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二十七章 虚伪
    蒋琪就没有这种烦恼,早上跟甜蜜姐妹一起去上课,看见一封男生传过来的情书,态度好好的答复人家:“不要浪费时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这种事情都做得很熟练了。

     人家还不相信,或者提出要跟她男朋友过过招的话,蒋琪表情变得快:“唉……你还是先过他弟兄这一关吧。”剩下的事情就很简单了,非要纠缠的,只要跟着她们到豆花铺子去看看,那里七八个少年认真招呼她的模样,就知道这些一直在社会上打滚的少年不是莘莘学子可以沾染的,所以蒋琪在这所师范专科学校的名声,很快就有点传得神神秘秘了,黑道大嫂哪里是可以随便惹的?

     于是甜蜜姐妹就经常嘲笑她是不是变相给豆花铺子带顾客去消费?

     她才不在意这些事情,掰着手指算算日期已经四月中旬了,盘算一下就决定趁着五一劳动节去平京看看陆文龙。

     只是一边详尽的自己做计划,一边还是觉得自己这么个姑娘去那么远的地方有点惴惴,思来想去,干脆就到幼师去找苏文瑾,一起去好了。

     谁知道苏文瑾一脸的轻松:“小白阿光他们一伙人本来就打算一起去平京看他,顺便到首都见识一下,跟着一块就是了。”平日因为跟阿林的铺子上下楼关系,她还是要跟这些弟兄们走得近一点,何况大嫂嘛,这些事情是要通报一下,而且还不敢在豆花铺子那边说。怕二嫂要是听见给大哥惹什么麻烦。

     蒋琪不计较这些,只关心苏文瑾:“你不去?”

     苏文瑾有点为难:“我当然想去,我妈叫我回去看看她……”蒋小妹才陡然想起自己也是有爹妈要看的,顿时也纠结。

     她胆子真的要大一些。咬牙:“我们提前几天走,就说回家,然后提前从平京回,回家就说在这边耽搁了,回家呆个一两天就行了。”一般五一节放三天,加上前后的周末靠一下都有四五天,所以距离不算太远的学生都会回家看看。

     苏小妹才真的有点佩服的看她:“你……还真是,也怪不得他舍不得你了。”

     蒋琪得了汤灿清之前的谈话精神。有点眉飞色舞:“他这个人其实有点被动,又重感情。 ”

     苏文瑾没好气的看她:“行了行了……都这样了,你还这么得意。”

     两人就在这边修车铺的楼上呢,蒋琪站起身来看看周围:“你喜欢这样么?反正我喜欢我现在的样子……赶紧赶紧!我叫他们去订火车票了啊。也好早点去了早点回,还不耽搁他们做生意,学校请假你会撒谎不?要不要我帮你写请假条?”

     苏文瑾看着面前风风火火的行动派:“你……原来不是隔壁的班长么,那么好的学生,(书书屋最快更新)现在怎么……”

     蒋琪还是那副洋洋自得的表情:“现在还不是要我当班长。我不干,都是跟他学的,说定了啊!”跳着就要下楼,突然在门口刹住车回头:“不许告诉他啊。我们过去给他个惊喜!好不好?”然后才噼噼啪啪的踩着木楼梯下去了,脚步声里都能听出兴奋劲。

     苏文瑾有点发愣。若有所思……

     汤灿清也若有所思的坐在徐少康的办公室沙发边,三天两头都找她谈心说事儿。她试探过几次,就学着拒绝了,对方可能觉得是在运动队基地,也不好太明显的频繁找她,所以能不过来就不过来了。

     只是今天对方说有比较重要的事情谈谈,要不就到她那个小工作间去。汤灿清就觉得那是自己的私人小领地,就还是过来了。

     徐少康点燃一支烟,很细心的把烟灰缸放在自己这边的扶手上,也不让烟雾往姑娘那边飘,语调沉稳,绝对没有很多平京人喜欢带的卷舌音:“这五一劳动节要到了,你有什么安排没有?”

     汤灿清警惕性多高的:“有几份外文资料要翻译,整个球队都不放假,所以继续工作呗。”

     那就是没有安排,徐少康邀请:“国务院机关对部分在京的在职干部有一个团拜会,我想邀请你陪我去参加?”

     来了嘿,汤灿清脸颊有点抽抽,不同意不拒绝,一脸的迷惑:“为什么?我就是个球队的翻译。”

     徐少康笑着点头:“是这样,我有不少的战友老领导,他们都很关心棒球队的发展,也很想了解一下跟世界水平有什么差距,你可以去介绍一下嘛。”

     汤灿清就笑了:“请老赵去吧,他更熟悉业务一些,我只负责翻译工作,要不刘助理也可以,他那么积极向上的。”

     徐少康还是爽朗的哈哈笑起来:“你啊……就是调皮!”话语里面透出一股熟稔的味道,让汤灿清却觉得身上发寒!鸡皮疙瘩都起来……

     摁熄手中的烟头,徐少康打算直接一点:“是这样的,外交部跟统战部有不少我的战友,他们对于外语人才肯定是求贤若渴的,我老领导是国务院的,他们都对我的个人问题非常催促,我想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你也可以解除一下他们,看看是不是能够到一个更高的层面为国家做贡献。”还是那种言必提国家的腔调,外交辞令的擦边球娴熟得很。

     汤灿清简直是大舒一口气,终于说正题了,这都绕了两个月,真是没有比这种人更会绕圈子的了,左手握住右手,正了正自己的脖子,比较正式的开口:“徐书记,您表达的这个意思,是不是涉及到男女之间的个人问题?我可以理解为您觉得我以你的女朋友之类的身份陪您出席?”

     徐少康脸上的表情居然还有点小惊讶:“我就这么点心思,还被你看出来了?我是非常希望能跟你继续深入的发展下去的,我相信你深入的了解一下我,就会发现……”

     汤灿清难得的打断对方的话语:“谢谢您的好意,不用了,我想在去年的会议上,我就清晰的告诉过您,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是谈婚论嫁的阶段那一种,如果我在某个环节有什么不当表现,让您产生了误会,我想我会真诚的给您说一声抱歉。”来来去去,还是能明了对方真的是自己要仰望的那种阶层,如果换在别的时候,她也许会不屑一顾的扬长而去,但是为着陆文龙的棒球事业,或者那个少年本人不受到任何影响,她觉得还是有必要认真的解决这件事,这也是她耐下性子啰嗦了两个多月的原因。

     徐少康还是哈哈笑,没有半分的气恼或者怅然:“你真可爱……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地方不合适你,但是我有信心让你觉得我很合适……”

     汤灿清真要按捺住自己的脾性才能坐下来继续开口:“您为什么就不能明白呢,我一而再的给您说清楚,我!有!男!朋!友!了!您不觉得您现在是在强人所难么?”

     徐少康带着和煦的笑容:“他姓甚名谁?会不会是你杜撰的一个人呢?为什么你到平京工作这么久,都没有看见他的任何踪迹?”还是知道不能把话说得太明,暗地里查探的事情说出来也不是那么好听,很容易让人反感的。

     汤灿清笑了:“这是我的私人问题了,再大的国家机关也管不到我这种小事上面来吧,确实是有了,毕业就结婚,如果您有心调查,连我父亲的姓名都知道了,不妨去问问他知道这个男朋友不。”说着就起身,徐少康伸手要去拉她的手肘,被汤灿清灵巧的躲开了,办公室就在运动员宿舍的楼上,要是喊一嗓子,无论教练或者球员都能听见,就算这些人不在,配套的那些工作人员总在,所以她倒是不太担心对方会有什么不当的行为。

     看到她有些警惕的眼神,徐少康才真的有点受挫的感觉,缓缓的站起身:“为什么呢?你辛辛苦苦到这里这么远来工作,也是个有上进心的姑娘,为什么不愿意有一个更好展示自己的舞台跟机会呢?我不知道你是不清楚我的家世背景还是我有什么很不讨喜的地方?”真有点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汤灿清深吸了一口气才把比较难听的语言给压回去:“还是那句话,我已经心有所属……”觉得好像这么说又有点相见恨晚的意思,马上补充:“对于你,我确实觉得不合适,简单的说吧,我喜欢的人,应该是干净利落,什么事情摆明车马直截了当的那种人,而你,也许是家庭的原因,也许是工作的原因,永远都把自己藏起来,喜行不露于色,也许在你们看来这叫做成熟,但是在我看来,只会觉得不寒而栗,城府太深的人,确实交往起来太累,绝对不敢深交……谢谢!”

     然后点点头就出门,顺手还轻轻的帮忙关上了门,略微停顿了一下转身轻脚轻手的走了,却隐约听见里面传来烟灰缸被砸到地面的声音,撇撇嘴,冷冷的泛起点嘴角自语:“这就叫虚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