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七章 正式
    今儿过节,加更感谢大家~~~~~~~~~~~~~~~~~~~只愿各位开心顺利~~~~~~~~~~

     被副驾驶出来打开机舱门以后,才冲进来的武警惊呆了,头部中弹的机长首先被抬走,接着是那个商务舱的男乘客,然后才是背部中弹乘务长,最后是已经没了多少气息的劫机犯,还准备把浑身是血的陆文龙也抬走的,少年被汤灿清紧紧搂在胸前,只来得及挥手说一声:“我没事儿……”

     没事儿也得被弄走……

     领导接见慰问,问讯经过做笔录,折腾了半宿,三个人才拿着行李和其他所有乘客一道被送进机场宾馆,因为事态严重,必须要搞清楚才能离开。

     汤灿清毕竟是成年人,又只是后来才挤到现场,当时仅仅是担心陆文龙,这几个小时终于镇定下来,熟练的安排自己跟陆文龙住在一起:“我是他国家队的管理……”

     可杨淼淼还有点紧张,下了飞机一直抓住陆文龙的衣襟,连陆文龙去洗脸她都跟着,亲眼见证那一幕还是让这个十五岁不到的女孩子全身心都受到了冲击。

     汤灿清看看,叹口气问有没有三人间……

     本来这俩就算是名人,又制止了劫机犯,宾馆这边更加不敢怠慢,挑了个最好的套间有两个卧室的那种。

     陆文龙是真心没来过这样高级的宾馆。地面的砖石都能反射出人影,更没住过这么高级的房间,进来就东张西望。早就把刚才的惊心动魄甩在脑后,那一场打斗,撇开那支枪,还不如他以前那些打杀。只是这次徒手杀人,还是有点对他算是个突破,不过这时他还没来得及回味。

     汤灿清放下行李看看自己衣服沾上的血迹,皱眉:“我先去洗澡换衣服。你们也早点洗,有两个卫生间……”还好是穿的运动服,不太显眼,不知道好不好洗干净。

     陆文龙是被领导接见的时候,t恤上太多血,一个武警顺手拿了件武警t恤给他换上,脸上草草的洗了一下。身上还真有点不舒服,但是看看背后的杨淼淼有点眼神恍惚,就谦让:“你没事儿吧?你先去洗?我看你换洗衣服都没带……汤老师的你肯定不能穿,我找两件衣服给你?”

     杨淼淼确实有点没有缓过劲。陆文龙都翻自己的行李找到一条球裤,一件t恤递给她,她还有点呆呆的站在那,陆文龙拿手指张开在她眼前晃晃:“喂……去洗澡!”

     杨淼淼才稍微回点神,眼睛聚焦一些:“你……你不害怕?”

     陆文龙轻描淡写:“那有什么好害怕的,如果你叫我从你们那个跳台往下跳,我估计有点怕,打架这种事。家常便饭嘛……”

     杨淼淼脸色稍微好点:“可……可那个人可能被你,杀……死了!”最后三个字真的有点艰难。

     陆文龙还是不在乎:“那不然怎么办。我不杀他,他就要杀别人杀我了。别想这么多,要我说,就跟我打断别人的腿,没什么区别,只是血确实到处乱喷有点多……你身上还不是有,赶紧去洗了……”

     杨淼淼看着陆文龙认真的轻声:“你挡在我身上,就不怕他打死你么?”

     陆文龙是个煞风景的:“装样子呢,我们俩看起来越瘦弱越不会引起他的注意,手枪么,总是只有那么点子弹,不用浪费在我们小孩子身上嘛……”说起这些他倒是头头是道,刚才笔录他就随口说是杨淼淼塞给他发簪让他去的。

     看着他吊儿郎当的表情,杨淼淼却忽然觉得暖洋洋的,拿手里的衣服砸了陆文龙一下,白他一眼:“就不知道说点好听的……”终于有点笑意转身去洗澡了。

     汤灿清主要是洗洗换衣服,几下就出来看见陆文龙又坐在电视机前摆弄频道,不知怎么就酸溜溜的来了一句:“你还懂得惜香怜玉让她先洗?”

     陆文龙转头:“我还不是让你先……”看着汤灿清裹了一件浴袍的样子,还是楞了一下,大姑娘赶紧低头看自己是不是有什么遗漏,没有啊,不过还是觉得有点喜滋滋,很吸引他嘛,早上的决绝都不知道扔哪去了,随意的过来沙发上坐下,拿毛巾慢慢的擦干,声音也放平缓了,没了酸味:“现在好点了没?”

     蹲在另一张沙发上的陆文龙都被问了一晚上了:“我真的没事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种事没少干,只不过没这么血糊糊的,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家?”

     汤灿清这时就算听见我们回家这种词,心里都要抖一下,好像有别的意思,吸一口气压一压才说话:“估计也不会太久,明天应该能走吧,怎么很想回去?”她突然有点不想回去了,就这么两个人在外面多好,虽然不会做什么,但似乎也没有老师学生的身份。

     陆文龙眼睛看着电视,点点头,没说话。

     怎么会不想,一个多月没看见想念的人了,给别人说起来轻描淡写,可那一瞬间脑海里走马灯似的闪过那些人影,让他的心里炽热一片。

     汤灿清也没说话了,手上慢慢的动作,眼睛却静静的看着他,心里明白,自己是真的沉下去了……

     沉下去的还有杨淼淼,她是沉到浴缸里面去,她可是没少住这样的高级宾馆,进去就先放浴缸水,另一边淋浴一下以后,水也放得差不多了,就那么把自己沉浸在水里,连头都沉进去……

     对她来说,泡在水里似乎比在空气中更舒适,这里才是她的世界,习惯的在水波中睁开眼睛,满眼白色瓷砖的映射,水也有点清清的,好像终于能够把她眼中的那一抹血色洗掉,别人没看见,她可是把那个劫机犯拿着枪冲出来,狰狞着有点扭曲的脸,肆意开枪射杀的表情都看得清清楚楚,可这一切只能叫恐惧,都及不上后来看见陆文龙的样子。

     到平京的时候觉得他是个流氓,后来比赛了观感大变,觉得他是个风趣的少年,可只有在那样惊险的时刻才觉得他是个敢作敢当的男子汉,喷出来的鲜血似乎就是……血染的风采!

     对,就是这种感觉……

     个头有点娇小,除了肩膀有点方正,浑身都很匀称的小美人鱼,轻巧的把自己从浴缸一头慢慢滑起来,不禁却低头看见自己没有穿着惯常的泳衣,身体实在是还很青涩,几乎没什么起伏,那倒也是,要是胸前太大,可怎么压水花呢?

     可……那个家伙似乎对这个很感兴趣吧?

     之前就别说了,后来那个老师把他抱在怀里,那张脸可不又是埋在胸前么?

     也不怕憋着!

     突然有点心生不满的少女唰的一下跳出水面,娴熟的把自己擦干,换上衣服,就跟个假小子似的,出来了。

     果然两人坐在沙发上聊天呢,虽然是一套中间三人,两边各一张单人格局,俩人各坐一张,杨淼淼却脖子上搭着一块毛巾,就坐到三人沙发靠陆文龙这头,也就是俩人中间:“聊什么呢?”

     汤灿清就一直没说话,似乎被从九天唤回神来,有点悠悠:“你这衣服……噗,阿龙的?”

     杨淼淼不害羞:“嗯,本来就是从训练基地到家里,哪里需要带衣服,谁会遇见这样的事儿。”

     陆文龙有点好奇:“你这是经常坐飞机了?”

     杨淼淼点头:“进了国家队,训练紧张,探亲时间就很短,每次就只能这么匆匆忙忙的飞回去看一两天,又回基地。”

     陆文龙一脸庆幸的模样对汤灿清拍胸口:“你看你看,老赵和张哥都劝我留在国家队,幸好没有!何况我估计也就是个火车票的待遇,还得在渝庆转轮船,走一趟前后就四五天,太遭罪了,打死我也不去!”

     汤灿清撇嘴:“那倒是,你怎么舍得哦……”

     陆文龙嘿嘿嘿笑。

     杨淼淼觉得自己有点插不进去他们这种熟络的谈话,着急:“回了渝庆……到我家去玩不?”恍惚记得小学时候小伙伴们玩得好的,都这样邀请,她实在是缺乏这样的经验。

     这边俩都有点惊讶的转头看她,汤灿清笑:“要是我有个相机一定叫阿龙给我们拍张照哦,多值得炫耀的事情,我们现在跟你这么熟。”以前确实都是在电视上看见这样的名人啊。

     杨淼淼被提醒:“我的小包包里面有个相机,我拿来拍照?”

     这个新奇的活动似乎都有点喜欢,而且杨淼淼这个还是在国外比赛时候买的傻瓜相机,体积很小,名牌的,挺好用,比蒋天放那种还要调光圈旋焦距的,简单得多,只管按快门就是了。

     先是陆文龙让两位大小美女亲热的勾肩搭背,闪了几张姐妹花,都笑得很开心,杨淼淼就伸手要相机:“我给你们照,汤老师再帮我们照!”

     陆文龙这土包子赶紧跳起来:“我去洗澡换衣服!”

     小地方的人嘛,总是把照相看得比较重一点。

     已经照了两三张的汤灿清却突然觉得没了什么兴趣,有点寡寡的伸手:“来,我帮你照几张?”

     杨淼淼顺手就把相机递过去,自己好像也没了兴头,心不在焉:“他……真是你的学生?”

     这好像还是汤灿清和杨淼淼之间第一次比较正式的谈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