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一十八章 气息
    .第三百一十八章气息

     陆文龙是在修理铺这边召集十来个人说这件事的:“阿俊的事情给我们提了个醒,犯法的事情终究会翻船,我不可能每次都能管住你们不犯错……”

     这一次回老家余竹多次引经据典的给大家谈话,阿龙的管教才是最关键,如果不是之前那些再三的约束,彭俊的下场很容易的就会落到其他人身上。

     陆文龙开始还有点不习惯这种说法,余竹私下阻止了他的推脱:“你一直在这边,那没关系,但是接下来你要走大半年,我就必须要这样才能压得住……”

     对,就是因为陆文龙一走就是大半年,所以他必须在走以前安排好一些事情:“立刻!必须马上拿出你们打算做哪行,我走了以后,大家相互监督!”

     有些窃窃私语的少年们有点惊讶,但又不太惊讶,陆文龙一贯就是这样安排事情的,他们也有点习惯了,开始挠头,就只有已经在做正行的阿林无所事事,陆文龙拿自己这个兄弟开刀:“你那个修车铺太小了!不算,也必须想辙!”

     阿林目瞪口呆!

     其他人难免有点幸灾乐祸,阿光嘿嘿笑的拖他一起想……

     这件事也不是拍拍脑袋就能想好的,陆文龙安排好了以后,就拖着余竹跟出来,一直从幼师的大门转悠到背后那片树林,看看自己标在上面的记号都没有动静,指指那个脚印:“这里面就是彭俊最后的三十多万,我交给你,好好的拿这笔钱帮弟兄们做点什么正行。”

     余竹是从王成元那里知道这笔钱的,一口咬定是张扬拿了,回来一问,就知道在陆文龙这里,他就没有多问,现在却陡然知道,也有点目瞪口呆。

     陆文龙挠挠头:“之前电话里我就没有说这件事,现在我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想说这件事,特别是不想给小白说。”

     余竹摸出一根香烟,陆文龙还是基本都不抽烟了,摇摇头,龅牙少年才自己蹲下去,看着那个脚印,点燃香烟,抽了好一阵:“我知道为什么……你是怕弟兄们认为是你把阿俊弄死的。”

     陆文龙也蹲下来,皱着眉头:“嗯,我不否认我有这样的念头,也是我故意逼他到这种地步的,但是我的初衷还是想只要把他撵回去就行,农夫和蛇的故事,都听说过,斩草除根是必须的,不然就是大患。”

     余竹笑笑:“那就行了……你是老大,心里面怕弟兄们认为你太狠毒,也是应该的,我知道怎么做,这笔钱我知道怎么用,不过老实说,作为弟兄,跟你在一起,还真是有些暖心窝子,下面的小崽子不知道,但是徐劲松跟张扬心里明白,那几个留守过年的明白,这些亲兄弟也都明白,你不在,我会看好大家的,不要再出那种狗屎了!”说到后面还是有点忿忿,他的情绪跟小白不同,同样都是发小,小白难受的是朋友的死去,余竹一直有点耿耿于怀那种背叛……

     两人嘀嘀咕咕了好一阵,才从树林里面出来,居然看见张扬又远远的坐在校门口!

     陆文龙点头:“这个小兄弟和徐劲松以后跟着我做事,你培养的两个好手,真是不错!”

     余竹还谦虚:“我这边的都是不擅长打,但是脑子绝对够用,而且应该不是两面三刀的人,玛德……当年我怎么就把彭俊给看走了眼!”

     陆文龙也装老沉:“知人知面不知心,都要吃一堑长一智……老爷说还是得按劳分配不能吃大锅饭,你考虑一下,不要再出这种事情了。”

     正说着,余竹的表情就有点僵,陆文龙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苏文瑾跟张雅伦就呆呆的站在前面,张雅伦手里还提着一个行李包,明显就是要回家了!

     余竹还是人精,看表情就知道是谁,轻手轻脚的就移开了,满脸诡异的笑容招呼张扬一起走开,还有些细节他要问问张扬。ishu.

     苏小妹一瞬间,简直脚都有些软了,她这几天都没有看见陆文龙,有时晚上倒是偶尔看见二楼的灯亮着,心里就暖暖的,似乎离陆文龙也不远,所以也就没有通知他张雅伦要走了,打算送走(书书屋最快更新)母亲再给少年一个惊喜。

     可现在呢?

     张雅伦也正在絮絮叨叨的给女儿叮嘱,这些天看女儿其实跟在家里已经两个样,没有原来那么娇生惯养,独立了许多,能做饭做菜,上个学期的成绩也不错,除了一直咬紧牙关不说那些莫名其妙感情问题,她还是满意了,可现在……

     一看见那个熟稔的少年从那个树林里面钻出来,她就什么都明白了!

     陆文龙也吓了一跳,可他毕竟不同于一般孩子,连国家领导人都见过了,寒假还跟丈母娘老丈人呆了这么些天,怕什么,伸手使劲揉揉自己的脸,试图从自己那些弟兄的事情当中解脱出来,抬头就这么走过去,恭恭敬敬的站在张雅伦面前:“阿姨好!我是陆文龙……”

     苏文瑾看见陆文龙走过来的动作,再看看他的表情跟话语,突然一下就镇定下来,挺直了背,做个深呼吸,似乎在等待什么。

     张雅伦的脑海一刹那真的有点乱……

     陆文龙庆幸不是自己老丈人在这里:“阿姨您好,苏文瑾来渝庆念书,我也考到渝庆了,所以我经常过来看她,希望您不要生气。”

     张雅伦几乎是下意识的说了一句:“不气不气……”

     是啊,为什么要生气呢,相比另外任何的男孩子,眼前这个才是知根知底的孩子吧,还有比这更纯真的感情了么?何况,现在的陆文龙,真的不是那个两三年前的陆文龙了。

     他有这个资格站在面前了!

     所以接下来,陆文龙的话有点顺理成章:“我一直都想跟苏文瑾在一起,我会好好的对她,请您看我的表现……”这句话颇有点入团宣誓的感觉,陆文龙也不会说别的,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张雅伦终于有点定定神,看看身侧的女儿,苏文瑾正在尽量抬起自己的头看母亲,张张嘴,还是没能说出点什么,她的性子本来就要内向一点,但是动作却有点坚决,想迈步子走到陆文龙身边去。

     张雅伦拉住了女儿:“我说……哪里有点不对劲,原来是你,你在哪所学校?”

     感谢赵连军给陆文龙选的这所名校,陆文龙这个时候说出来都觉得底气十足:“我在华西师范学院附中……”

     好吧,政审合格了,张雅伦继续追问:“那你现在在这里做什么,不会是等着我吧?”

     陆文龙实话实说:“我们县城的孩子一起在这外面开了一家汽车修理铺,我来看苏文瑾,也要看看这个……”不然真没法解释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还不是一个人。

     张雅伦有点惊讶:“修理铺?”转头看自己的女儿,苏文瑾终于能说话:“是……那个阿林,我们初中的同学他们一起开的……”

     张雅伦就一定要看看,陆文龙硬着头皮在前面带路,正好碰见余竹过去,跟一大帮少年出来,这些可都是陆文龙的骨干,所以外面或多或少都等了些各自的亲信,密密麻麻三四十个人!

     余竹正在撵人:“赶紧走……该回哪里回哪里!”他懒得解释为什么,只是好笑不知道陆文龙待会儿怎么跟丈母娘收场,所以四五部面包车正在装人,有些还在交头接耳的讨论,好些少年转头看见尽量在躲的苏文瑾,曹二狗这种正要开口喊大嫂的,就被眼疾手快的拖住了往车上拽,总之就是兵荒马乱的场面!

     然后张雅伦就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场景,一两分钟就消失得一干二净,除了有谁的车况差点,好几下才打着车……

     陆文龙都有点眼皮直跳:“都……都是我们县城的孩子,还在双路口开了家饭馆……”

     张雅伦继续吃惊:“饭馆?你们还开饭馆?”

     陆文龙点头,不敢随便说话,主要是摸不清这个丈母娘的路数。

     张雅伦滞了一下,想笑:“你们这么大点年纪,开修理铺,开饭馆……不是搞着玩儿?还要不要开个旅社?”她自己是旅社经理,顺口就这么一说。

     陆文龙却突然被提醒,对啊?为什么不开个旅社呢?有点抓耳挠腮的喜色,苏文瑾看见,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很想从地上踢一块石头砸他!

     张雅伦随着这一笑,气氛倒是缓和了不少:“我看看你们捣鼓的这个修理铺……乱七八糟的……嗯,还是动了脑筋搞了个小杂货店……”

     然后那个一贯在这边的打理的小姑娘张岚也跟着小白一起回来了,看见苏文瑾就笑,正要开口,就看见张雅伦,使劲的捂住自己的嘴,才把大嫂二字给摁回去,张雅伦在工作上人来人往,观察人可不马虎,一看这表情,就确定女儿跟这里肯定很熟,在杂货店这么随便一转悠,也没发现什么疑点就要出门,苏文瑾是真没多大的城府,简直大松一口气。

     张雅伦感觉到这口气,回头狐疑的多看了一眼,陆文龙也顺着看过去,要晕倒!

     苏小妹,你什么时候把上楼的门帘也换成了自己做的手工帘?

     一副典型的家居气息啊!

     书网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