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十一章 想不出来
    第八百十一章 想不出来

     按照事先商量的,没有送到通常意义上的政府接待宾馆,陆文龙直接就让越野车们停在小白的宾馆门外,几个最好的房间安排住宿以后,才打电话通知汪泽清,然后又屁颠颠的开车过去接市委书记。

     汪泽清没用办公室的车,也没带秘书,就一个人上了车,陆文龙也一个人开车来的,明明是汪泽清的治下,却搞得跟地下党似的,动作当然还是大气,坐在副驾驶:“不错啊,你这车,去接的田老他们也安全。”

     陆文龙终于问了一声:“好像那位田领导是中心哦?”

     汪泽清目光前视,平和的笑一下:“不该问的别问,对你没害处。”

     陆文龙自己做个鬼脸不做声,汪泽清也没看见,不过一会儿之后书记还是问了:“路上说了些什么?”

     陆文龙就从车祸说起,一直到住店,汪泽清的眉毛抬了好几次,没说话,下车的时候才拿手指就这么晃悠着点陆文龙:“你啊……”却没你出个什么名堂来,自己就跟陆文龙一起上楼了。

     那个开车的官员居然站在楼道口,陆文龙看看整整一层楼都没其他客人的安静状况,送汪泽清过去以后,自己就留下:“您去休息?要注意保卫工作的话,我安排几个人来?”

     对方却摇头,陆文龙还是喊了两个小崽子过来在楼道口和电梯边各站一个,叮嘱他们俩小时一换人,自己就跑楼下大堂跟小白商量事情去了,这两天听了汪泽清的安排,是暂停放住客进来的,所以宾馆比较冷清,小白也不问为什么,只听陆文龙讲他的想法:“国立大厦有两个可能性,一个是做办公室写字间,一个是做酒店,前面这个就要招商,可我们没阿托那个商厦和写字间的招商能力,我怕到时候会一直空下去,那就最要命,现在想来想去,还是你去做酒店最合适。”

     小白认真:“酒店可比我这个宾馆复杂了几百倍!”

     陆文龙摇头:“再复杂的事情还不是要人去做,我的建议是这样,市里面有个旅游职高,里面有宾馆服务专业,让你老婆带几个人去念书,学点书本上的东西,要是有什么大学也教这个的……”

     小白抓耳挠腮的兴奋:“我去读!”

     陆文龙再摇头:“来不及了,你老婆读书搞懂概念和根本做事就行了,你从现在开始就到处去住宾馆,带着人学习人家高级酒店是怎么搞的,你反正也经营小旅馆,宾馆都这么几年了,门道还是懂的,去看看四星,五星的酒店是怎么经营的,这就是你的学校,那些什么大学出来的专业人才我们出钱招聘就是了,那样你才不会被这些学校的专家骗了,对不对?”他还是自己那条信奉社会大学的道路。

     小白立刻没口子的答应下来:“好!最近跟着你出去住了几回,就是觉得有很多值得学的,我立刻就出去,这边交给下面的人管理,不会出事的。”

     陆文龙还是重家庭:“有空也带着你老婆一起,既然是在外面住好的,就享受一下,这次我看阿竹两口子都多开心的。”

     小白嘿嘿笑:“我们就把国立大厦来开个自己的大酒店?”

     陆文龙还在酝酿:“也不一定,这次在香港,阿托是给我介绍了一些国际商业大厦集团,我看见还有些酒店集团,兴许我们直接参加个高级酒店集团就变成著名大酒店了你来管理,不过要不少的钱,我们一定要积累资金,节约用钱。”

     小白使劲点头:“我会跟大家说的,有你的主心骨,我们知道该怎么做了!”

     陆文龙笑起来:“我去了平京训练,再好好学习思考一下,总之也不是要大家吃苦,该享受还是别吝啬,你跟阿竹还有阿林要踏实一些,平时就把阿光和二狗他们看紧点,我不希望我不在家时候,出什么错。”说到最后,身体前倾的他,却隐隐有点严厉。

     小白回答得更认真:“好!我拿命担保!”

     拍拍自己五弟的肩膀,陆文龙要叮嘱的事情很多,正好有空就挨个说,从跟张庆楠、武刚到各方的接触,再到家里的各种生意,一一细说。

     同样一一细说的是汪泽清,来主政一方也有些日子了,把自己在这边感受到的细节讲得不少,陆文龙看见一定会有点惊讶,他一贯觉得潇洒大气的汪领导,在田老面前很恭敬。

     甚至汪泽清还主动提出是不是让渝庆市的市长也来汇报一下细节,却被老者拒绝了:“这个阶段只是论证可行性,市长介入都是决定以后讨论细则的问题了,这么说起来你也是赞成调整渝庆行政规划的?”

     汪泽清点头论述自己的观点,老者慢条斯理的提出自己问题,这一谈就是两个多小时,汪泽清看老者有些精力不济了才主动提出来休息:“您这些日子就在渝庆周围可以到处走走看看,小陆办事还是很利落的。”

     田老却第一次笑起来:“这个小鬼……是个小鬼头!有些名堂!”

     汪泽清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推选陆文龙的原因:“其实我在香港负责有些对外工作的时候这个年轻人就给了我不少惊奇,后来前任书记林长峰同志也找我了解过他,头脑灵光,有开拓精神,就是有点……可能是很早就进入运动体系,文化水平不高,社会习气比较重,但他自力更生的发展到现在,算是有些影响力的企业家,倒是从未沾过我和长峰同志的好处,是个很有趣的年轻人。”

     田老哦了一声,没再做评价,汪泽清就起身告辞。

     其他官员却又进去跟田老开了个睡前座谈会才算是作罢。

     下楼来的汪泽清看见陆文龙跳起来:“你不用把我送回去,这些天你就一直陪在这边,田老去哪里,你要保证绝对的安全和方便,待会儿我派两个保卫干事过来,你安排一下。”

     陆文龙不客气,点头让小白开车送,可汪泽清走到宾馆门口,还是招手把他叫出去,就在台阶上,小白去开车,身边没人,但汪泽清还是压低了声音:“田老是军队出身,现在是国家领导委员会的成员,你还是别乱说,慎言!懂不懂?”

     算上上次林长峰告诫他,这是第二次有政坛大佬对陆文龙这么说了,还听见一个国家领导委员会的名号,二十岁的陆文龙下意识的捂自己嘴:“好好好,我不说!”声音都嘟嘟囔囔的。

     汪泽清好气又好笑:“但也不能明显突然一下变闷葫芦,明白不?!”

     陆文龙能明白这个分寸,却多嘴:“我们的国家领导不是主席么?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委员会?”

     汪泽清教育:“我们是讲民主的,最高层也是要讨论行事的,这才不会**。”这其实也是汲取了前二三十年的教训最近十多年才有的。

     哦,陆文龙恍然大悟,不由得有点联想到自己在弟兄之间是不是过于**了,是不是也要搞个委员会,顺口:“看来这次的事情还是不小,来这么大个官,细致得很,什么都要看。”

     不是体制内的人,陆文龙身上就怎么都没那股味儿,始终有点惫懒的江湖气,汪泽清真的忍不住就给了他一脚:“站直了!别吊儿郎当的,田老当年可是开国上将!你这么大年纪的时候已经出生入死当红军团长了!小心点!”话是这么说,这样一个跟国家领导层接触的机会,却直接给了陆文龙,是真不把他当外人。

     陆文龙讪笑着站好,主动开门把书记送走,汪泽清都还忍不住使劲对他指几下,警告他。

     所以无论陆文龙怎么掩饰,在田曾贤这种已经老成了精的人物面前,这个小兔崽子还是跟透明的一般,终于在第三天前往渝庆西北部的一个县城调研时候,在车上开口:“小汪是不是给你说了什么,我看你这两天沉默寡言的?”这两天他也奇怪,原本陆文龙要在当头的车上指路,当个一路安排衣食住行的管家,却被田老叫在自己车上,还坐在他旁边,让陆文龙更是如坐针毡。

     得!市委书记都是小汪,陆文龙觉得自己就是小小陆,赶紧摆手:“没……我在想事情,想奥运会的事情。”

     前面那个四十来岁的张姓官员都扑哧笑了一声,这几天交往算是比较熟悉了,田老也能调侃:“小鬼还会打埋伏兜圈子了?”

     陆文龙又不吭声了,从根子上来说,他都没有主动想靠近权势的性子,光是个老头他话估计还多点,真知道是个大官,就不想开口了,之前可能觉得该说就要说,可大官的层次高得需要仰望很遥远的那种,就更没兴趣说。

     但事情发展,总能让他意想不到的开口。

     没多远,就前脚出城,后脚抵达一个县城街道,田老看着外面的情形,热闹的赶集人流,兴致勃***来:“让他们把车靠边,靠边,我们下去走走,小张把照相机带上,多拍点照片,难得来老领导的家乡看看,带回去……”

     能让他还要喊老领导的,那得多大的官?

     陆文龙想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