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六章 下课
    睡过头了点,不好意思~~~~

     其实在这种大城市,明着收保护费是没有的,只要一报案,警察还是要抓,当然那种跟派出所称兄道弟的不在此类。

     最常见的做法一般分两种,势力大一点有名气的,会彬彬有礼的上门提醒,说也许会有一些小流氓小痞子上门捣乱,如果需要他们可以提供一些维护,当然这个可选题跟华国政府经常提出来的一些可选题一个道理,都是单选项,而且是必选项的。

     这种做法的好处就是可以试探,如果商家有比较熟的关系能够抗衡这种付费服务,只要提出来,没有谁会迎难而上去触霉头的,而且之前的做法也不会留下什么把柄。

     另外一种做法就是相对低端的,特别是喜欢针对小饭馆之类的行业,动用不少的人手来占座位,一人占个座,斯条慢理的消费几块钱的东西,就给你全部占住,还不许拼桌,总之就消磨掉你的生产时间,地痞嘛,有的是时间跟你耗,还乐此不疲,你一天不屈服,他们就天天来,这种事情你找警察来都没用,除非你有关系,警察来了最多也就是劝走,他们隔天又来!

     最后为了平平静静的做好生意,只好屈服……

     第一晚,田螺哥的大排档就遇见了这样的事情……

     大排档一开始就挂在了田螺哥的名下,这也是陆文龙他们这帮人的传统做法,没有任何人有异议,大排档也是没有什么招牌的,就在两棵树之间拉了条横幅,上面写着“爆炒田螺哥”。

     没有人来暴力的拆招牌,从半夜开始,一有空位子出来,就会有个年轻人抢在顾客之前坐在桌子边,点一瓶啤酒要一根肉串,然后就霸住位子不走!

     一张、两张、三张桌子……好明显的霸占,隔壁那些大排档的摊位都看见了,可能还认识那些年轻人,就赶紧招呼着看热闹……

     摊位外面还有三五个年轻人,在等待新的桌子退出来,他们跃跃欲试的准备上来占桌子……

     阿光最先发现不对,转头就看陆文龙,陆文龙看看老头子,老头子给他摇摇头,表示不认识。

     陆文龙就遥遥的对着街对面招招手……

     最早的小白一行接近十个人来渝庆,陆文龙自己带了二十多个人上来,全部都是挑选最得力办事,最能打的人,摊子后面跟着田螺哥现在在做事的也就四个人,跟着阿光招呼顾客的也是四个人,其他人在吃过晚饭,帮忙占住桌子,成功营造了热闹景象以后就光荣退场,在阿林的车背后,搬出两个大西瓜,欢天喜地的分食,老实说,小县城因为一直不产这种水果,自从来了渝庆,少年们最喜欢的就是这种传说中的水果之王,又便宜又好吃……

     然后就是笑眯眯的看着街对面,看着大家伙儿的第一家摊子就这么热火朝天的起来了。直到陆文龙招手……

     哗的一声车门拉开……

     随着有点刺耳的金属轻刮声,一支支的金属球棍就从面包车前排座位背后的两个袋子中被抽出来,一个个少年接过拿在手中,娴熟的用一根布带把球棍缠绑在手掌上……

     二十来个少年提着球棍,散开呈半圆形,包抄得远一点的,还要加紧跑几步,才能跟上中间小白带领的脚步,阿森带着自己那两个弟兄更是站在他们背后,一言不发,稳稳的步伐跟上……

     默不作声的步伐是可以一步一步积聚力量和怒气的,越往前走,越把对方包围在自己的圈子中间,那种腺上素分泌的感觉就越发明显,喘气开始加粗,握住球棍的手开始不由自主的出汗加力,金属球棍把柄上缠着的橡胶带似乎愈发的粘手,越发的觉得球棍被牢牢的握在了手中,一种力量被自己控制的感觉油然而生,看着不远处那些在灯光下得意洋洋的占着座位的年轻人,那些刻意放大自己身上流氓气息的年轻人,怒火成了战斗力最好的催化剂,不需要任何的战前动员,几乎每个人,都渴望冲上去狠狠的劈杀一阵!

     陆文龙抢了个先,看看自己的手上有点灰,原本蹲在路边,站起来随意的双手互拍,算是掸掉手掌的东西,就近站在一张桌子的年轻人旁边,就好像收拾桌椅板凳的服务员一样,躬身似乎在擦拭弄脏的条凳,那个年轻人认为是个表演的机会,顺势就把脚抬起来踩在这根条凳上!

     陆文龙不拉扯,有点恶趣味的退开,换到四方小桌的对面去拿另一根条凳……

     年轻人如法炮制,抬起另一只脚又踩住,还一脸的挑衅,一副我就是流氓的表情,桀骜的看着陆文龙。

     嗯,当坐在一根一样高的条凳上,再把两只脚都提起来踩在两边的条凳上,那个动作,好笑得就好像是一只螃蟹!

     陆文龙又退开一点点,指指他隔着桌子的那根条凳……

     这就确实没法踩了,然后陆文龙就好像是拿走条凳一样,提起来,用风车一般的动作,唰的一下就抡圆了条凳,狠狠的砸在这个年轻人的肩部,这还是他留了情,要是砸在头上,铁定的一个脑震荡估计马上就得送医院抢救了,不过市急救中心过去也就不到两百米,挺方便的。

     嘭的一声!

     看着完全没有什么预兆,陆文龙就这么一下就把一个正坐在他们餐桌边的食客这么打倒在地!

     这还不算完,陆文龙似乎身上有种暴虐的因子瞬间也被激发,跳起来就挥动条凳狠狠的往那个已经倒在地上颇有些昏头昏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下就被仰面朝天打翻在的年轻人背上,腿上,使劲的砸!

     阿光嘿嘿嘿的笑着顺手也提了根条凳过来,他不动手站在条凳上招呼很是被吓住的食客:“这是来捣乱的,现在每桌送一瓶冰镇啤酒,欢迎各位喝啤酒看戏!”要是因为这几只爬虫就跑了客人可不划算!

     确实是看戏,看见同伴被这么打,两个同样坐在桌边的年轻人一下就跳起来,要冲过来帮忙,那几个跟着阿光的少年嘘嘘几声指外面,他们扭头一看,几十条黑乎乎的影子几乎连成了一片,正从黑暗的街对面这么围过来,借着这边大排档的灯光,越来越清晰,手中那些金属的球棍似乎都在反光,比少年们似乎在喷火的目光还要闪光!

     已经经常这样厮打了,拿球棍的动作在事事都要追求帅气的小白阿光的锤炼下,基本都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斜斜的提着球棍,微微低着的头,根本不看对手,仿佛喘着粗气正在撩蹄子的斗牛!

     最后几步看见陆文龙已经在打砸,似乎就好像吹响了最后的冲锋号,一帮少年几乎是争先恐后的跑跳几步,口中没有嘶喊,就这么只有沉重脚步声的扑上来,不问青红皂白的就朝着外面五个年轻人身上腿上,甚至个别的头上,这么砸下去!

     二十多个人的打斗其实在国内大多数情况已经算是比较多的聚众斗殴了,那种传说中数百人的打斗,除了极个别情况,其实很少见,开玩笑,几百人,只要超过一百人,打斗起来没有调度,没有训练的话,很容易就不辨敌我一团混乱了,所以有些地方很流行打斗的时候手臂上拴毛巾也是为了好识别。

     不过这边的少年们根本没有这个担心,没有球棍的就不是自己人!

     两翼的阿林跟江小船几乎是飞奔的冲进来,一下把人牢牢的挡在大排档的外面,形成了合围之势,然后就开始打!

     那两个进来占座位,又幸运的没有被陆文龙打的年轻人简直脚都在发软了!

     上去帮忙?明明就看见这些都穿着各色t恤的少年根本就不留手,简直就跟劈柴一样,一个劲往下砸,外面那三五个人,几乎都是一个人面对四五个人的狂砸,他们摸出来想威吓一下的匕首和西瓜刀甚至还没有挥动一下就被砸掉在地上!

     阿光笑眯眯的站在两张桌子边:“你们要不要拼一张桌子?”手里却拿着一根条凳,回头看看那几个也拿着条凳的服务员,似乎他们也时刻准备着扑上来厮打!

     荀老头跟几个老头子蹲在路边,不发一言的看着年轻人们放肆的发泄,似乎能够想起他们曾经的年轻时候,似乎能够想起他们也荒唐的时候……只是有两个还跟在他们身边的中青年有点吃惊:“这么……不计后果?”

     荀老头哼哼:“后果?你也知道现在没什么成气候的团伙,来收街道保护费捣乱的,自己都没他们这种战斗力!”

     对于渝庆这样的城市,街头混混的战斗力还远远没有凝聚起来,真正的狠角还都集中在各种厂矿企业,甚至各种院校中,街头的痞子这一套,陆文龙他们最清楚不过了,真有背景的,谁还来收保护费?街头市面上只要稍微成型有点名气就会被专政的铁拳给打掉。

     就是要把这种试图在他们身上抠钱手打疼!

     疼得让这帮孙子不敢再伸手,也是打给左邻右居看,别跟小弟我玩阴的!

     简简单单的直接打出名号!

     最后阿森和小白一帮人是干脆把外面的几个人拖走的,陆文龙面前那个人也被拖走,一起跟着陆文龙消失在黑漆漆的街对面!

     两个吓得有些发抖的家伙付了钱想走,阿光提醒:“还有弟兄哦……就在那里等着他们下课吧!”

     那就等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