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五十八章 急切
    几天下来,蒋琪自己就觉得考得不错,三个手指抓田螺十拿九稳了,就决定回县城去过个暑假,不为别的,她现在真的好像嫁出去的姑娘,都不怎么落屋,一年到头也就匆匆的回去呆个两三天,也该回去陪陪自己的父母了,最重要的是,看苏文瑾的母亲来过,她就寻思会不会自己爹妈也来,到时候免得麻烦

     当然她在吃饭时候说的更轻松:“要念大学呢,要是我不回去说点好话,估计我爸妈都不给我学费了!”主要是怕自己表现得过于眷恋父母,会让杨淼淼这没爹妈的和汤灿清那只有半个爹妈的多心

     多有心思的小姑娘

     其实人家都不在意,汤灿清还拿腔拿调:“再穷不能穷孩子嘛,你的学费我包了……”好像这么一说,蒋琪就成了小孩子

     蒋小妹敬谢不敏:“那算了,大嫂帮我交学费还差不多!”受陈婆婆的影响,这姑娘格外看重前后关系,还别说,陈婆婆自打给带到十八楼来住,怂恿着蒋琪一起来看了看苏文瑾,就琢磨着说这姑娘面相和善,是个好相处的大妇,干瘪着嘴巴很为蒋琪庆幸!

     陆文龙就没思念过自己的爹妈,在那个年岁习惯了身边没有父母,现在的生活也就更没有那样的劲头,只会闷头吃饭:“早去早回,想你我就回去接你上来”

     蒋琪听了这种当面说的想念话,居然有点害羞,捧了碗吃吃笑吃过饭就让陆文龙把自己送到码头去照例还是找了几个要回家的小崽子陪着一起回县城杨淼淼本来想跟着一起去送的,让苏文瑾拉住去洗碗了

     一路细语,在码头趸船边磨蹭了好久,蒋琪都有点不想上船走了,最后还是咬咬牙:“我就呆一个月,总得陪陪爸妈!”然后头也不回的就跳上船,后面几个提着各种土特产回家的弟兄乐呵呵的跟陆文龙挥手才跟着去了

     无端端的有点惆怅的情绪,看着客轮尾部泛着白沫调头驶去逐渐从一座水上的灯火楼变成一个小星火点,直到消失,陆文龙才使劲的给自己扩几下胸,转身走下趸船回家,张扬和徐劲松开面包车装的小崽子跟买的土特产,现在靠在台阶上等着他,只是陆文龙刚爬上这最后几十级的台阶,移动电话就响了,干脆就坐在有江风的堤岸边接通了:“喂,是我陆文龙!”仅仅就是一个我是跟是我的前后差别,听起来就有个断句的语气不同气势也不同

     武刚的声音充满戏谑:“咦?有点六哥的架子了!”

     陆文龙还是沉稳,没马上变成点头哈腰的口吻,依旧那个腔调:“武叔好,您别笑话我!”

     武刚开门见山:“不笑话!说说吧,张庆楠是怎么回事!”

     陆文龙不合作:“不关我的事儿,也不关您的事儿,就是狗咬狗”

     警察局长可能还有点没料到这种反应:“你!”陆文龙没吭声,等着对面的反应

     武刚明显是吸了一口气才继续说话:“你别跟我拿乔!你手上又有了人命!”

     陆文龙不抵抗:“你说有,就算没有那都是有的”

     武刚嘿嘿两声:“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又搀和到张庆楠的事情里面去了!”

     陆文龙自己这边使劲张开手掌捏了捏额头两边的太阳穴才回答:“我去蜀都参加全运会,他知道我在蜀都,让我帮他联络那边的人讲数,结果话不投机打起来了,就这么回事,我也是在社会上求碗饭吃,各方各面总得打交道吧,我已经尽量不跟张庆楠搅合,也不做那些偷鸡摸狗的勾当!”这话听起来是有点无奈,可没见这家伙遇见打斗时候那股子兴奋劲!

     武刚要详情:“死了多少人,伤了几个?讲什么数?”

     陆文龙艰难:“我真不知道,我只是旁观,看张庆楠要被杀了,迫于无奈才去抢人,场面上多少死伤我真不清楚,只知道张庆楠丢了五个人,还有几个受伤的,他自己都挨了枪!”

     武刚出奇的不询问蜀都那方面:“你呢?你究竟在干什么,你带了多少人去?”

     陆文龙更无奈:“我就一个司机还有两个跑腿的,张庆楠带了十多二十号人,我就是个牵线让他们认识的,真的很无辜,我也不知道会闹成这种模样!”

     武刚沉默了一小会儿,才开口:“你不要跟张庆楠混!”

     陆文龙终于说了实话:“我就是给张庆楠展示一下我的手脚,让他忌惮我,不然他要来打我的秋风(占便宜),我烦都烦死了”

     武刚嘿嘿嘿的又笑几声,哪里有一个警察局长的味道:“你倒是的确胆子不小,手脚也狠……”有点意味深长的味道,搞得陆文龙很是忐忑,毕竟这可是警察局长,再怎么也是兵贼不一家的关系,说拿人就拿人,说你犯罪就犯罪

     武刚自己琢磨了一阵又说话:“林书记要调走了?”

     陆文龙在官场方面就嫩得不是一般般了,下意识的回应:“啊!要调回平京部里面”

     武刚能得到消息和陆文龙能得到消息就是两码事,前者说明他除了在这个计划单列市之外,省里乃至部里都有关系人,能打听到这个不可能公开提前对下面宣布的消息

     而陆文龙,就只能说明他跟林书记一家有非比寻常的关系,甚至会提前告诉他,却殊不知这个消息根本不是林长峰透露出来的

     武刚的声音就好像是从嗓子眼里面憋出来的:“你……知道新来的书记是谁?”

     陆文龙不谙政道,但是不笨,武刚前前后后的语调变化,总是能听出点端倪,作为这座城市警察口的头头,怎么会不关心市里面一把手是谁,而对于这个总是喜欢揣摩上意的政治结构来说,如果能提前知道自己的领导是谁,比其他人就领先很多步了,单单是了解一下领导的喜恶就能带来很多不一样的结果,犹豫了一下:“大概知道……”

     武刚绝不扭扭捏捏:“是谁!知道名字,刚才问你的事情就从没发生过!”

     其实陆文龙愿意跟武刚打交道,还真不是为了对方是警察局长,自己从来没求过他什么,就因为这个人身上还有点袍哥的味道,干净利落得也算是讲江湖义气,所以对他这句话也信得过:“姓汪,国家计委外资局的副局长”

     武刚对这些事情就是门清儿:“国家计委外资局的局长?那是司级啊……直接提到副部级来做市委书记?”

     陆文龙完全不懂:“他之前是国务院的一位搞统战的领导”

     武刚多敏锐个人:“你认识?!”

     陆文龙是真没反应过来:“嗯,接触过几次”

     武刚简直有点倒吸凉气了,在那边给自己点了一支烟酝酿了一下,再开口的时候,似乎说话的口吻都有点变化:“能给我说说是怎么接触的么?”再没有前面命令的居高临下,商量的语气增加不少

     陆文龙这次听出来了,他也不是个不识抬举胡乱拿架子的个性,反而是比不要问他袍哥之间事情更坦承:“首先是我拿了冠军,去香港……”接着再是这一次在香港又遇见,只是都只介绍自己跟汪领导的关系,最多这次也就是一起喝喝酒吃了顿饭,绝口不提徐少康或者别的那个什么陈姓官员之类,做混混的似乎都有这个见人说话留三分的习惯,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多一个字都不说

     武刚多半是在做笔录,因为其间反复询问最近那次坐在一张餐桌上的有哪些人,详细到谁的旁边坐着谁,陆文龙终于不得已才把市委宣传部部长和经贸委的主任也在一张桌子上供了出来

     武刚简直是有点压着嗓门低吼:“陆文龙!你太不讲义气了!这种事情你还跟我遮遮掩掩!”这说明什么,宣传部的老刘在新书记来的时候就是已经提前见过面,能说上话了,而且市里面已经有两位领导班子的干部跟陆文龙一起见过这位新书记,也知道陆文龙和这位书记的关系貌似比林书记还来得亲热一点!

     要是自己一个判断失误,急功近利的想拿下张庆楠的这件事,没准儿在新书记还没上任的时候,就给了人家一个难看!

     再想远一点,如果没人知道陆文龙跟汪领导认识也就罢了,偏偏还有两位知道的,要是自己拿下陆文龙,这两位无论是想害自己还是随便找个话题跟新书记唠唠,都能把这件事捅过去,就算陆文龙有千般不是,新书记总会对自己有点不同看法,乃至会影响到自己的仕途!

     嗯,华国的政坛总是先讲究这些事情,最后才考虑自己的职责和对市民应该做什么的

     陆文龙无辜极了,自己一个混道上的袍哥,跟你个警察局长讲什么义气?简直匪夷所思:“您又没问过我这档子事!”

     武刚挂电话:“你在哪里!我过来找你!”

     急切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