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三十章 不敢相信
    陆文龙不在,苏文瑾就自己扶着栏杆走楼梯。

     五个月左右的身孕了,自己都还是娃娃脸的苏小妹已经颇为看得出滚圆的腰身,扶着栏杆走得不算艰难,但还是有点累。

     另一边居然就跟了四五个人,有楼里的年轻姑娘,还有老大妈,笑眯眯的磕着瓜子跟在旁边,有人还伸手扶着她,怕她万一有个站不稳摔着了。

     老年人们一点都不觉得十八岁的姑娘未婚先孕有什么不妥,以她们这些老辈子的概念,十五六岁嫁人生子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而经历过那些戡乱的年代,对于国家认可的婚姻形式更加不在乎,荀老头就经常乐淘淘的蹲在楼底门口看徒弟媳妇散步,满足得很。

     不过苏文瑾在一众陪伴之下,走到的楼下,准备再转几圈试着爬上楼,就看见张雅伦被修车铺的小崽子带着从一辆面包车上下来,目瞪口呆的看着大肚子的女儿!

     本来就是苏文瑾告诉那边的弟兄,万一自己的父母找过来,就带这边来,她现在没那么多悲愤激昂的斗争心情,对自己的父母也没了那么多的敬畏心,她有把握决定自己的生命了,所以也不惊慌,挥挥手:“妈……”还低头给大肚皮说:“你外婆来看你了哦。”

     张雅伦觉得自己每次来渝庆都是惊诧莫名!

     汤培元同样也是惊诧莫名。

     陆文龙坐在老丈人面前把自己现在的事情,同样是原原本本的讲述了一遍,以前他就毫不讳言的把自己有袍哥背景。在飞机上格杀劫机者。打斗中伤人断腿之类的行为对汤培元讲过。这一次,更是把自己在短命鬼的国立大厦事件中的真实做法,如何巧取豪夺的拿下数千万资金,又如何跟毒贩周旋杀掉二十余人,再到在香港怎么算是有意无意的干掉徐少康,只是中间都略去了姑娘们的身影。

     这对于一个一辈子都在教育战线工作,思考的都是教书育人的学问人来说,不啻于传奇!

     汤培元手里挟了一支烟。都呆呆的大半支没有动,烧到了头,手指感到灼热才赶紧扔到烟灰缸里,陆文龙还有闲心用自己的茶杯倒点水熄了烟火:“动手杀人现在似乎对我来说,都不是个很困难的事情,以前我跟您说过,第一次杀人的时候,手还会抖,完了以后浑身都在抖,坐在机舱角上还会后怕!但是这次春节一口气杀了那么多毒贩。我就完全没了害怕的感觉,就跟杀猪匠杀猪一般。所以到了最后这个**,我完全都没感觉,最后甚至连尸体都懒得去看,也不做恶梦什么。”

     汤培元神情严肃的看着自己的女婿,重新又摸出一支烟,点燃,却不抽,依旧是挟在手指间,看陆文龙继续叙述:“可是最近我所有的重心都在商业上,都在那些盖房子的项目上面,袁教授再三提醒过我,不要沉迷于用那些道上的手段来解决这些商业问题,我就试着专注一点,老老实实的用生意人的方式来解决,但诱惑太大了,如果用那些见不得光的方法,无论是利润还是效率都很高!但是我却觉得我的良心过不了那一关,那不是我希望的样子,也就是您告诉我的,那不是我理想的样子!”

     汤培元声音有些迟缓:“你……理想的样子是什么?”

     陆文龙回答得简单干净:“大家有饭吃,过得快乐!”

     汤培元追问:“这个大家指谁!”

     陆文龙不迟疑:“以前可能只是我和我的家人,还有朋友弟兄,接着扩展到我的老乡,我带出来的人现在我都不能一一叫出他们的名字了,人越来越多,而到了最近,我觉得这个大家应该是我所能接触到的所有人,我看见那些房子被烧的居民,那些六七十岁了还拉着横幅抵抗我拆房子的老头老太婆,就觉得我不应该把人逼到那个地步,我赚钱是为了什么,修更多更好的房子?房子是拿来做什么的?给人住还是空在那里只是个房子?”

     又一支烟烧完了,不是抽完的,汤培元自己动手摁熄在烟灰缸里,想想才开口,可刚要说什么,摇头笑了,还是他一贯那种有点慈祥的笑容,摘下眼镜才重新开口:“我是搞教育研究的,不是研究社会意识形态,但教育学总归也是社会科学,所以……”思考一下:“在国外,有向神父忏悔的宗教活动,其实就是一个用信仰洗涤心灵的方式,也就是我跟你说的三省吾身,你对我陈述你做过的事情,希望能够有一个第三者的眼光来看待你做的这些事……我给你的答案就是,你在这么做,但是你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和能力,你无论年纪的确还是太小,颇有些愣头青的架势,又藐视政府法律,你是发自内心的不相信政府法律,这非常危险!”

     陆文龙不争辩,坐在藤椅上,双膝放在膝盖上,很自然的就上身前倾,专注的听着老丈人说话,双手十指岔开顶在一起。

     汤培元又笑了一下:“就好像以前我跟你说的一样,我是个文人,从来没有接触过你这样的武人,所以我也颇为好奇你的世界,现在也很欣慰,你起码一直在心中都存有善念,能够警惕自己有没有逾越自己的底线,虽然已经做下一桩桩法律不能容忍的事情,但起码还对得起自己的良心,那么接下来,我认为你就是要学会收敛,以前的你是放!现在就要学会收,收放自如永远才是最好的境界,我不否认,现在的社会是不完美的社会,有诸多不如意和不公平的地方,但是相比以前,这已经是一个尽可能的结果,你既然在这个社会,就应该尽可能遵守社会的法律法规,就好像袁教授说的那样,你尽可能的收起你那些做派,按照一个商人应该有的态度,去顺应这个社会,去学会适应这个社会,并且更多的反省自己,清晰明了自己的道德底线在哪里,应该保持什么样的良心,这才是你以后的坐标!”

     这一番话就谈得比较久了,毕竟陆文龙这些做法也太超乎汤培元的认知,如果换个老丈人,估计都要觉得是不是还应该把女儿嫁给他,但汤培元显然也不是一般人,更觉得有必要关注女婿的一切,保证这个孩子能在应该走的道路上别走偏。

     收拾好东西的杨淼淼跟汤灿清楼上楼下参观了一番,坐在一楼电视机前,靠汤灿清耳边小声:“你怎么这样,明明是我跟他出来比赛几天,你也非要一起!”

     汤灿清对她没丝毫心理压力,大言不惭:“受孕时间刚刚好,我要抓紧时间,你别打岔!”

     没接受过完整生理卫生教育的小虎牙怀疑:“什么时候怀孕还能算?大嫂算过的?”

     汤灿清小沮丧:“运气!她那个是运气!别管了,反正这几天我要跟他一起办事!你别打搅!”其实平时在家里,有点小默契就是别太频繁,用苏文瑾的话来说就是这时候用太狠,小心老了没得用!

     杨淼淼心底却有个小恶魔:“我听说女运动员比赛前那么做一做,效果是很好的,我想试试!”

     最近一直钻研这方面知识的汤灿清居然知道点原理:“对的,因为雌性激素分泌和睾酮刺激的原因,近似于服用兴奋剂,的确是能有提升体能的作用!”

     小虎牙就一个劲鼓掌:“那就是了!今天不用,明天预赛,我还得打埋伏呢,后天上午半决赛,之前我用用总该可以吧?也算是有个比较。”多有科研精神的一个小姑娘啊。

     汤灿清这几天是打算频繁上马呢,轻轻挠下巴怀疑:“就一次?”

     杨淼淼实诚:“如果有效,肯定决赛也要试试的!”

     汤灿清替自己男人着想:“是不是太频繁了点?”看杨淼淼的表情就赶紧改口:“好好好,说定了,反正回家别说这档子事,免得小苏跟琪琪啰嗦!”

     小虎牙自然是点头同意,苏文瑾现在怀孕以后,似乎真有点喜欢教训人,谁都敢说!

     现在张雅伦刚刚开口要说点什么,苏小妹就摆摆手:“走吧,上楼去说!”自顾自的就转身去上电梯,几个老娘们还过来给张雅伦打招呼:“阿瑾的妈妈?恭喜了恭喜了……”

     真是哪里来的恭喜感觉哦,张雅伦简直脑子混乱一片的随口回应着,连笑容都不容易翻出来,快步跟上女儿走进电梯,苏文瑾站在电梯门口按住门,给外面打算一拥而进跟上的姑娘老大娘说:“我陪我妈说说话,有事再叫我们?”

     一干人等都不进来了,铮亮的金属电梯门徐徐关上,就母女俩慢慢的感受电梯上升……

     张雅伦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女儿身上,穿着青麻的宽松裙子,脚上一双软底鞋,有点白白嫩嫩的感觉,肯定没有受苦受难,右手腕上一串看起来就格外不一样的珠子,依旧的妹妹头上用一枚小发卡把刘海给别起来。

     感觉几天前还在自己面前撒娇的女儿,居然马上也要做母亲了!

     当妈的实在是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