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五十章 笑眯眯
    都上路了,自然也帮不上什么忙,陆文龙还得安慰几下颇为自责的弟兄,让他好好在家陪陪一年多没见的父母,才挂了电话,随口跟余竹他们说了几句,免得担心,也都没什么主意。

     这一晚自然是玩得尽兴而归,有点郁闷的陆文龙喝得不少,最后根本没法骑摩托车,是弟兄们送回宾馆的。

     可是刚刚走到宾馆大堂就看见,陆成凡跟自己那个澳大利亚的大堂哥阿灿坐在沙发里面,一边聊天,一边等着他!

     陆成凡看见他,开始还有点皱眉:“给你打传呼怎么都不回应?!”

     陆文龙才想起自己开始接到那几个传呼估计就是父亲打来的,有点醉意的摇摇头:“过年了,在给师父拜年……”说着对阿灿拱拱手:“灿哥好……楼上坐……”

     吃洋面包长大的阿灿身材高大,但却明显是文质彬彬的儒雅风格,笑着看看挂在明星堂弟胳膊上的墨镜女孩儿,只觉得有点叹气,色是刮骨刀,美国体育明星当中多少才华横溢的新人,都是沉迷在了酒色之中,导致庸庸碌碌一事无成?

     可是等到了房间,女孩儿若无其事的摘了墨镜,最近一直在研究华国体育产业的阿灿才惊讶万分的指着杨淼淼结巴,陆成凡一直没有点醒这个事情也就是想卖这个关子,乐呵呵的笑着:“淼淼的事情你们也一并处理了?”

     阿灿有点结巴了,杨淼淼的商业价值可比陆文龙还要大。毕竟陆文龙现在只能趁着奥运会以后的热潮赶紧推出产品到国内市场,他们就是做好了周围的准备,才赶紧过来准备实施的,说实话,三两个月从产品设计到生产,再到品牌推广策划,已经是很神速了。毕竟无论斯考特还是乔丹,都不愿意把陆文龙这个商业品牌直接打包卖给别人,依附在某个大品牌下面做自己的子品牌才是现阶段最有利的。

     而杨淼淼呢。这位短发少女,早就拥有世界级的名声了,和陆文龙的产品在国外根本没法销售相比。这位姑娘的东西完全有资格摆上美国乃至全世界的柜台,那行销策略就完全不同!

     所以阿灿的激动情绪可想而知,他有那么一刹那是想自己独占这个资源的,电光火石之间也明白支持扛不下来,自己操作跟乔丹这样档次财力人脉的操作完全差好多个档次,所以着紧的询问:“真……真的可以么?”

     杨淼淼漫不经心的找自己衣服:“阿龙说可以就可以……我去洗澡了。”

     陆文龙也有点上头:“也不急这一晚,要不灿哥把这件事跟斯考特他们说一声,明天我们再讨论,明天大年三十,估计我们不会去哪里了。”

     阿灿一个劲点头:“好的好的。这件事现在状况完全不同了,我要跟那边联系一下,七叔,您看呢?”

     陆成凡点点头就起身:“明天中午一起吃饭,晚上再一起过除夕。你们也早点休息了。”忍不住环顾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条件真好,自己这个儿子可是比自己还要会享受了,父亲没什么可嫉妒的,却看看陆文龙的穿着,决定明天要好好帮儿子调整一下。这是个短板。

     毕竟无论家里哪位姑娘,对于男性服装都不怎么擅长,都还勉强停留在帅气的档次,也就陆成凡这种老油子才明白人要衣装,佛要金装的道理。

     关上房门酒醉心明白的陆文龙跳进浴缸跟姑娘一起洗完澡,倒是一定要求杨淼淼练一套功才能睡觉,自己也连带耍一套醒酒,谁知道这锻炼一趟下来,不但酒醒了不少,两人身体也活动开了,杨淼淼更是从精神状态到身体状态都充满电一般,笑眯眯的解了浴巾:“还不想睡……”声音呢喃得很。

     陆文龙也有兴趣,抱了女朋友就上床,如果说昨天还只是罗衫轻解,初尝滋味,今天对淼淼来说就有点驾轻就熟了,而且她的身体条件多好,钻研精神又强,各种稀奇古怪的花式估计人家都不容易想到,她做起来轻轻松松……

     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啊……

     所以第二天一早,陆文龙又是被铃声闹醒的,阿灿也就住在这家酒店,但却不是他用酒店内的电话打过来的,是弟兄们的传呼:“船要到了哦!”

     陆文龙一激灵,翻身就起床,原本懒洋洋挂在他身上的小虎牙也翻身,略微被长年水中训练晒得有点小麦色的皮肤在身体上有个清晰的泳衣痕迹,黑白分明,现在毫无遮拦的跪坐在松软的床褥上:“有事情?”自己也伏着身子到处找衣服,虽然不丰满,但却有一股特别的稚嫩风情,她可不知道这样春光大泄的场面对陆文龙这样血气方刚的青年有多刺激,少年郎忍不住就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还傻呵呵的看自己的手:“阿瑾回来了,我去接她,你要不再睡一会儿?昨晚你也累着了。”一边说就一边随意的把衣物往身上穿,迅速的很。

     小虎牙的动作可不比他慢,两人跟行军打仗似的,风风火火抢速度,还有意无意的比赛,这姑娘真是有一颗随时都好强的心,但直到陆文龙从身后抱着姑娘,亲昵的两人站在卫生间大镜子前一起刷牙,他才发现镜子里面的少女有种脱胎换骨的轻松感,好像之前的那些阴霾都远去了,难道是因为两个人做了那种事情,真的就好像姑娘说的能让运动员的身体获得比较好的状态,还是因为练了功?

     不管怎么样,总归是坚持下去的,陆文龙乐淘淘的下定决心,还别说,这个决心还真不难下。

     这个时候的女孩儿心情也真是敏感的,没有在记挂在那些悲惨的事情上面,满眼里面都只有镜子里面那个他,感受一下环在自己腰间的温暖手臂,把自己的后脑勺在他的胸前蹭一蹭,带着满嘴牙膏沫子,是真快乐啊。

     当然,以她的心思现在是不会去想待会儿要见的姑娘是谁……

     昨天就是被送回来的,两人下了楼,张扬跟徐劲松就呵欠连天的开着破吉普车跟面包车在楼下,陆文龙在看看面包车上横七竖八随着的小白阿光,笑着撵人:“过年了,还有什么事情,都回去睡觉,昨晚折腾到多久?有事打call机!”这是时下年轻人有了传呼机,最时髦的话语了。

     张扬徐劲松还是听话,笑嘻嘻的喊过四嫂春节快乐,就把一帮继续在车后酣睡,却说要跟陆文龙一起去码头的弟兄们拖走了。

     小两口才自己开车到码头,陆文龙却忘了还有四个小崽子陪着苏文瑾呢……

     那可不是?苏文瑾这一路简直是被照顾得怪怪的,江大船的人买船票也是买一般的舱室,二三十个人一舱,苏文瑾跟蒋琪还有蒋天放往来也是坐这种,没什么奇怪的,只是不知不觉俩姑娘来去都是跟大帮的弟兄小崽子在一起,余竹说是放假回老家休息,所以经常一个舱室全都是自己人,这次四个小崽子得了声名远扬的麻子哥教诲,那可真是恭恭敬敬到极点,搞得小姑娘很不习惯旁边人奇怪的眼光,倒也冲淡了几分愁思。

     也没什么行李,一晚无话,早上就站在了船头,任凭带着潮湿气味的江风扑面,心绪就完全飘到了前方,他在等自己么,在想念自己么?长这么大第一次做出断然决然举动的少女,总还是有点患得患失的。

     所以当看见趸船上那个伸着脖子东张西望的身影,虽然戴着墨镜,却被她一眼就看出来,所有的不快乐都抛得无影无踪,不管不顾的就想跳下去,可是下船的人那么多,挤挤攘攘的,小苏也算是经常乘船了,跳板都是搭在二楼的,眼珠子一转,跑到一楼,这边通常是货运舱,比趸船平台略矮一点,挥动手臂:“阿龙!阿龙,我在这里!”

     那一刻姑娘脸上的笑语如花,真是让陆文龙终身难忘!

     弯下腰伸手一把抓住姑娘,用力跟拔萝卜似的,姑娘就腾身而起,重重的扎进他的怀里,浑不觉得旁边还有一双骨碌碌的眼睛睁大了也在看着她的行为,那就更别提后面那四个慌慌张张翻过船舷的小崽子了,他们没见过陆文龙,但能知道这是大哥,就算是弟兄们的心腹了,有点紧张,来来去去,从县城都已经带走一两百少年郎了,只有这些心腹才知道,这个大哥真的很了不起!

     陆文龙确实有大哥样,单手抱着趴在自己肩头抱住他脖子就不愿意放开的苏小妹,右手伸出去拍肩膀:“谢谢四位小兄弟了,走吧,渝庆还有很多生意要去做,就看你们以后还能不能这样尽心尽力了!”

     真的是寥寥数语,就把这四个刚从小县城出来,充满好奇看着这人来人往的大都市繁华景象的乡巴佬一腔热血撩拨得沸腾起来:“一定跟着大哥两肋插刀!”

     乐滋滋的苏文瑾一直闭着眼睛深呼吸,感受男朋友身上那种让自己安心的气息,听见这土包子话,终于笑着睁开点眼睛,她的头是搁在陆文龙肩膀上,就看见陆文龙身后,一只小手抓着他的衣襟,顺着手看上去,一双笑眯眯的眼睛被墨镜上方露出来,伴随一对儿小虎牙,正对她笑呢。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