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二十一章 相依
    蒋琪跟着上楼的时候居然说:“三嫂的房间我倒是看过了……她去弄了个电视,还有录像机呢……”其实就是汤灿清自己以前的那一套,觉得挺有纪念意义的,叫陆文龙还是给弄过来,毕竟她也经常要翻看录像带的。

     苏文瑾听着她略带点八卦的口气,彻底的笑了,掏钥匙开门:“你还经常去看她的房间?”

     蒋琪新奇的探头看:“也不是,不挨着么?她还经常把窗户开着呢……咦!你这边好干净啊!”

     苏文瑾有点骄傲:“我喜欢收拾得干干净净的!”

     蒋小妹的口气就有点抱怨了:“我们那边是老房子,地面是三合土的,怎么都不可能这样干净……”

     小姑娘觉得自己匪夷所思,怎么会带着这个小妖精来自己的小屋了,还讨论这种话题,看着蒋琪小心的脱了脚上的靴子,好奇的到处看看,自己也脱了小皮鞋,指指那个熊猫坐垫:“坐坐吧,这里也能看见他们下面做事。”

     蒋琪就真的探头看看才回来坐下,分享自己那边的情况:“他是闲不住,那边豆花铺是用石磨豆花的,他只要回去也帮弟兄们动手做,不过那边中午忙起来我也回去帮忙招呼客人的。”

     苏文瑾有点安静的看蒋琪叽叽喳喳,从那边的豆花铺子一直说到陆文龙的训练,又从自己的上学课程到汤灿清的营养餐,说到底她们都还是不满十八岁的女孩儿,没那么多城府,有些东西不可能对老师父母或者同学说太多,但是面对眼前的姑娘,似乎说说也不打紧,蒋琪就是用这个来收尾的:“你那个密斯汤,心眼多得很,我都不爱跟她多话。容易上当。”

     苏小妹终于开口:“你觉得幸福么?”

     蒋琪才惊觉对方的身份跟自己有点矛盾:“还……还行吧?”

     苏文瑾就直接:“我觉得挺幸福的,我妈来了,前几天看见了他,什么都说清楚了。我妈还是觉得他不错。”

     蒋琪点头:“我妈也觉得他不错,之前怕我们自己在学校,还住在外面有什么……”突然觉得似乎说到了什么**,就闭口不说了,只嘿嘿笑:“反正还好……你有男孩子追没?”

     苏文瑾还楞了一下:“我们学校就没(书书屋最快更新)几个男生,周围学校的喜欢来找,可是看看阿林他们这么一帮子。谁敢来找麻烦?”

     蒋琪也得意的笑:“就是,我们学校男生不少,还是有人递个情书,或者拐弯抹角问个话什么的,我就邀请到豆花铺子去吃饭,看看那边的弟兄怎么喊我,就没人敢吭声了。”

     然后居然小心眼的猜测:“可能密斯汤的事儿才不少吧?不过她回来一般都不说……她的同学可都是二十来岁的居多!”

     这样比较平等但不涉及陆文龙的对话,似乎可以让两人都不太觉得有多难受。苏文瑾甚至还给蒋琪回赠了一个她自己编的毛线小荷包。

     于是中午,陆文龙本来等着下楼来一起去吃饭的,结果蒋琪得意洋洋的给他说了一声。就挽着苏文瑾一道进学校去了。

     阿林有点仰慕:“你……太厉害了!”

     陆文龙还是有点虚荣:“大嫂性子好,你又不是不了解,中午我请客!”他就爱这个。

     蒋琪的计策还真的成功了,晚饭三人就一起坐在一家饭馆了,陆文龙的建议,吃汤锅,这个时节吃了确实身上暖洋洋的:“小苏的手经常都有点冷,所以吃暖和点。”

     蒋琪理解:“好多女孩子都有点,还好我不长冻疮。”那就太不美观了。

     苏文瑾小声:“我也不长……不过你以前话没有这么多吧?”

     蒋小妹还不好意思:“话有点多?平时不这样吧?”

     陆文龙偶尔插话:“可能你今天有点格外兴奋。”

     蒋琪自己分析:“可能我爸妈走了,这些天就觉得轻松?要不就是没看见三嫂!”看了一眼陆文龙。还马上改口:“我不是嫌弃她啊,跟她一块说话压力是有点大,跟小苏就不会。”

     苏文瑾话少:“她……什么时候过来?”

     蒋琪抢话:“你什么时候过去接?”

     陆文龙摇头:“不知道,这次要集训太长的时间,估计她多陪陪父亲吧。”

     蒋琪果然有点兴奋:“我见过她爸,白发老头。还是著名教育学家呢。”

     陆文龙只顾捞菜,挟给两位姑娘吃,然后自己的份量也不少,这些天他也算是多跟弟兄们厮混一下,所以力气活儿没少干。

     春节还在营业的饭馆都有点披红挂彩的庆祝感觉,三个人坐在这样一个热气腾腾的汤锅旁边,比以前坐在那个游泳池边冷言冷语,确实显得和谐多了!

     只是吉普车开着往蒋琪的地盘去了,苏文瑾难以抑制的开始忐忑,最后忍不住问:“晚上……晚上怎么……”她不知道应该用睡觉,还是别的什么词来表达自己的意思。

     她是主动上来就坐到后面的,蒋琪为了表达拥护大嫂,也坐到后面,一下就听明白了她的意思,小声笑:“一块儿睡!”

     苏文瑾一直争取摆着的大嫂模样终于给吓掉了:“一……一起?!”差点就把自己弹开靠到旁边的车壁上。

     蒋琪觉得很乐,伸手就挽住她爆料:“真的!有时候三嫂还不是一起!”

     苏小妹更是被惊吓:“她也一起?!”毕竟汤灿清当过她的老师,她简直难以想象!

     陆文龙解释:“都觉得一个人有点害怕,所以,所以就一起了,反正床也大!”他这个理由说得理直气壮,却让苏文瑾有点牙痒痒的想踢他一脚。

     不过等到了豆花铺以后,也没有蒋琪描述的那么凄凉,这边虽然现在没有多少学生,但是本来还是有不少人家的,何况有些人家春节也有亲戚回来了,只是比起市内来说清净不少。

     陆文龙把车停好,提着苏文瑾的一小包衣服走前面,蒋琪走后面挽着苏文瑾介绍:“这边是卖麻花的,那里是卖点小文具什么,那一家稍微离远点,卖臭豆腐的,我都是绕着走!”

     苏文瑾走着脚下的石板路:“其实跟我们县城的也差不多哦?”

     蒋琪点头:“有时候是容易想起老家……”情不自禁的就看了一眼陆文龙,有点佩服自己:“你想家么?”

     苏文瑾也看她:“可能你最想家吧?听他说你爸妈很好,我们好像没那么想。”

     蒋琪不愿当少数派:“还好还好,跟他在一起就不觉得难受……”那就其实还是有难受的时候。

     苏文瑾顿一下:“他走了,你经常过去我那里嘛,反正阿林他们的车也经常往返送东西。”

     蒋琪紧了紧小苏的手:“你也可以经常过来找我?”

     有点女孩子之间的……说不上友谊,也许算是在异乡的照顾吧。

     只是到了院子一看,苏文瑾才觉得很喜欢:“古色古香的!”

     蒋琪赶紧给她介绍陈婆婆:“这是……嘿嘿嘿,大嫂,陈婆婆一直很照顾我们的。”

     苏文瑾有点脸热,她很少在弟兄们之外被暴露这种关系,陈婆婆却有点认真的打量她,拉住手仔细看,好一阵小姑娘都有点忐忑了,老太婆才开口:“小龙还真有福气!琪琪也有福气,小姑娘很好……是个大气的姑娘!”

     苏文瑾求救的看蒋琪,蒋琪笑:“说你就是当大嫂的命了……过年了,她过来看看,我们先过去了,您慢慢看电视哦……”

     进了屋,苏文瑾还在琢磨:“老婆婆什么意思?”

     蒋琪熟悉:“就是觉得你看起来……唉,我就是个当小老婆的命?”

     苏文瑾撇嘴:“那密斯汤呢?”看看周围:“这是你的房间?蛮整齐啊……”

     蒋琪介绍:“陆文龙去的房间才是我的,这是三嫂的,就是带你看看……”这姑娘也有小心思。

     果然苏文瑾一走进她的房间就觉得有区别:“啊!你这个气派多了,她才真是小老婆的命啊!”

     陆文龙放下东西就去厨房烧炭火盆,正月呢,渝庆是个蛮阴冷的城市,特别这里又靠着江边,更是有点冷,所以让蒋小妹一个人在这里过,还真是有点受苦。

     和苏文瑾那边买了个电暖器不同,这边因为电压不是很稳定,一般家里冷起来都是烧炭盆,就跟北方的取暖片差不多效果了。

     陆文龙放下大大的炭火盆,房间没多一阵就暖洋洋了,这边赶集都会有人卖上好的杠炭,没有烟雾,只是要注意通风,别二氧化碳中毒就行。

     苏文瑾有点呆呆的打量这间跟自己那个屋完全迥异的地方,风格完全的古色古香,家具都是那种厚重的老东西,这……都是小说里面的场景吧。

     蒋琪挨个介绍,完了还有游览项目:“我们到江边去看看?现在还早呢……”

     陆文龙觉得也不错,回头拿了个电筒,再顺手披了件国家队发的羽绒大衣,就一手牵着一个,让蒋琪用电筒照着青石板路,下到江边让俩小姑娘坐在大衣里面裹着,他就蹲在旁边,静静的看着江上的渔火,耳边传来不知道哪家邻居电视里的歌声……

     有点相依为命的感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