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二章 照顾
    最近书荒的可以去看看《银色猎手》作者的新书《不定式穿越》,书号2872有十来万字了,我很喜欢他的银色猎手,我的书里也受到过这位前辈的影响,但是因为我现在码字很忙,所以没有看这本,各位自行选坑,这位有过断更事迹的,要是坑,别怪我………………………………………………

     没有人教导这种事情应该怎么做。

     陆文龙拿着手里记下的一连串号码,发了好一阵呆,看着时间超过了下午三点,琢磨着那些坐办公室的大老爷们应该都上班了,才试着拨第一省委领导秘书的电话……

     谁曾想,这是个分机号码,他刚刚报出秘书的名字,那边就询问他有什么事,刚刚大概的说了两句,直接打断:“你应该去找当地公安机关和行政部门……”挂断电话。

     少年有点蒙,深吸一口气,又开始拨打给市委领导的秘书,这次倒是找到了人,那边轻言细语的听他说完事情,询问了他的身份,顿了一会儿,有点纸张翻动的声音,显然是在查询他的名字,却笑着问他从哪里得到这个电话号码的,建议他还是应该先寻求公安机关的帮助,要相信政府,相信执法机关……也客气的挂了电话。

     再硬着头皮把单子上剩下的电话又打了一遍,得到的几乎都是类似的回应。

     态度好一点的轻轻巧巧的把他打发推脱,不耐烦的就直接挂掉电话。

     陆龙几乎是在报上自己的名字,接受一次次的羞辱………………

     没有谁记得这个运动员的什么事迹,也没有人觉得这个曾经的劫机案英雄有什么值得帮助的地方,运动员遍地都是,为国争光的时候是捧在手心的宝,时过境迁就什么也不是。至于英雄,那不过是一个政治宣传的需要,在宣传的时候是高高在上的楷模…至于热潮过后,没谁关心那是谁………………

     所谓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不过如此,少年的心中本就明白′只是现在现实又一次明确的告诉了他这个道理。

     有点无力的放下话筒,看看对面的母亲一脸的失望和难过,陆文龙最后再尝试一下:“妈,我们回家去吧?”

     林慧桑有些愤怒:“这还是gcd的天下么,怎么都不讲道理,怎么会颠倒黑白?”

     陆文龙无奈:“本来就是这样的,出门在外步步小心…应该把每个人都当成骗子来……”

     林慧桑想发泄自己的情绪,一口打断儿子:“我不需要你来教我怎么做!我怎么可能不讨个说法,我必须要得到一个结果,不然我怎么回去,怎么给厂里交代,别人会怀疑我贪污了钱,我哪里还有脸回去……”

     陆文龙看着母亲喋喋不休,语无伦次的唠叨…再看看四十多岁的母亲,原本有些红润健康的脸上,由于接近一个月的奔波和惊慌操劳…满是心力憔悴的迹象,略微有些乱的头发中间,似乎也居然出现了白发…………

     咬咬牙站起来扶林慧桑:“妈……您还是先………………先去吃点饭?中午就没有吃了……”

     林慧桑一边起身一边继续:“哪里有心情吃饭,气都气饱了只是走出去十多步,陆文龙摸摸自己的口袋:“我的东西拿掉了,您先回招待所,我买饭回去给您吃,先休息一下,我们再合计合计?”林慧桑低着头,恍若未闻的点点头…自己有点摇晃的走了,这个打击对心气甚高的她来说真不小,儿子的到来,似乎才如同一个宣泄口,让积聚的各种情绪得到了一点放松,不然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陆文龙倒回长途电话点…直接就给余竹打电话:“叫阿光小白带人过来,四五个手重的,还有阿林,特别挑一个机灵点的带路,别一群土包子全给骗在粤州火车站了……”接下来详细的描述了从渝庆上火车到这边下火车再到小镇的路线,要求尽快过来,除了几根球棍,别的什么都不要带。

     余竹自然是一口应承:“都等着呢……还挺兴奋,我得再三告诫,干脆我带着过去,家里没事儿!”

     陆文龙想想点头:“也行,那你把曹二狗带走,叫杨森跟小白坐镇家里,赶紧……”

     看看快到晚饭时间,却没有去买饭,跑到派出所外又到街对面蹲着…………

     一直等到天黑这边几个人下班,都没有看见自己想象的警民勾结,才怏怏的起身随便买了点吃食提着回招待所。

     可是刚刚走到招待所,就看见一帮本地女人在招待所门外大骂,林慧桑有点披头散发站在门口对阵。

     看着母亲并没有受到什么直接攻击,陆文龙真是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按捺住自己扔了手中东西冲上去的念头,那样面对七八个中年妇女真是于事无补,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

     手有点抖的少年干脆在旁边买了一包烟,颤抖着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似乎尼古丁的青烟能够帮助自己抑制情绪………………咬牙抑制,躲在角落慢慢的看!

     这真是一种折磨!

     林慧桑并不擅长对骂,只会翻来覆去的说对方不要脸骗自己的钱!

     这边明显就是专业泼妇,从作风不正到骗钱骗货,随意编造故事,轮番上阵骂得林慧桑狗血淋头,各种威胁也接踵而至,总之就是要从精神上击垮这个倒霉的家伙,赶紧从这个镇子滚蛋………………

     林慧桑每一个无力的抵抗,似乎都在剜陆文龙的肉!

     大口大口的吸烟,灼热带有火星的烟雾似乎在烧灼少年的咽喉……

     真的刺目欲裂,可该愤恨谁?

     这帮妇女?别开玩笑了,这不过是被人指使过来的马前卒而已,所谓冤有头债有主′还得找对人!

     看热闹的人不少,陆文龙在其中除了看见各种嬉笑和嘲讽,没有任何同情的目光,当然也没有看见那两个中年男人的身影………………

     这样的折磨一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骂累了的泼妇们才开始三三两两的离开,陆文龙不管自己扔在路边的吃食,偷偷的跟上其中两个,远远的缀着……

     因为这两人明显是刚才几个女人中领头的,其他人吵骂之中不由自主的都会看看她们,她们也会偷偷点头外加用眼神指挥别人跟上补小镇真没多大,没走多远,拐过几个弯,就有一家饭馆,两人熟稔的走进去,陆文龙不犹豫,也跟着进去,果然看见那两个男人坐在一个包间里面!

     真说得上是高朋满座,七八个人坐在那里推杯换盏,脸上泛起的都是各种得意的笑容,听得两个坐下女人的回报,更加笑骂,用陆文龙一点听不懂的方言高谈阔论,嘻嘻哈哈,但是明显能看出那个被他们骗钱的女人不过就是喝酒之间的下酒菜!

     陆文龙在包房外不露痕迹的走了两三次,真在其中找到了换上便服的派出所人员………………摇摇头走出来,也好,有了倚仗,这种地头蛇估计是不会离开的。

     还是回去好好的安慰林慧桑吧,现在她基本就是多余的了!

     可陆文龙还是高估了自己母亲的心理承受力,当他提着两盒饭菜回去招待所,敲了几次门都没有反应,后面跟着的服务员伸手推门奇怪:“刚刚不是还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进去了么?”低头开始找门钥匙,一大串呢。

     陆文龙心里咯噔一下,等不得服务员了,抬腿就是一脚踹在门锁的位置,在服务员的惊呼声中,一下就把门踹开,林慧桑正用一条自家的丝巾把自己挂在窗框上!

     陆文龙简直有点狂暴,冲上两步,一把抱住母亲还有温度的身体往上送,口中叫喊那个已经有些腿发软的服务员:“快………………快特么帮忙把丝巾取开!”

     有些凶狠的叫声总算触动服务员挪过来,跳上床边解开丝巾,放下人,陆文龙摸摸母亲的颈动脉还有跳动,鼻息也还有呼吸,就略微松一口气,赶紧放平在床上……使劲的拿报纸给扇风………………

     没多一会儿林慧桑就在儿子和服务员焦急的观察中睁开眼,突然这么咳几下,眼泪就出来了,不说话,又闭上眼………………

     陆文龙也使劲的闭了一下眼睛,真的不太敢想象要是自己多炒个菜,多在外面耽搁一阵,回来看见的是什么状况!

     也没有心思吃饭了,转头看看服务员:“门锁,房钱,一共多少……我结账走人………………”林慧桑刚刚睁开点眼睛想说什么,陆文龙伸手按住她的手:“妈……您就不用说什么了………………”

     这时的少年,似乎才真的显露出自己在父母面前刻意隐藏的那点成熟气质,毫不犹豫的决断口气,让服务员赶紧报了一个数字,陆文龙掏出自己兜里的现金,数出钞票,放在桌上,然后就收拾起林慧桑的行李,用自己的球棍一挑,仲手就挽起林慧桑:“我们先到粤州医院去看病……等您的身体没问题我们再回来处理这件事儿………………”

     不由分说的就把林慧桑拽着出了招待所,在车站等待到晚班车,立刻返回了繁华的大都市,随便找了个医院,就把母亲安排住了进去,已经有些浑浑噩噩的林慧桑,完全没了主张,只能按着儿子的安排躺在病床上。

     只是在等车的时候,陆文龙抓紧时间打了个电话给余竹:“今晚走的时候,带个女的过来照顾我妈……”

     不然还真不知道这当妈的还会出什么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