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七十三章 一扫而空
    快到了什么程度呢?

     一般来说,一局比赛,攻防两端,各投起码九个球,加上坏球什么的,啰里啰嗦一局起码二十个球,一个球半分钟也要十分钟吧?再加上打中球,跑步,战术安排,迷惑对手,搞点花招,一局比赛少说也要二十分钟,胶着的比赛中一局打个半小时以上都很常见。

     眼前呢?

     从晚上九点钟开始的比赛,一边是陆文龙不讲道理的蛮横投球,一次次让击球员摸不着头脑无功而返,另一方面又是华国队的进攻球员包含陆文龙在内,好像无头的苍蝇一样,单凭着一腔热血,狂冲滥打,不得章法。

     所以两边那叫一个频繁的走马换将,一局比赛十分钟都不要!

     现场观众看得气都喘不过来,电视机前的观众看得莫名其妙!

     解说更是看不懂这表达了什么,只好一个劲的扯周边花絮,讲棒球的历史,还是就是把陆文龙拿来说,谁叫他一定要没话找话呢,这个年代的体育解说就没个安静的时候!

     仅仅一个小时不到,比赛就打过去了七局!

     这么快的速度,让所有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是看台上的那些其他国家的教练跟运动员们却没有觉得这是在胡闹,能到到决赛的球队,两支大家都遇见过,怎么会出现这样不正常的情况?这不科学啊?

     第八局一开始陆文龙投了一次球然后就不停的在那活动自己的右手手臂!

     联系到之前的比赛受伤,几乎所有华国观众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这难道是伤势复发了么,之前看他的一个个投球就知道威力确实大,对方的击球手连续的没能打出什么好球来。

     陆文龙跟自己的几个队友商量了一下,心有不甘的换到了外野手的位置,换上来的投手就是麻凡,这就搞得曹二狗这边的弟兄们一片口哨声,在他们看来。陆文龙受伤不受伤,都是自己的大哥,得不得冠军也无所谓。打完比赛就该回来欢聚了,麻凡这样出头露脸才是兴奋的事情,周杰还一个劲的宣传:“麻子还是很努力。这两年一直都躲在老大的背后当撒手锏!”

     高兴!这种高兴最简单最纯粹……

     但麻凡投了两下似乎状态也不好,又换了个人来投球,看上去问题真的有点大!

     只有在蜀都悠哉游哉大清早端着咖啡喝的汤灿清咯咯咯笑起来:“他们几个又在耍诈!”

     汤培元看懂规则都难,只能着眼于自己的小女婿,笑着询问:“怎么回事?”

     汤灿清指指电视机:“他们换上来这个家伙是专职投手,但是也就能投一两手怪球,被看穿了就没用了,陆文龙站到那边,他们看来是打算迷惑一下对手,让对面以为他受伤了。就不再每次都对他四坏球保送。”

     汤培元一知半解:“哦……”其实啥都听不懂。

     汤灿清想卖弄一下:“这些东西都是我帮他翻译的,他们现在一个劲的把节奏拉快,就是让对方也跟着他们的节奏,对方其实本来很强的,要是稳打稳扎。陆文龙就没什么机会,现在已经拉得够快了,耍个诈看看能不能得逞!”

     汤培元看自己的女儿:“他平时的生活中也是这么喜欢动脑筋的?”

     汤灿清知道父亲的意思,自豪:“那当然,打球不过是他的梯子罢了,做其他事情才是他最专心的。”

     姜还是老的辣:“爬得高。就容易摔得重,你要注意随时提醒他不能得意忘形。”

     汤灿清一个劲点头:“对,是得敲打!”

     话音刚落,陆文龙随意的跑了几步,突然就在挥手示意,左单腿跳着跛了好几下,似乎连外野手都不能坚持,换了个人过去,自己歪歪趔趔的揉着肩膀跟大腿下场,队友们明显比较紧张,教练也过去询问……

     古巴队的队员和教练显然也关注这件事,陆文龙牢牢的守住让他们击球手一次次无功而返,现在似乎看见了一点希望。

     但是那个从没看见过的投球手两三记不按常规的投球确实就三振了剩下的古巴队员,等古巴队员们下来一合计,发现不过如此的时候,已经攻防转换,轮到第八局华国队进攻了。

     名单上面是轮到了陆文龙上场击球的,还莫名其妙的排在了第二位,这就只是一个为后面做铺垫的牺牲位置,大多只求上垒,所以他提着球棍不停的活动手臂跟腿的动作让投手有些嘀咕,继续四坏球上垒?

     太便宜他了吧,以这个华国队八号的状态,无论击球还是跑动前面七局都没有任何亮点,现在手臂跟大腿都受伤,无论击球还是跑垒都不会有什么好表现,那……就干脆三振他?

     投手转脸给教练做了个手势,教练也皱着眉头看得很清楚,身后的几名击球手正在讨论那个华国队的新投手:“招数真的很简单,只是以前没见过这样的东方人投法,下次一定可以打出好球!”

     “争取打个本垒打!一口气就赢了!”

     “要打全垒打!哈哈!”

     队员们的这种情绪,也许影响了这个教练的判断,赶紧三振所有的华国球员,在最后第九局,让信心百倍的击球手们拿下分数,古巴体育代表团的又一块金牌就到手了,今年的古巴队非常厉害,迄今为止紧紧咬住华国队跟东道主,正在争夺除了前苏联、美国以及德国之外的金牌榜第四名。

     于是这名教练在即将到手的金牌面前,做出了一个肯定的手势,投手看着面前满脸焦急,有点萎靡不振的华国队八号,试探着投了一个好球!

     陆文龙原本漫不经心似乎等着对方把他四坏球保送的,显然针对这个好球有点准备不足,胡乱的挥棍挡了一下,失败!

     然后第二个球,明显打乱了陆文龙的计划,他不停的把那根红色的球棍在肩部和身前换位置,纠结于到底挥棍击球,还是拿着球棍去触击投球……

     击球的话,肩部的伤势会影响力量以及准度,触击的话,腿部又让跑动没那么得力,没法有把握的冲上一垒……

     美国人控制的转播体系,似乎为了报复华国队干掉了他们最引以为傲的棒球队,这个时候有点看笑话的意思,华国电视台画面中就一个劲的能看见对陆文龙那张有些焦急的脸来特写!

     电视台解说员的身边肯定有个什么专业人员在给他分析状况,突然就开始为这个八号解释起来:“他的伤势,就在对美国队比赛中受伤的伤势现在可能有复发的情况,根据我们的了解这种运动员的损伤,一般需要一个月到三个月的静养期,但是这些为了祖国荣誉增光的选手们,咬紧牙关奋勇拼搏!让我们一起来为他们加油吧,让我们一起来记住这些运动员的名字吧!陆文龙!加油!”

     陆文龙加油!

     这样的声音还真不小……

     苏文瑾看看身边的母亲,也是一脸紧张的模样,突然觉得很憋,有种不是什么话都能说的感觉,这个时候……要是身边是那个小妖精该多好?密斯汤也勉强不错啊?

     蒋琪显然就专心得多,小拳头握得紧紧的,轻声自言自语:“能行的!一定能行的……”师咏琪看着女儿的模样,有些感慨,又有些不可思议,自己的女婿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的明星?

     真正的大明星坐在宿舍里,这两天有些心情不愉快,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就呆在运动员宿舍看电视,小姐妹们还好奇的询问她怎么回事,杨淼淼都不吭声,但这个时候还是把频道换到了棒球决赛的现场,看着特写镜头的陆文龙,皱着眉嘴上还是快速的跟念经一样:“屏气凝神……注意力集中,别的什么事情都不要想……”

     镜头凝固了一下,手腕上的鲜红色编织腕带明显带着女孩子的心灵手巧,这样的东西似乎提醒了小虎牙什么,哼了一声,抱过一个枕头,拿过遥控器想换台,但是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动……

     因为陆文龙最后是把球棍试探着放在自己身前的,那就意味着他还是决定为后面的人服务,打一个触击球,争取自己上垒制造压力。

     经验丰富的投手掂了掂手里的球,改变原本复杂的旋转球,决定来一个大力直线球,没有诡异的旋转,触击以后球的弹动滚动方向没有那么乱,也会离自己比较近,更容易截杀这个八号!

     可随着他的高抬腿跟强力挥动手臂,手指刚刚离开那颗已经开始加速的白色棒球,他就突然看见那个八号选手飞快的把球棍拉回到了自己的肩上!

     摆出了一副准备挥棍击球的动作!

     该死的小花招!

     投手心中一片大骂,但是不算太紧张,毕竟高速球的力量对于受伤的手臂来说,都是比较大的冲击,而且看他之前击球的状态,这应该也不算什么吧?

     陆文龙脸上的焦急之情一扫而空!(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