进行正式的商业投资考察。

     看上去六爷真要发大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