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四十六章 惊动
    为什么有些人能够成为人生赢家,老是站在别人的肩头?

     就好像老李能够成为香港几乎所有市民仰望的对象,就是他在无数个关键时刻做出了正确的抉择。

     而这种抉择其实不完全是碰运气,听天由命。

     成功的人其实是掌握到了事情发展规律的特性。

     这几乎是一种本能的东西,后天培养肯定很重要,但是先天没有这种本能的基因,怎么培养都是白搭。

     这种所谓掌握规律的说法,通常都会用诸葛亮等历史上著名的人物来作为论证,他们正是掌握了普遍事物发展的规律,从中敏锐的判断出关键点以及事件走向,自己加以轻轻的拨动,造就了一个个神话。

     而且这个成就神话的过程,最重要的就是反复一次次验证他们的正确性,无数次的给他们和他们的跟随者刷自信心,一直刷到爆棚!

     所以到了老年诸葛亮有些过于自信,不太遵循规律,过于听信自己的直觉,也犯了不少错误,这样的例子也很多。

     但陆文龙显然就还处在生机蓬勃的巩固自信阶段!

     他从来都不是无脑的莽撞者!

     正是因为阿林把车倒退着离开那片草场,才让他也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个地块的特点。

     所有的车辆都是从山上的省道边山路辗转进来的,中路上山下坡,但是到最终这个地方是从一个山顶翻过机耕道,然后下到谷底又上升一段才到达草场,于是在阿林现在的位置能俯瞰草场,而在钉子的mx5滑进低谷爬升起来这一段,草场上是看不见这低洼处的。

     对面枪手所处的位置都应该看不见!

     这才是他觉得有机可乘的关键所在。

     听上去很吓人。在枪林弹雨中赤手空拳返回去救人,但是只要寻找正确的方式方法,陆文龙不是一样赤手空拳干掉持枪劫机犯,再赤手空拳到最后夺走二十多条歹徒性命?!

     他有这个自信!

     所以钉子刚把车侧面斜停在草场边,陆文龙再叮嘱几句。就低身稿出了没有车门的一侧,连滚带爬的顺着草场边缘,飞快的朝着张庆楠他们这边的一排车背后摸过去!

     局势已经大变了,张庆楠的人马不再是耀武扬威的掌控局面,几乎都有些瑟瑟发抖的躲在车厢背后,他们不知道对方的枪手在什么地方。不知道草场并不是看上去周围都是山坡,其实还有一面低洼,他们只知道吓得尽量埋着头,期望自己的老大能够大发神威改变目前的状况!

     这就是为什么绝大多数人永远都只能是绝大多数人的原因!

     张庆楠在怒吼,他肯定是被重点关注的对象,一粒子弹打中了他的大腿。鲜血已经涌出来让整条牛仔裤腿变成暗红色,他比较勇猛的几个弟兄都在空地上翻滚嚎叫,剩下的的确是平时的酒肉兄弟居多,他这个时候是真有点后悔,明明就知道有些人只知道拍马奉承狐假虎威狗仗人势,但自己还是以为他们是弟兄,在关键的时刻会站出来。可现在他真的失望了!不停的叫喊那几个翻滚弟兄的名字,得到的都是:“你先走……”他们几个实在是站不起来了。

     略通枪械的他明白,这几个被击中的家伙是被步枪射中了,那种铛铛的单发声音,和百米外的精准射击,肯定就是步枪才能做到,而步枪命中以后的杀伤力根本就不是巴掌大的手枪能比拟的,子弹通常都是撕裂一边从另一头翻滚着冲出去,就好像自己现在这样,仅仅一枪就让自己一条腿几乎不能用劲站起来了!

     手中的五连发还不敢随便乱打。张庆楠知道这些霰弹的射程远远的无法对那些步枪手造成任何伤害,还不如留着等对方靠近了再搏一把,只是!

     只是那些特么的猪狗不如的同伙!刚才还趾高气扬的端着枪,现在就躲得噤若寒蝉了?!

     愤怒啊!

     眼光只能在背靠着的这辆黑色皇冠和旁边的白色蓝鸟身上胡乱巡视,期望能找到点什么可以解决危险的办法!

     但耳朵里能听见那砰砰的枪声是不见了。但是耀武扬威的笑闹声变成了从对方传过来!

     是的,常三一伙人从自己的面包车后厢里面拉出了几支枪,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他们得意洋洋的来收获果实了!

     在绝大多数黑道混混的眼里,还有规矩么?要是守规矩还来混黑道干什么?当个良民遵守法律好了,要的就是这种无拘无束的生活!这才是混,这才是混混的生活!

     所以散乱的站开,拿手枪朝周围随便射击几枪,算是给自己提劲,其实也没残暴到还要把地面翻滚的伤员再补射的地步,那就是杀人了,一般人没有这个凶悍的心态!

     所以伸脚踢开伤员手边的枪支拿起来变成自己的,大不了上去帅气的飞腿在腰上踢一脚,骂骂咧咧:“老子上次在渝庆,还不是被你们这样压得头都抬不起来!这次终于轮到你们背时了!”

     真爽啊!

     而且这样山荒野地的地方,连枪声都不怕被外面听见,哪里有半分畏惧心,学着电影里面嚣张的模样过来彰显胜利!

     以此同时,mx5慢慢吞吞的倒退回去在土路上,杨森已经把车门扔到副驾驶上,自己双手一撑从天窗出来,趴在地面匍匐着爬到草场边缘,偷偷的探头观察上面的局势,红色跑车开始在他身后试着轻轻轰油调整角度,寻找最快捷冲出去的形式。

     陆文龙却手脚并用的弓着腰快速移动,已经靠近了几辆轿车的附近,偶尔伸头观察自己对着刚才注意到的枪手射击角度,他从没奢望能去搞掉一个带有明显作战能力的枪手,只要能把张庆楠拖走,自己就算是万事大吉,能交差了,起码张庆楠也不会太过怪罪他。

     这个过程非常安静,起码在他周围几个平方米之内,就只有他静悄悄的小动作,能听见那边乱糟糟的枪声和笑骂声,怒喝声,但就好像杨淼淼在比赛中能充耳不闻一样,陆文龙才真的是收敛心神,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到自己的移动上面来。

     因为那校三的弟兄,在他眼里不过都是跟张平的同伙划等号的人渣,其中那些轻飘飘的粉哥完全就没有战斗力,他忌惮的还是那个远程射击者,而且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

     所以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是对着那边的……

     唐三爷坐在副驾驶的后面,从车窗是能勉强看见山坡下那个穿着灰蓝色t恤的年轻在泥土跟草坪之间灵巧而坚定移动的步伐,阿林把车故意拐在这样一个土坎边,下面不注意是看不见这里的,茂密的灌木和树枝挡住了车身,看那个虎头虎脑的驾驶者还在几个挡把之间调整感受车辆的攀爬能力,唐三爷终于开口:“你……大哥杀过人没?”

     阿林嘿嘿一声闷笑,不回答!却好像又是个肯定的答案!

     这会儿他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阿龙跟阿森的身上了,哪里还管身后的什么三爷,伸手摸了摸左边座位下的棒球棍,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在逐渐升温,根本就没有想过今年自己的摩配零件能卖二十多万,修车铺也有几万块的效益,自己已经俨然是个小老板了,却还是只有这样跟在那个弟兄的身后冲杀才是自己最渴望的事情!

     车,就是他现在的工具了!

     没有让他失望,陆文龙已经鬼鬼祟祟的爬上了草坪,借着轮胎的遮掩,敏捷的闪身躲在一辆奥迪100的后轮处,背靠着轮毂,跟远处同样鬼鬼祟祟的杨森点了点头,表明相互都在关注着方位,才慢慢的翻身先拨开后备箱,看看里面还有武器没,因为刚才从这里跳了人出来,所以一直都是高高翘起……

     很失望,里面除了几颗弹药,和一床也许是用来避震的被子,什么都没有。

     陆文龙肯定不可能起身去翻找,只能撇撇嘴转身,偷偷打开驾驶座后面的后门,拉开一条缝,把自己塞进车厢里,翻腾一下,除了找到一把砍刀,还是没有枪!

     想想对方的射击术,陆文龙有些好笑的拿明晃晃的刀具在自己脸前面比划一下,似乎在看能不能挡住自己的脸,显然是不行的,就准备放下,突然心中一动,还是拿在了手里。

     伸头看看驾驶座上的钥匙还插着,陆文龙尽量伸脖子从副驾驶的车窗看看张庆楠仿佛躲藏的角度,就从后面伸手把副驾驶的座位打开,自己还是从后排右侧门跟条蛇一样爬下去,结果这边立刻就看见躲了两个人!

     陆文龙简直觉得匪夷所思!

     对方更是吓得跳起来!

     枪声响了!

     不是陆文龙惊动了枪声,而是张庆楠用自己手中的五连发对着靠近的高利贷们突然扣动了扳机!

     他是躲在车底看见了对方躲躲闪闪靠近这边才开枪的,虽然没有太大杀伤力,但是却突然一下就把刚刚沉静一点的山谷里重新撩起枪声来!

     所有周围的枪声都是对着张庆楠那里发射的,以至于被陆文龙吓得跳起来的两个家伙都没有被射击!

     陆文龙借着这一乱,又拉开旁边两三步外的公爵王后座,提着砍刀扑进去!(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