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零三章 行业
    斯考特也是个明白人,陆文龙回了学校大约半个月时间,他的第一个邮包就寄到了,整整齐齐的一包录像带跟书籍,分门别类,从技战术到对应的选手特征特点,足足有十多公斤重,全都是英文的,看来汤灿清当时的英语会话还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也就罢了。

     当时陆文龙是有留下豆花铺子的电话号码的,斯考特也按照这个打了电话过来,详细的在电话里面跟汤灿清谈论了很久,因为他回国以后,就把齐天林的录像带请一些专业人士分析和诊断了一下,针对性的提出很多细节需要调整的地方,就这么一字一句的转述给汤灿清,这边回头还得翻成华文,真麻烦……

     所以完事儿以后的汤灿清接受斯考特的建议,要求去买台传真机,陆文龙就坐在旁边,跟一大票豆花铺子的弟兄们仰慕的看她用外语打电话,一个个傻得跟呆头鹅似的,吞了一口口水才回应:“买……下午就去买……”因为时差的问题,斯考特是傍晚打电话过来的,这边正是中午时间,刚吃过午饭呢,还好没什么食客,不然都能欣赏这比较少见的现场英语表演了。

     汤灿清有点得意:“好好学知识文化啊,你们这帮家伙都是不学无术的……有没有谁打算跟着我学?每天开始背单词……”哗啦啦的就散了没个踪影,都是初中时候就不爱学习的小混混,谁有那个学习的劲头了,连陆文龙都想跑,被三嫂揪住了耳朵,其他人就嘿嘿嘿的笑……

     蒋琪见不得汤灿清卖弄英文,去厨房帮忙。擦着手进来,很不满:“耳朵是拿来你没事儿就拉的么?放了嘿!”还真敢伸手去拍汤灿清的手。

     汤灿清理直气壮:“他不爱学习!你不是说要给他补课么?”但还是松了手。本来也是玩闹。给弟兄们看了笑话就丢陆文龙的脸了。

     蒋琪溺爱:“不爱就不爱……他不喜欢就不做嘛……数理化我会就行了,你会英语,我会俄语嘛……”认真观察耳朵揪红了没。

     汤灿清倒吸一口气:“你……”

     陆文龙大包大揽:“走了走了……”到了院子才小声问蒋琪:“下午我们进城去买东西,你一块不?”一般都是相互不同行的。但是得问问,复杂环境让陆文龙这小子成长得快。

     谁知道蒋琪想想:“好!今天下午没课……”

     汤灿清跟陆文龙都有点一惊……

     蒋琪这小姑娘最近是有点变化。陆文龙打比赛的日子里,她居然自己坐公交车到幼师去看了苏文瑾,还居然在那里吃了个饭才回来的。

     然后等汤灿清回来以后。越来越不避讳大姑娘了。以前尽量相互不照面,现在是挑着机会就说话,越发的没个禁忌,陆文龙好奇的询问她,这姑娘就神秘兮兮的笑:“你别管,反正又不害你什么事儿。”

     当然陆文龙也问过小苏。那姑娘的腔调更有点调侃的味道:“你这个小蒋啊……不简单哦!”怎么个不简单法,又不说。但总而言之还是不爱提这边的俩姑娘。

     好吧,陆文龙就什么都不问。

     他自己这次回来学校,好好的轰动了一把,在陆文龙还没有返校以前,一纸大红喜报就从体委和教委发到了学校,感谢学校培养了这么优秀的运动员,只是给陆文龙提供了一张课桌椅的附中当然得大张旗鼓的表现他们为陆文龙做了很多。

     于是从陆文龙回来,就先让他在学校做了一场先进事迹报告会,稿子都是学校那些笔杆子写的,接着到市里也去做了几场,还专门有人帮他培训演讲技巧,要求声情并茂,陆文龙对稿子上的空话套话没兴趣,对这些小技巧倒是挺喜欢。

     同班同学们自然仰慕得不行,同寝室的少年们更是引以为傲,特别是那几个体育特长生,都是搞体育的,自然明白踏进奥运会,就是一个运动员的终极目标,就连那个开学时候特别桀骜的的数学天才都经常跟大家伙儿一块活动了。

     所以现在陆文龙在学校真是越发没人限制,何况这个少年在学校也从来不生事,除了上课时间,几乎不出现,这样的学生,谁会去没事儿找事?

     真说得上是来去自由。

     不过陆文龙开着车进了城,在汤灿清的指引下去买传真机,一看要两千多,这小土财主的脾性就发作了:“这么贵?买个电话才几十块钱,什么高级玩意儿就要两千多块!”

     汤灿清刚要动手扯耳朵,蒋琪就拉她的手:“君子动口不动手!”

     大姑娘气得转移矛头:“我不是君子!”

     小姑娘还是笑:“女子也不能乱动手!”

     这个就没法否认了,汤灿清指陆文龙:“高科技你懂不懂?必须买!不然每次都搞英语听写一样,累死我好了!”

     蒋琪居然笑眯眯的打岔:“累死最好……”汤灿清转头就想对这小姑娘动手了。

     陆文龙也拉她,说自己的解决方案:“这东西我又不是没见过,老斯也不是经常要发传真给你吧?我知道有卖二手的,跟我去看看,实在不行再来买这新的……”

     这个解释还可以接受,汤灿清忿忿的就出门爬上车,转头对后面笑眯眯的蒋琪恨声:“我觉得你现在怎么经常针对我?”她对这边仨包括陆文龙都没压力,大几岁呢,有什么说什么。

     蒋琪双手抓住陆文龙的驾驶座靠背,骨溜溜的大眼睛看看她,想想说:“不是针对,你是不该随便对他动手,你现在动不动不是抓耳朵就揪下巴,有暴力倾向!”

     汤灿清也有点奇怪自己为什么对陆文龙就很喜欢动手动脚,她一贯可是个文静的性子,当然现在连带对蒋琪似乎也有点跃跃欲试的要动手了,还把自己的手翻过来翻过去的看看,似乎能找到什么答案。

     陆文龙不在意,嘿嘿笑着只管开车,以前跟荀老头就没少在城里各种大街小巷转悠,他自己也是喜欢往三教九流的地方跑,所以才会一来就带着弟兄们打算在双路口开始做事。

     这个地方是有讲究的,渝庆城是两江汇流形成的y字,主城区就在y字的丫丫中间,是个半岛一样的尖嘴,历史上双路口就是整个城区跟郊外的分界线,只是随着城市扩大,不断的在扩展而已,但是这个城乡结合部的分界线有意无意的还是在很多人的心里,渝庆也是有很多本地势力的,进去太多,很快就会被盯上咬掉,掉得太远发展没那么快,所以才会选择这里。

     而双路口作为城乡结合部,还有一个特殊的地方,就是在主马路边有一条街,全是买卖二手货的,不是店铺,全是那种拿着东西在路边快速交易的,说白一点,就是销赃!

     蜀渝一带,偷摸扒窃从来都不跟袍哥人家一条船,这边混社会的大多瞧不起小偷小摸,没有平静的顽主养佛爷一说,所以销赃也是这些人自成体系的形成这么一个区域,当然陆文龙以前不懂里面的机巧,荀老头第一次带他去看,就轻易的给他分辨出了好几类人:“这里不但销赃,也是公安抓案子的好地方,有些案件都是从这边破的,所以他们也默许有这样一个地方,不然要是这种行为都沉到不能控制的地方,不就更难办事了?所以你看……那两个人铁定是察二哥(警察)……”

     于是等余竹一上来,很快这个龅牙军师就带着几个人在这条街的街面上租了一间房,开了一间售卖杂货的铺子,稀稀拉拉的玻璃柜里面没摆多少货物,却乱七八糟的堆了些东西,什么都有,照相机、随身听、手表之类的随意扔了十来件在里面……

     典当行是国家严格管理的行业,但是在陆文龙跟着荀老头得来的传授之下,就这么打个擦边球,这家杂货铺就敢收货,当然,谁要是想买,也可以,华国嘛,没有什么是绝对的……

     只是谨慎的陆文龙让余竹把收到的东西全都拿得远远的,要看东西必须跟着走很远,只要觉得是警察或者失主,对不起,概不接待。

     余竹显然很喜欢这个行当,一直以来,他除了出谋划策,并不做什么实际的事情,他的身体一直都是比较单薄的那种,不太适合打打杀杀,也没有别的一技之长,所以在弟兄们中间隐隐有点老二的态势,却没做什么很实际的事情,说不着急,心里还是有点抓挠的。

     他自己带了一帮人,都是不太适合打架的那种,以前就专攻一些旁门左道,想在这上面走出点路子来,结果陆文龙一发现这个门道,就觉得最适合他不过。

     带了整整十多个人全都欢天喜地的扑在这个事情上面了,余竹一般都会笑嘻嘻的坐在铺子里面,另外还有俩小兄弟帮衬,其他人每天就在周围的街道巷子里面转悠,有什么好货色好顾客,就带过来售卖,贼赃嘛,无论多老练的贼,都是非常急于出手又怕中圈套的,三言两语压个低价就卖了东西走人。

     转手再把东西打理好卖出去,这个中间的利润真的不是一般大……

     其实所有的典当行都在做这件事儿,连国际上那些著名拍卖行都在做,利润都在那摆着的,不做是傻子……

     除非有精神洁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