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三十二章 不想
    陆文龙坐在高高的门栅栏上,却不习惯这样的俯看别人,就算是自己的对手,伸手拉住就翻出来,只是在他脚刚刚落地的时候,徐少康开口了:“你走出这一步,就是自暴自弃离开棒球队了?”

     陆文龙的脚落到了地面,习惯性的揣到衣兜里面,却碰到了那个张柳鸣给他的采访机,有那么一瞬间,他的手指准备摁动录音键,却自己笑笑松开了手,放弃了,就要干净利落的放弃:“徐书记好,我确实做错了,所以还是不呆在这里惹人嫌的好,对不起!”说完认认真真的给对方鞠了一躬,抬头定定的看着对方。

     汤灿清就站在铁栅栏背后,听见和看见了所有,一下就明白了所有,那个傲气冲天的少年,居然就这么给人低下了头?

     徐少康笑得是真的开心:“年轻人就不应该这么冲动,当然有些错误,错了就没法回头,好好的思考吧。”

     陆文龙居然点头:“谢谢您的教导……”

     徐少康的视线已经在铁门内了,看着那个已经摘掉了黑(书书屋最快更新)框眼镜,一身轻便外套,头发随意盘在头部的女子,一脸惊讶的看着他们,似乎有种满足感填满了他的情绪,举手示意:“老张,您把门打开,我们是国家机构,来去自由的,选择权在自己的手中,要民主嘛……”

     陆文龙真的从胃部觉得有点翻腾,使劲的咽了一口口水才压住想呕吐的感觉!

     张大爷看看书记,还是拿着钥匙过来开了门。汤灿清的目光却全部都集中在陆文龙的身上,因为她太明白这个少年的骨头有多硬了,终于明白前因后果,看到陆文龙强忍的表情,深吸一口气,走出大门,也给徐少康鞠了一躬:“徐书记。可能我有些话说得过了头,请您大人有大量,不跟我计较。对不起!”

     然后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咬住自己的嘴唇转头对陆文龙:“走吧……”那一刻有点负疚心理冲淡了眼前的屈辱感。

     能做的都做了,不激怒这位大少再折腾陆成凡就足够了。剩下的就是自己的生活。

     陆文龙点点头,也不再看徐少康,两人就一起离开了……

     徐少康有点怅然,看着远去的两个身影,好像那种愉悦感也没有剩下什么?

     只是他刚刚转头,就看见成片的棒球队运动员,都站在了门内,静静的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幕。

     一双双眼睛,就那么无声的看着他,各种情绪似乎都能从那些目光里面露出来。鄙夷、厌恶、惊恐、焦虑、愤怒什么都有,就是没有仰慕或者赞赏……

     几十双眼睛,都这么看着他。

     有那么一刹那,他真的心虚了,还好多年的政治工作。让他能够坦然面对这种不知所谓的东西,提了一口气,就让自己的状态恢复:“好了,好了……害群之马剔除掉,大家才能有更好的心思训练备战,打出更好的成绩……”挥挥手就带领大家进去……

     转头却发现没有人跟着他。看他的目光里面愈发呆滞。

     军心已散……

     陆文龙脸上带了点笑容,伸过去抓住汤灿清的手:“委屈你了……”

     汤灿清有点皱眉的转头:“我才是委屈你了。”

     陆文龙哈哈的笑起来:“你说那种情况下,会不会有女人觉得顺从了他,才算是解救我?”

     汤灿清原本的负疚心态顿时消失无踪,也哧哧的笑起来,伸手就要打人:“那得要多傻的电视剧女主角才会做这种事情!”另一只手也抓住陆文龙的手:“我很庆幸,我喜欢的是你这样的男子汉!能屈能伸的男子汉……”

     陆文龙骄傲得不行,使劲的挺胸抬头:“好!那我就争取做到更好……”

     所以等担心万分的苏文瑾跟蒋琪看到这两人的时候,都有点奇怪,好像状态不对吧?

     汤灿清是真有点破釜沉舟横下一条心开始新生活的打算了,走过去就伸手抱抱两人的肩膀:“我们一起回家?”

     两位姑娘明显都听出了她语气中的那种决心的味道,更加惊讶的看陆文龙。

     陆文龙先给弟兄们招呼一下:“走吧,一起到火车站,这边的事情算是结束了,我们会渝庆好好干,总有一天,我们可以来这里撒野!”

     阿光小白一起过来亲热的揽住他:“回家回家!我们那么多的弟兄等你回去呢!”他们只是隐隐约约感觉陆文龙似乎受到了一点打击,却不多问。

     陆文龙只是在火车站的时候,打了个电话给周阿姨:“等我跟您一起去见那个副局长。”周阿姨答应了,她现在手里面的现金说不上很多,但是总有,而且杨森那边还在源源不断的往回咬,毕竟陆成凡被抓的消息还没有那么快的传出去,陆文龙给余竹的叮嘱就是抓紧时间要钱,适当的可以恐吓这是赃物,马上就要开始清查了……但现在收到的钱都不要交回去,那边的公司再严重点就要被查封账号,收到的钱才真的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

     这些钱必须拿来活动做事!

     一路上陆文龙就没有再提这件事,而是跟弟兄们商量各自的生意,现在他愈发的认识到,权势、财势这是多么相辅相成的两件事,既然徐少康之流是由权上路,他就只能选择由财起家了。

     两个多月的时间,动作最快的是阿林,他已经用三千元一台的代价,从一家国营大厂的破产车间买到两台车床,顺便聘请了两位这个车间的下岗师傅,带了四个小崽子做徒弟,搞了个车床加工车间,主要做一些摩托车的轴类部件,渝庆本来就有两三家全国数一数二的军工企业,军转民的主要项目就是摩托车,所以买卖这些配件的业务在他那条街上很常见,这样的小车间也很多,只是别人做做也就罢了,没有后续资金扩大。

     然后就是曹二狗的台球室跟阿光的舞厅也都挨着开起来,荀老头出面找的地方,花的钱不少,快接近十五万块,两人都有点紧张,一天到晚都守在那边,所以这次曹二狗居然破天荒的没有跟着一起来,说是他跟阿光,始终要留一个人在那边。

     小白的动作慢一点,因为他那边开旅社的事情是最麻烦的,办手续,折腾家具什么都慢,就是等着回去就在五一期间,他还满脸得意:“就是给阿龙的一份回家的献礼!嘿嘿,现在那些工程不最喜欢这么说么?”

     说到工程,就要数那个周杰了,从国青队退回去那个,原本比陆文龙他们低一级,排行老十四,回去以后无论如何也不愿再去念书,就留在了渝庆做事,结果这一呆,这个一天到晚跟着阿林小白到处跑的少年,毕竟在平京呆过不少时间,眼光还是有点不同,他跟着阿林学会了开车,就游说了猴子跟另外两个人,四个弟兄带着不少的小子去搞河沙场……

     渝庆是在两条江中间,最近几年的建设蓬勃发展,土建需求量很大,河沙石子就成了一个生财之道,但这都是需要点启动资金而且最好有点势力才能做的,周杰跟猴子一帮人就寻觅了一个江边回水湾,开始大量挖沙,自己买了一辆二手货车开始了!

     陆文龙听得津津有味,不时提醒少年们还有什么可以沟通的,他脑海里面在勾勒自己的生活,离开了棒球国家队,那个学估计是上不了,自己到底要做什么,现在他需要重新规划一下。

     要思考的事情很多,这样也好,可以让他不要花太多的心思去担心陆成凡,那样于事无补,只会让他心急如焚……

     汤灿清仗着年长,轻易掌控了女生圈子里面的话语权,安排好卧铺位,自己拉着蒋琪和苏文瑾,小声给她们讲述了这段时间的来龙去脉:“我不知道陆爸爸是怎么出的事,但是听他们说的意思,应该是那个阴险的徐书记找人收拾了,所以,阿龙就只能低头,我们只能离开国家队了。”

     蒋琪居然异想天开:“把你献给他就没事了?那该多好!”气得汤灿清要收拾人。

     苏文瑾安静:“那意思就是说,你们都要回来再也不去平京打球了?”

     汤灿清点头,受到她的气氛感染也停了手:“有点遗憾,但是我觉得他未尝不可以专心回来发展,不再两边搞,那样总是有些分心,所以回家以后,我就决定跟他在一起了,那个大学念不念都无所谓了。”

     这么一说,其他两位姑娘顿时有种压力感,这个时候,她们的注意力都不在陆文龙离开国家队这件事上面,也不在陆成凡的事情上,而是自己最切身的事情,密斯汤这明显是有点通牒的意思,她跟陆文龙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约束,立刻就要突破现有状况,进入某个实际阶段了……

     两位还在念书,不可能立刻摆脱现有状态的小姑娘忍不住对看一眼,颇有些相互找主意的默契。

     也好,都分散注意力不去想那个千里之外身陷囹圄的陆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