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四十三章 触目惊心
    陆文龙彻底见识了一把对方脸se瞬息万变的功夫。

     就那么一刹那的错愕,也许后面的动作和反应稍微有点超出鞠崇西平常的状态,因为紧接着他就大步流星的走进来,惊喜的看着陆文龙伸出手:“真的是陆文龙同志么?太荣幸了!”

     老杜都略显奇怪的看了看他的反应,才给林长峰介绍:“小鞠,去年我返京之后才调任我的秘书,很有工作能力。”对林长峰略微探询的眼神,也点了一下头,算是会意的传递含义,就是那个鞠家的子弟,林长峰笑笑点头。

     这个小动作几乎就瞬息之间完成,鞠崇西根本没注意到,也许平时他会注意,这个时候却都在陆文龙这里了,几乎是不容置疑的抓住了陆文龙的手,就好像那晚他给陆文龙戴上手铐的模样。

     陆文龙有那么一刹那,摇摆过自己是否需要脱下外套,给两位副部级领导看看这位他们口中很有工作能力的秘书给自己留下的遍体鳞伤,这还是因为他年轻,又是顶级运动员,才有这样超越常人的恢复能力,换做一般人,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

     愤恨么?肯定愤恨!

     非常愤恨!

     但,那又如何呢?!

     就好像陆文龙给赵连军表述的那样,他想通了。

     陆文龙其实总结自己最大的优点,就是在于学习能力,从身边周遭的每一件事当中学习汲取教训的能力,几年前他被小混混暴打,让他决定加强自身以及周边的能力。逐步抗衡这样的力量;

     别人不愿花功夫去练习一套拳术。他跟杨淼淼就能持之以恒的一直学习练出来;

     见识过平京的天空。就明白县城的狭小,才试着到大城市发展;

     被徐少康好好教育了一把,他才懂得运动员那不知所谓的名气,在权势和财势面前一钱不值;

     在奥运会和国外更加开阔的眼界,又一头扎进让自己艰难起步的房地产行业;

     而这一次,在他基本补上了财势这一块以后,鞠崇西比徐少康更加**裸的狠辣无情,让他明白权势甚至能彻底拉翻财势的道理。

     这一切。其实都归功于他这种决不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的学习能力。

     表面上看起来他在徐少康和鞠崇西这里的跌倒似乎都是同一个坑,其实有本质的区别,因为这一次真的让他清楚了在当今的社会,权势究竟可以到什么样一个地步,鞠崇西在这方面的运用,实际上比徐少康更为没有底线!

     所以,陆文龙也学着要靠近权势,就算不利用权势去创造财富,起码也能运用权势保证自己的安全。

     那么,现在他抽打鞠崇西一耳光。有什么用呢?

     表面上来说,对他自己没什么负面影响。一个运动员,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不会想那么多,做了就做了,也许老杜会喝斥鞠崇西,那又如何呢?

     是林长峰带他来的,林长峰一定会很失望,他可不是带陆文龙来揭发老杜身边一个功勋之后的恶行的,如果说是以前的陆文龙没准就不会在乎老林的想法,现在他却会在乎了。

     就这么一刹那,陆文龙电光火石般的就闪过这个简单念头,笑着起身也握住了鞠崇西的手,同时他在鞠崇西的眼睛里,看到一丝慌乱的离开,却有点猜疑的感觉,但肯定不会有感谢或者惊喜,紧紧的和陆文龙的手摇了几下:“幸会幸会……”伸手按陆文龙坐下时候,却在他肩膀上重重的捏了一下。

     陆文龙恍若未觉,笑着坐回去继续给老杜描述香港的事情:“就是汪主任要求我协助在西贡拦住了几个外逃官员,因为林伯伯那个准女婿的原因,我也认得一些香港朋友,毕竟现在zheng fu方面在香港出面有些不方便,所以我才帮得上忙……”

     老杜恍然大悟,伸手指跟林长峰点点:“几月?”

     林长峰笑得意味深长:“去年五月……”

     两位官员相视而笑,都明白就是那场平京市的风暴背后带来的余浪,可坐回在老杜另一边的鞠崇西却有点些许的坐立不安。

     整个书房里面的坐态是很奇怪的,一般这样两位大员的情况,要么两人坐在长沙发上比较亲密的倾谈,要么各坐在一侧的两把单人沙发上做比较客套的公事谈话,可现在却是陆文龙和老杜坐在长沙发上,林长峰坐在靠近陆文龙的单人上,俨然是陆文龙坐在两个大佬的中间。

     其实不过是因为老林方便陆文龙和老杜聊家乡,他坐在一边帮腔,才有这么个怪怪的坐态。

     但在不了解前半截的鞠崇西看来就意味颇多……更何况老杜这会儿已经频频朝他看了好几眼了。

     是不太正常。

     鞠崇西是秘书,甭管你有多么深厚的背景,那也是秘书,是来老杜这里学习和积累人脉的,要懂得本分,这几乎是政坛的基本要求,刚才冒冒失失进来握手就很出格了,现在还自顾自的坐在老杜这边的单人沙发上,林长峰的秘书敢这么随便不请自来的坐着参与谈话么?

     林长峰都不跟老杜对眼se,免得对方以为他在嘲笑这位高干秘书敢逾越呢。

     可在鞠崇西感觉看来,难免就心虚……

     林长峰觉得老杜这秘书的确不太开窍,看了几眼都不省事,只有自己把话题拉轻松点:“老杜你在蜀都也做了几年的副职,教育界的汤老知道不?”

     老杜也觉得说说不相干的事情化解一下:“那当然,西部地区教育界的泰斗,年纪大,但一点没学究架子,也是政协委员,经常有在会议上遇见聊几句,我也分管教育嘛。”

     林长峰也有八卦jing神,指指陆文龙:“他老丈人……很看好他,觉得他不光是个运动员,还能有一颗赤子之心做人做事,我也很喜欢。”

     老杜这会儿的表情就略显夸张:“哦?老汤的女婿……他一辈子教书育人,认定的孩子,那肯定还是很有几分内容哦。”

     陆文龙谦虚:“一直在体工队,没读过几年书,就是靠教练跟长辈言传身教。”

     剩下的真是寒暄,可在鞠崇西看来,愈发的狐疑不定,也许在他的认知里面,为人就是应该像他那样两面三刀,只会愈发怀疑陆文龙出现在这里的动机。

     所以到最后,林长峰和陆文龙乘兴而归的上了车,老林终于控制不住的摇摇头:“哈哈……”他当然不会背后说什么,但应该真是对老杜这个身边鞠家的子弟很不看好,都三十出头了,还没体现出能独当一面的能力,顺带可能对鞠家的这些子弟都不太看好了,这是个必然的连带看法。

     陆文龙看着林长峰一路上都靠在后座靠背上静静的思考,自己就不做声,眯着眼睛慢慢的回忆鞠崇西刚才的一举一动,突然听见林长峰开口:“你觉得老杜这个秘书怎么样?”

     几乎是脱口而出:“不怎么样……”然后才听见老林的秘书也在回应:“没接触过,今天才第一次看见,相貌堂堂,好像有点面熟。”

     呀,以为问自己呢,陆文龙一下睁开眼,有点不好意思,老林的确是坐起来稍微前倾,迎着自己秘书在问话啊。

     老林的秘书笑呵呵的就帮陆文龙圆场:“你在闭目养神嘛,做运动员是不是很擅长这门功夫?”

     陆文龙真心有点感谢的点点头笑,林长峰却笑得意味深长的不继续说,直到车停好了下来,陆文龙正要告辞自己开车离开,林长峰却指指楼上:“我那有点好茶叶,你拿去喝,喝不惯带回去给小清。”秘书就知趣的不跟着上楼,笑着指挥司机走了。

     陆文龙在这方面反应还没这么快,走到楼道里面,林长峰才教导:“这是平京,也是政治中心,有些话不能随便乱说,包括我在内,不能随便表态,个人的很多看法立场要懂得包涵起来。”老实说,他也算是喜爱陆文龙了,才会破格的说这番话。

     陆文龙不是说自己就靠长辈言传身教么,真的认真领会了,好像的确是,回想老杜跟老林谈话时候,有笑声有深思,但基本都不明确的表达对某个事件或者人物的喜恶态度,相互都不会说,几乎都成了习惯,点点头,但想一下还是在进门以后坦承:“我之前见过他,在一家夜总会……”

     这也不稀奇,林长峰知道这些功勋子弟出入这些娱乐场所的不少,有些甚至还是暗地里的股东或者靠山:“这不说明什么……”

     陆文龙就站在明亮的进门玄关,关上门以后,撩起自己的运动服以及里面的内衣:“这就是他们一群人亲手把我打成这样的……”

     有些发黄的灯光下,陆文龙健壮的六块腹肌跟光滑的腰肋肌肉皮肤上,横七竖八的还填满各种暗红se淡淡的印迹,和脸上皮肤较薄又护住了脸不同,这些地方的肌肉淤青到现在还没消失。

     等到陆文龙完全撩起后背的衣物,那整个背上乱七八糟的甚至还有清晰的鞋底形成痕迹!

     让刚迎出来的林秉建母亲都惊呼一声捂住了嘴!

     触目惊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