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四章 寒颤
    陆文龙整个寒假都呆在粤州这边,最为惊讶的一件事件就是这边人的好赌,而且和别的地方人好赌不同,这边人的赌博是正儿八经的当成一件事情来做。

     西南地区的赌博也有,不过在绝大多数老百姓之间,最多也就是打打小麻将而已,可粤州这边简直就是铺天盖地的参赌,赌他觉得最莫名其妙的**彩,还是境外开盘的**彩。

     很多村村镇镇都有,一张红纸贴在墙上,写着几个数字就可以开档赌博,也许就是村子里的某人坐庄,更多还是道上有组织的在各处坐庄,只要随意的在三十来个数字里面选六个,等境外在收音机或者报纸上开奖,这边就开始赔付,中四个,五个基本上是一赔二,一赔十,中六个,就很有诱惑力了,所以这边人的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去买几注,有些人更是认真研究概率,倾家荡产的凑钱去围捕中奖。

     说起来这个东西由于开奖方跟庄家不是一个,倒是非常的公平,只是私人开档万一遇见个中大奖的难免有赔付的困难,所以逐渐就被粤州一帮人一点点蚕食做起了这个庄家的生意。

     陆文龙整天呆在陆成凡那个地方,闲极无聊,好几次都开玩笑的琢磨过打劫赌档,反正这种黑吃黑,只要逃回自己的地盘,什么都不怕,只是没想到居然很快就能用得上。

     来这里的第一天他到处走走就看见了赌档,这里距离粤州比较近,可能有些城里的人还要过来玩儿点别的,所以这个赌档不光是做**彩,顺便还摆了两张台球桌,白天佯装打台球,可熟悉这些东西的陆文龙一看见台子上用白粉笔画的方框,就知道这玩意儿晚上就用来玩百家乐了……

     玩百家乐之类的基本上就是荀老头的本行工作了,没少给陆文龙灌输点这些,不过陆文龙却对赌一直没什么兴趣,更没什么好感,在粤州这个寒假,没少看见赌得一穷二白的赌鬼,不过这个行当最厉害的还是高利贷,就在场子里面放,抓住输了想马上翻本的心里,不停借钱给赌鬼,最终连裤衩都输掉!

     这一夜林德喜两口子真是吓得合不上眼,这帮小子也不乱翻东西找钱,就这么分头倚靠的打盹休息,始终轮流有人拿着开山刀对着他们放哨,直到早上四点过,陆文龙才起身让少年们挨个儿准备,把老娘们再捆严实一些,挟着林德喜就出了门……

     人的劣根性这时还是有发作。

     两脚之间被拴上一根绳子,无法跑步的林德喜居然有点愤愤:“为什么只弄我,阿强也参与了!”终于还是承认自己做下了骗局。

     陆文龙笑起来:“那满街那么多人,你们怎么就只骗了那个女人?运气呗……谁叫你运气背!”

     林德喜申诉:“是老吴安排的,你们那的那个老吴!”

     陆文龙点头:“嗯,他是同乡,我们收拾起来简单得多,他分了多少?”

     林德喜垂头丧气:“平分的……一万五。”

     陆文龙看看时间,余竹也从一个角落钻出来,有点疲惫的样子:“时间差不多了,有些赌客开始出来去车站等早班车回城里,也有些有车……赌档要清场了。”

     虽然打通了关节,当地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起码的面子还是要给,这些半地下的赌档都是白天只做**彩打台球,晚上才会开赌,清晨收档,城里还有一辆面包车过来收水钱,也就是整晚赌档抽成当庄的收入。

     因为做了一段时间了,刚开始很是敲山震虎的搞掉过几帮打主意的人,现在这个生意做得很顺当,各路人马也都熟识了,所以基本没有什么不开眼的再来摸老虎屁股。

     只有这种山里来的猴子,才不管你什么人马关系,愣头青直接上阵!

     阿光拿着一把尖刀抵在林德喜的腰上不吭声,陆文龙手劲大,直接卡住他的腋下把一条手臂反撑着,曹二狗和阿林带着人提着开山刀和球棍就在身后一溜排开,全都躲在赌档房外的屋角。

     只有余竹蹲在街对面……

     当他看见最后一个赌客疲惫的歪歪倒倒推开布帘出来,两三个档口的烂仔关上门,就快速的做个手势!

     陆文龙跟阿光几乎是同时手上一紧,就把林德喜推到了门前,阿光还伸手帮忙敲门。

     门上一个小窗打开:“谁?”

     林德喜背上的刀一下就陷进去,差点没叫出来:“阿德……是我……东西掉了!”

     这个时候熬了通宵的人,脑子也说不上很清醒,刚刚关上门,人都还没有走开,顺手就打开了……

     陆文龙第一个窜进去,劈手就是一棍!重点是把人劈开,自己也跳开,给后面的弟兄让路!

     曹二狗当然第二,手中的开山刀就那么斜靠在肩头冲进去,对准其中几个坐在台球桌边,刚才在数钱分扎,现在正要低头拿家伙的烂仔就是劈头盖脸一刀!

     这是早就安排好的,陆文龙不愿莫名其妙伤人,只有让这个形象最恶的家伙去吓唬人,手上稍微一偏,开山刀哐的一下就砍掉了台球桌的一个角……曹二狗一天到晚都跟台球桌打交道,当然明白什么地方最好砍。

     可这么开天辟地的气势,真的很吓人,吓呆住了!后面的阿林就带着人冲进来把仅有的三四个人控制住了……

     也是运气,附近新开了两个档口,抽了些人手过去,这个本来就只有二十来个平方的小赌档,除了两个发牌的,就两个看场子兼任放高利贷的。

     熟练的把人捆上,其中一个可能是领头,刚撑起身要威胁:“我们……”曹二狗劈头盖脸的就是几棍砸过去,头破血流不吭声了。

     等几个人被扒了衣服,捆结实再堵上嘴,扔到后面叠罗汉,才把阿光和林德喜让进来,林德喜看看里面的一片狼藉,恨不得把自己也绑结实了弄过去叠罗汉。

     陆文龙不如他的愿,拉他一起在台球桌边坐下,还让叠罗汉的人看见,阿林带了个人出去跟余竹蹲在对面角落等着……曹二狗阿光一帮人默不作声的就收拾钱,散乱的钞票有些还在桌子上,大多数已经按照面额分扎好,装进口袋里,旁边还有简单的记录表格,就等着最后车到拿走了。

     阿光惊讶的给陆文龙比划一下,就这么个档口一晚上居然有八万多的现金!

     两个个子相仿的,特别是阿光这样,跟这边烂仔有类似的长发,换上人家统一的黑色白领t恤衫,等在门口……

     不多一会儿,从小窗就看见一辆面包车过来,轻按了一下喇叭,趁着还有些朦胧的晨色,阿光和另外一个家伙,低着头就一人提一袋钱出去。

     陆文龙为求保险也罩了件t恤,跟曹二狗就在门边等着……

     副驾驶座跳下来一个年轻人,根本就没看阿光他们,背身就哗的一下拉开身后的车门:“扔上去!”

     阿光手一挥,钱袋是上去了,t恤下面滑出来的球棍也挥着上去,一棍就砸在这人的肩颈上……

     另一个一把拉开车门窜上去就是一把尖刀抵在司机的脖子上……

     陆文龙和曹二狗也跟着冲上去一人帮一边,曹二狗和阿光一起把那个家伙打翻在地,,陆文龙就干脆冲上车后面用球棍横勒住司机的脖子,谨防他突然开车!

     阿林三人从对面也冲过来,打开驾驶室车门,伸手去拖司机……

     可计划总是会被某些突然因素打乱,陆文龙这时才稍微适应了一点自己的视线,赫然发现这辆面包车后面的两排座位,最后面,居然躺了一个人,正在睡眼惺忪的撑起来!

     昨天早上观察可没有看见这个家伙啊!

     陆文龙简直是有种吓了一大跳的感觉!

     唰的一下拉回球棍,可在狭小的车厢里挥不开,干脆扔了,一个虎扑就双手朝对方的脖子掐过去,口中低呼:“还有一个!”

     阿光已经在把那个开门拖进屋去,里面看守的两个小弟赶紧绑人,今晚用的绳子可不少……

     曹二狗听见了,大急,也冲上车去帮忙,可是车厢真的很小啊,根本凑不上去……

     只能看见陆文龙跟那个汉子在后座上使劲翻腾!

     他在车内门边根本使不上劲……

     余竹他们有四个人,已经把司机拖了下去,阿林看见急了,抓过那把尖刀,跑到车后,果然尾门没有锁,一下就翻开,对准其中一条腿就是一刀!

     陆文龙的力量在同龄人当中算大的,可跟成年人相比也就没什么太大优势了,要不是他趁着对方有点睡意惺忪抢先下手,还真的就落了下风,只是奇怪的是这个家伙一边和他搏斗,一边想翻身……很想翻身!

     所以阿林这一刀才彻底让对方安静下来,阿林又把刀抵在了这家伙的脖子上,曹二狗也上去压住他,陆文龙从兜里掏出绳子捆绑好才开始往下拖……

     等检查所有人都绑好了,连同林德喜一起,全部挤上面包车,阿林有些手忙脚乱的打着车,熄火两三次,才勉强开上路,陆文龙坐在副驾驶指路,直奔粤州……

     忽然从最后一排传来阿光的惊呼:“有把枪在椅子下面!”

     陆文龙打个寒颤!

     怪不得那个家伙椅子都要翻身,原来是想去拿枪!