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二十四章 斗争
    陆文龙再三警告他小心行事,这件事可也真是沾着水边都,稍不注意就要出事儿,余竹拍胸口说他跟杨森一起干,一文一武,毕竟他们发现很多用东西抵账的,余竹那边的门面正好可以做点买卖,不发愁。

     所以陆文龙终于在自己走前把所有七零八碎的事情给理清,见过荀老头谈了一席话,在汤灿清不停的催促之下到蜀都会合,一起从那边去平京了。

     学校都开学了,苏文瑾自从把话说亮了以后,就有点豁出去的感觉,临走前,狠狠的抱住陆文龙痴缠了一晚,差点两人都没按捺住干点什么。

     蒋琪反而要好点,悠哉一些:“我好好表现,争取五一节去平京看你。”对这个姑娘来说,似乎面前就没有什么可以阻碍的东西,她有信心一往无前。

     所以带着这种眷念的情丝,在一帮弟兄们的送车下,陆文龙到蜀都见过老丈人,就跟汤灿清一起踏上了火车,正式踏上奥运会备战的道路。

     一个寒假没有见,汤灿清的打扮稍微成熟了一点:“这次得好好摆一个随队翻译的样子了,免得觉着我没必要,早早就把我撵回来上学多无趣?”

     陆文龙靠在卧铺车厢的床壁上,有点爱不释手的把玩姑娘的手,还是有点想念。

     汤灿清就看他的动作,带着笑容埋怨:“也没说春节的时候抽一两天的时间来看我……”二十多天呢,只打电话不见面。算是比较难得的分离了,还好想着过些日子就天天在一起,才没有抛下自己的父亲过来。

     陆文龙有点劳累的解释自己这个寒假:“做了很多事情,也出了不少事。我见过小苏的妈妈,阿俊死了,弟兄们折腾出了不少别的事情,我爸的事情也不省心。”声音不大,靠在侧壁上确实有点累,也许只有在汤灿清面前,他才丝毫不隐瞒自己才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却已经肩挑手扛了那么多的责任。

     借着晚间车厢里面暗淡的灯光和床铺之间的遮挡黑暗。汤灿清把自己靠在他的怀里小声:“累不?”也许只有她才最全面的了解这个少年在做些什么,有什么样的心思跟理想。

     陆文龙双手圈住她:“不累……能吃能睡……何况到了国家队,就只训练,多省心?我觉得到国家队才是度假一样。 ”

     事实证明。这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接二连三的事情,真不比在渝庆的时候省心。

     赵连军有点盼星星盼月亮的感觉,而且比他之前的每一次都觉得望穿秋水,毕竟这一次才是实打实的看到了希望。已经拿到了奥运会的门票,还战胜过不少国际强队,俨然现在已经有点棒球强国的感觉,无(书书屋最快更新)论国家体委还是新闻媒体。都在逐渐往这边调拨力量,期待着这个相对冷门的项目。能够在巴塞罗那奥运会上放出一颗卫星来!

     所以这边的技术力量已经前所未有的集结起来,再也不是他一个人带着几个助理教练的形式。无论队医、按摩师、营养师、训练摄影师都是专职人员承担起来,而由三个摄像师跟两个文字记者组成的随队媒体就一直驻扎在国家队了。

     为了让这个十七岁的少年不要太骄傲,赵连军苦苦压制自己求贤若渴的表情,比较随意的看看走进来的陆文龙:“这个春节过得很舒坦嘛?看上去好像胖了几斤……”

     陆文龙跟他惯熟了,却有足够的尊重:“没有,其实还瘦了点,太多事情要处理,只能用间歇时间做训练。”

     赵连军有点内心如焚:“现在是冲击奥运会的关键时刻,别人是间歇时间休息,你倒好,间歇时间才训练?”

     陆文龙终于有点少年的狡黠:“无为而治嘛,效果说不定还好一些,太刻意了不好,老赵,你看看你头发都白了一些!”

     赵连军终于忍耐不住,跳起来就拉他出门:“先跟我去做个身体检测!现在只有半年不到的时间就要大考了,我……我是真的着急啊!”

     等接上各种感应器做检测,赵连军就更加着急,陡然就发现陆文龙左手臂上一道深深的伤痕:“怎么搞的?肌肉组织受到损伤没有?力量呢?这种时候的伤,也许就会影响到你的发挥!你到底在干什么?”这就是陆文龙跟彭俊割袍断义的那道刀痕,他当时已经注意划在左手手臂上,应该不会影响投球或者击球,但是在这种高水平的层次看来,一点点肌肉力量或者组织的损伤都会导致结果大不一样,所以赵连军简直有点恨铁不成钢。

     陆文龙慢吞吞的看小屏幕上的绿色数字跳跃,看着自己焦急的教练:“您别着急,我这边还是有进步的,这次小汤也带了一些新的资料来,希望对您这边的集训也有帮助。”

     赵连军注意力都在打出来的一张张检测单上,看上去各种数据没有太多问题,脸上的表情才稍微好一点,随意的回应:“录像带?你们在内地哪里搞到这些东西的,我们在平京都没有这么方便。”

     陆文龙一直到检测完毕,跟赵连军一起慢悠悠的走在基地才解释:“打选拔赛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美国人,我打算聘请他当我的经纪人……”

     赵连军惊诧,压低声音:“你想到国外去打球?!这是犯法的事情,你知不知道,高压线,谁都保不了你的!”一旦涉及到政治,什么成绩金牌都要靠边站,这个时候的华国是绝对不允许有谁违背国家的意愿到国外打球的,除非是人老珠黄了才出国赚外汇。

     陆文龙笑着也小声:“哪有那么吓人,我就是请他帮我打理国外的事情,就算是多个了解国外棒球的渠道,我又不去外国打球,也不叛国,您别这么紧张。”

     赵连军简直有点一惊一乍:“这种事情不能随便沾,运动员就做好运动员的本分,你哪点都好,就是这点喜欢耍小聪明……”这种队员对于各种国家队的教练来说也是比较伤脑筋的,能打到国家队这个档次,就没有傻子,反而越是脑子灵光,就越容易旁触类通,更上一层楼,当然这种运动员不笨,那么脑子里面转的弯就要多几个,管理起来也要费力一些。

     陆文龙其实难得被个类似父亲年纪的男人管教,还是听话:“反正我就听您的好好打球,您别太劳累……张九歌麻凡他们这批人现在怎么样?”

     赵连军点头:“训练的重点就是巩固之前的新阵容了,今天你稍微调整一下,明天就正式随队训练了,我可告诉你,现在跟以前不同了,国家队是有党支部书记了,无论思想工作还是政治工作都在抓,你可别触到霉头上。”

     陆文龙匪夷所思:“我们就是一帮运动员,也要搞这些东西?”转念一想:“关我屁事,我是来打球的,又不会违反纪律,没事儿的……”

     赵连军也觉得有点牵扯自己的执教,但是不给队员抱怨:“你知道注意就好,先跟我去看看训练计划……”

     张柳鸣就是带领记者组的组长,自然也是经常来训练基地,等陆文龙一从赵连军那里出来,就拉着他到自己房间:“可把你盼来了,你这样是不是有点骄傲自满?我听说上面对你这种情况都有点不满了,老赵还是仗义,全帮你顶住了压力呢。”

     陆文龙笑着答应:“我知道老赵是条汉子,所以我才会忠心耿耿的跟着他嘛,怎么样,你这边呢,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没?”

     张柳鸣点头,也有一大张媒体计划给陆文龙看:“这些东西都是要事先拍摄的,打得好,该怎么说,打得不好该怎么说,都要先录着,事后电视台才有播放,今年的奥运会,电视台是铁定要直播一些棒球比赛的,是个难得的机会,可以在全国露脸,你要抓住!”

     陆文龙再把自己那个经纪人的事情拿出来跟这边商量:“叫斯考特,这些日子他给我提出了很多的训练建议,所以我的改动其实不算少,但是因为都是一个人在练,对不对还要跟老赵集训了才能看到效果,但是这个经纪人最重要的是,他答应比赛不是我的重点,重点是可以帮我筹划打理外国的生意!”

     张柳鸣带点朋友的那种嘲讽:“你才多少岁!就开始谋划这些东西,还外国的生意?!”学着陆文龙的口气说了一句,才语重心长的拍着陆文龙的肩膀:“你不要好高骛远,脚踏实地才是比较切实可行的路子,你看看李宁搞了几年,到现在也还在吃健力宝的老本,现在也说不上赚很多钱,但他就是踏实。”

     陆文龙虚心接受:“反正我跟他也没有什么文字上的合约,就是一个口头承诺,国外的东西有总比没有好,我的意思是,这次奥运会,你去不去现场?如果去了的话,就跟他聊一聊,有些国内的事情也可以跟他配合一下嘛。”还是写了一份斯考特的联系方式,让张柳鸣查一下看能找到关于这个人的资料不。

     张柳鸣折起纸条放兜里,叹气:“国内有些事情可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到处都有斗争的,到时候看吧……我当然想去。”

     结果一语成谶,陆文龙第二天开始就有了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